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腿缝之间&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红妆

2020年05月11日

/

声音带血,杀机凛然,但杨玄的嘴角却出现了笑容。

“化神?”他淡淡道。

纪乘风衣袂向后飘飞,凌空而立,死死的盯着杨玄,灵气鼓动之间,白色长袍无风自动。

“长生弟子听令,退出三舍之外。”纪乘风忽然道。

纪长生没有任何犹豫,一声令下,原本围在周围的长生门弟子尽数向后退去,只在远处眺望。

山风凌冽,一片废墟之中,唯有杨玄和纪乘风对视。

纪乘风的目光很冷,手中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青钢长剑有轻微的颤动,剑尖虽然低垂,却隐约之间指向了杨玄。

“白起,我也曾听过你的名字,自你出现以来,有多少炼气士都死于你手,魔头都不足以形容你的罪孽。”纪乘风冷冷的看着杨玄道:“如今你将胆大妄为,欺上我长生门,真当蓬莱无人吗?”

杨玄的目光落在他那支青钢长剑上,目光奇异,半晌才道:“竟然将之融入长剑之中,果真奇特。”

纪乘风长剑一抖,冷哼一声道:“想不到你还有些眼光,念在你修行不易,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立下血誓,为我长生门效命五百年,我便饶你不死,如何?”

远处观望的纪长生和一众长老闻言眼前一亮,心思俱都活络起来。

白起的修为有目共睹,如果能得他蛰伏长生五百年,好处多多。

杨玄哑然失笑,摇头道:“不知死活。”

纪乘风眼中闪过怒色,不再说话,手一抖,长剑发出阵阵龙吟虎啸,带动周围空气,发出水波纹一般的涟漪。

“既然如此,你就给我死来。”他怒喝一声,左手捏出剑诀,右手长剑抖动之间,便向杨玄平平刺来。

这一剑很普通,普通到就像是一个凡人举着长剑,毫无章法的刺了过来一样。

但杨玄的眼睛眯起来了。

因为随着这一剑刺出,他隐约之间,竟然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有趣!”他轻轻道,然后转身,屈指轻弹,弹在了空气之中。

当!

一声巨响过后,空间层层碎裂,露出了隐藏在哪里的一点剑芒。

下一刻,剑芒漫天。

杨玄这一指像是打开了某个不知名的通道,刹那间,有成千上万的剑芒从碎裂的空间处飞射了出来,漫天卷地,恢弘无比。

纪乘风早已消失不见,漫天的剑芒之中,却有他的声音传出:“白起,这一招,如何?”

杨玄微微摇头,对漫天的剑芒视而不见,身子却只是微微后仰,避过了一道暗中袭来的无形剑气,又手指连点,将刺向身体要害的数道剑芒点飞之后,这才悠然道:“看似辉煌,仅此而已。”

言罢,他轻轻伸手,手指并拢,像是摘下鲜花一样,捏住了什么东西。

一柄青钢长剑出现在他的手指之间。

漫天剑芒瞬间静止,万千道悬停空中的剑光之中,纪乘风的身形缓缓的显露出来,脸上有掩藏不住的惊讶。

“你是如何看破的?”他惊讶问道。

铮!

杨玄食指抬起,落下,轻轻的点在长剑剑身之上,发出一声悦耳轻鸣。

某一个刹那,纪乘风只感觉有一股如山如海般的力量顺着长剑冲入了他的体内,冲的他如狂风暴雨中的小船,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纪乘风大惊,手腕猛然一转,长剑挣脱杨玄的手指之后,又在空中连续画出数十个奇异的轨迹,整个人都向后飞退而去。

片刻之后,他才稳住身形,只是脸上已经大变,再也不复之前的淡定从容。

远处观望的纪长生和其他长生门弟子一阵静默,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是都看出了纪乘风在一招之间,便处于劣势。

此时的纪长生心中已经是无限波澜,杨玄不知道纪乘风的身份,可是他怎么能不知,要知道,纪乘风可是蓬莱五大高手之一啊,如今却落在下风,那白起的修为……

他无法想象。

杨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摇摇头道:“我再给你一次出手的机会,如果还是这个水平,那就可以结束了。”

纪乘风脸上全是凝重,之前的平静和轻视早就不翼而飞,未曾和杨玄真正交手的人,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杨玄的可怕的。

但此时,他知道了。

长剑再次颤动,被纪乘风握在手中的青铜剑柄之上,出现了一片三角光芒。

杨玄眼睛微微眯起。

纪乘风不再说话,手臂微动之间,长剑光芒大盛,直冲天际,在达到一个顶点的时候,却又折返了回来。

下一刻,纪乘风纵身一跃,长剑带动身体,落在了光芒之中。

光芒直冲而下,随之而来的,是纪乘风那如日中天般的声音。

“暗!”

轰!

天地大暗。

以纪乘风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刚一出现,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始扩散,吞噬天地。

刹那间,所有的光芒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天地重归黑暗。

一股巨大的撕扯之力传来,牵动杨玄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那黑洞飞去,甚至连他的身体,都开始有了分解的趋势。

剧烈的疼痛袭遍杨玄全身,甚至有丝丝鲜血从他身上沁出。

但杨玄的脸上,却忽然出现一丝微笑。

“原来如此。”他淡淡道。

话音一落,他周身忽然出现万丈光芒,如烈日一般,刺破了黑暗。

下一刻,他忽然加速,向着黑洞的中心冲了过去。

轰!

犹如宇宙初开,混沌初现,杨玄身化太阳,将黑暗一点点的撕碎。

啊!

纪乘风的惨叫声震天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他那充满震惊和恐惧的叫声:“炼虚境?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是炼虚境界?这不可能……”

伴随着他的惨叫,黑暗如潮水般退散,黑洞开始缩小,最终消失于无形,了无痕迹。

纪乘风满身鲜血,整个人急速向地面坠落,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扬起漫天尘土。

光芒落下,杨玄从光芒中出现,静静站与纪乘风身侧,目光却落在了手中的青钢长剑之上。

接着,他手臂微微一抖,青钢长剑便碎裂成无数碎片,洋洋洒洒的飘散开来。

一件灰色三角金属从剑柄中跌落,被他轻轻的拿在了手中。

第三件仙宝。

“这件是什么仙宝?”他转过头,看着在身侧不断挣扎的纪乘风。

“老祖……”

绝望的呼喊传来,纪长生和几位长老飞掠而至,冲向了纪乘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