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三个女人一起伺候王爷

2020年03月11日

孟晨成竹在胸,自然毫无问题。

上午语文考试时间进行不到一半,他就完成了大部分题目。

扫了一眼其他学员,大多数都是皱眉苦思,有些更是抓着脑袋,眼珠子骨碌碌直转,瞅准监考老师不注意的时候,赶忙摸出纸条,或者撩起外衣,瞅上两眼。

更有甚者,一个五大三粗的武道学员,竟然自己卷了几个小纸疙瘩,两手手心包住,贴在额头之上咕哝几句,然后“呼呼呼”连摇数下,从中拣出一个看看,最后眉花眼笑的在试卷上写上几笔。

还有一个穿着短裙的女武道学员,不时偷偷的把短裙向上一点点卷起,答题其间,不时欣赏一下自己的粉腿,一副“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模样。

孟晨摇了摇头,心中叹息一声。

这是干嘛?

怎么能在考场上作弊呢?

这是不道德的!

感慨一阵,他翻开试卷最后一页。

作文:我的未来。

“这是啥……”

孟晨眨了眨眼。

好在前面的题目,他大部分都已经完成,还故意做错了几道。

拿个七八十分,绝对没有问题。

大笔一挥,他用一分钟时间,把这篇作文完成。

“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的过每一分钟,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

作文完成,他又翻过试卷,正襟危坐。表面上看,似乎是在检查题目,实际上,已经在琢磨着怎么上天了。

……

上午语文,下午数学、政治,武道学员的文科考试,在一天之中,全部完成。

坦白说,武道学员的文科考试,还是非常人性化的,除了考场门口有反电子装置之外,考场内部连个监控也没,两名监考老师更是非常随意,基本上就是提着茶杯来回转悠转悠,偶尔聊聊天。

“哎呀,今年又是夏老师监考啊?”

“是啊是啊,有两年没见到冬梅老师了。”

“今年的考生,都挺自觉的。”

“是啊,我们可轻松了!”

……

文科考完的第二天,学校武道社包了三辆大吧,全部武道社成员,赶往洛市。

武考,是在洛市武道社提供的场地进行。

没有任何意外,对孟晨这个已经成为了正式一星武者的学员来说,第一步三项科目测试,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测试完毕,即便他没有用出至阳诀,还是以洛市本届武道学员综合第五的成绩,进入洛市百名天才实战。

至于江枫,也表现不错,以第五十六名的综合成绩,同样进入洛市百名天才实战。

跟随前来的龙市一高副校长乐的合不拢嘴,这次龙市一高不单完成了前百零的突破,而且一次就进入两人,孟晨更是直接综合成绩第五。

测试完成之后,其他学员离开,孟晨和江枫,则是在洛市一家宾馆住下,等待第二天的实战排名。

次日一早,洛市武道协会,室内演武场。

百名洛市武道天才整齐列队。

洛市武道协会会长一番演讲之后,宣布实战比斗开始。

比斗按照三项测试成绩,以高对低,淘汰进行。

第一天,孟晨一招鸳鸯腿,击败综合成绩第九十六名的对手,进入前五十。

第二天,孟晨一招鸳鸯腿,击败第四十六名,进入前二十五。

第三天,孟晨一招鸳鸯腿,击败第二十一名,进入前十三名。

从旧时代开始,华夏武道界,就喜欢给出类拔萃的武道者取绰号,经过这三天的狂暴一招制敌,孟晨也获得了两个绰号。

“孟一招!”

“猛虎!”

……

最后,还是叫他猛虎的人占了上风,所以“猛虎”这个绰号,就这么的,戴在了孟晨的头上。

每次完成自己的实战比赛,他就离开演武场,或是找个角落,或是在街上,或是回到宾馆,继续修炼自己的至阳诀。

不过洛市实战大比的第三天,洛市开始下起了大雨,宾馆之内也不好修炼武技,所以孟晨回来之后,就打开手机,翻开“洛市武道天才群”的聊天记录。

这个群加入之后,他就发了一个红包,然后一句话也没说过。

平时偶尔打开看看,了解一下洛市武道界的一些消息。

“一万块,跟庄!”

“两万,压孟晨!”

“三万,跟庄!”

“五千,压高小龙!”

……

今天聊天群里最热闹的一件事,居然是洛市一高烨公子开了个小范围赌局,赌自己,高小龙,孟晨三个人,谁能获得本届洛市第一!

“有意思……”

孟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之前三场,他还没有使用第二招,还没有使用至阳诀,还没有使用武器,就已经轻松拿下。

反观其他前五,力量速度是有了,但功法武技方面,就相对差了他一大截!

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参加武考的,都是十八九岁的年龄,没有什么人,能像他这样,将几门高深的武技功法,都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那种妖孽一般的天才,还是极少的,今年洛市没有这样级别的天才。

这种情况下,洛市谁第一,还用说吗?

有心也压点钱在自己身上,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群里压他的注码也不少,最后估计也赢不了几个钱。

反正在洛市获得名次之后,学校那边,以及洛市武道协会,都会下放一笔不菲的奖励。

第四天的比斗,激烈了许多。

上午九点之前,便很快淘汰三人,决出前十。

之后整个上午,以及下午三个小时,前十之间捉对厮杀,争夺排名。

最终孟晨连赢五场,成功拿下洛市第一。

不过对战之中,他也真正发现了自身的问题。

洛北生说的没错,没有修炼元力功法,和已经修炼元力功法的对手实战,还是非常吃亏的。

尤其是对战高小龙和赵烨之时,每每拳脚接触,孟晨就感觉内腑微微震荡!

至阳诀第一层,能够培养暗劲,强化肌肉骨骼,但却炼不到内脏,没有元力护持五脏六腑,他在这方面吃亏很大。

“看来豫省的比赛,只能依靠武器打,否则打不了几场,我就要被反震之力伤到内腑了!”

孟晨心中道。

豫省大比,17地市前十全部参加。

但17个地级市,参加的总人数,却有180人。

因为这里面,有个“少林寺!”

少林禅院和少林武院,每年都会单独得到十个参赛名额。

当然,少林寺也不会占其他地市武道学员的便宜,历年参赛的少林弟子,都不会超过十八岁。

……

孟晨一边思索,一边再次打开“洛市武道天才群”的聊天记录翻阅。

“烨公子这次,有点亏了,感觉差一点,就能击败孟晨!”

“是啊,烨公子的流风步失误了一次,不然不会就这么败了!”

“孟晨步法胜过我很多。并且对战的时候,我都没有感应到他使用元力……@孟晨,感谢手下留情!洛市第一,你实至名归!”

这个赵烨虽然傲气了一点,但也算光明磊落。

孟晨笑了笑,继续往下翻阅。

……

“烨公子,你消息灵通,今年其他地市的水平怎么样?我们洛市,这次能不能在豫省拿到名次?”

洛市一高烨公子:“很难!基本没有可能!今年咱们洛市,没有出什么妖孽级的天才,但其他地市,倒是出了几个。”

“几个?都是谁啊?有没有突破二星的武者?”

N县一高高小龙:“有!‘东王西赵大小何,皆惭不及平头哥!’这句顺口溜里面,包含着今年豫省省内,最强的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