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孙倩&扒她奶罩吃奶头

2020年07月07日

之后的两天,除了张怀昊和宋玉琪要上班以外,其他人一直待在家里没出门,他们需要讨论一下,今后要怎么办。

大概在两天后下午两点的时候,张怀昊和宋玉琪都不在,门外有人敲门。

刚开始大家以为是快递之类的,没怎么在意,可是李珊珊开门时候,发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穿着一身运动服,手里还拿着一个背包,身上的肌肉很是强壮,虽然比张怀昊还差点。

“宋玉琪不在么?”

李珊珊疑惑地看着他,半晌才回答:“你找玉琪姐要干什么?”

在客厅坐着的几人听到李珊珊可刻意放大的声音,便跑到门口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中年男子看着李珊珊后面突然出现那么多人,也没有在意,继续说着他来这之前已经想到的台词。

“让她快搬走,躲起来,那个人已经知道她住这里了。麻烦你们转告她,她应该知道我是谁。”说完,中年男子就转身走了。

李珊珊看着他搭乘电梯离开,之后才关上了门,脸上写满了疑惑。

“刚才那人认识宋玉琪?”陈子维抢在其他人前开口。

“对,”李珊珊点点头:“刚才我一打开门,他就直接来了一句‘宋玉琪不在么?’估计他是认识玉琪姐的。”

“他是不是惹了什么麻烦?”陈子维继续问道,虽然他知道这些人不会给他答案。

“谁知道呢?”闻东答道:“等今晚她回来不久知道了么?”

在陈子维听起来,自己好像被嘲讽了一波,好像是问了一句废话。

郭远和千面见他们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于是跑出去继续看电视。

而此时赵北柠还在房间里睡觉……

……

晚上吃饭的时候,由李珊珊作为代表,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宋玉琪。

宋玉琪听到这个事情,明显慌了身,一只筷子还掉在了地上。

“真是不好意思。”她捡起筷子之后跑回厨房冲洗筷子去了。

趁着这个空隙,郭远问张怀昊:“昊,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张怀昊摇摇头,转头担心地看着厨房里正在洗筷子的女朋友。

这个筷子,她洗得太久了。

足足三分钟以后,她才回到了位置上。

“怎么了么?”问这话时,张怀昊眼里只有宋玉琪,一个铁血硬汉这时候好像变成了一只担忧主人的小猫咪。

宋玉琪摇摇头,没有跟张怀昊对视:“没怎么啊,吃饭吃饭。”

可她这态度明显就很反常,郭远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这件事情不能这样子就翻过去了。

“我们是好朋友不是么?我希望你能给一个机会我们帮你,你已经帮了我们那么多,我们几乎可以说是吃你的穿你的,住你的,而且还用你的。

而这次事态貌似还挺严重的,那个中年男人都让你赶紧搬走了……”

本来郭远最后还有一句: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最后还是把这句话咽进了肚子里。

其他人都很赞同郭远话的点点头,就连不是怎么清楚状况的赵北柠也点头了。

宋玉琪的眼神有些闪烁,最终还是把事情的原委给说出来。

“你们还记得之前我跟你们讲的那个故事么?”

郭远,千面,张怀昊都挺直了身子,他们三个是在座听过这个故事的人,而这个故事对他们印象很深刻,虽然那时候千面在假装瞌睡。

“我一直和他住在一起,直到我成年之后,才离开他。”

“他是谁?”郭远问道。

“就是当初被我爸救了的那个人。”

当初宋玉琪的爸爸就是因为这个人,和他老婆一起被打死了。

“什么跟什么?”没有听过故事的陈子维有些抓狂,问道:“你们能不能再把事情的原委再说一遍?”

刚说完他就遭到了拒绝,郭远跟他说,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再告诉他们几个不了解事情的人。

“所以,今天来的就是你的那个……养父么?”千面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那个人。

宋玉琪摇摇头:“应该不是,他此时应该在某个国家游玩,他比较喜欢去旅游,虽然我好一阵子没有见过他了,但他不是珊珊所说的‘肌肉男类型的’。”

“所以这个人究竟是谁?”

“其实我也不怎么懂,只知道他一直在默默地保护着我。”

“保护你?”张怀昊瞪大了眼睛,这件事是他第一次听宋玉琪说起。

“对。”宋玉琪点点头:“自从我跟了牌叔就是你们认为我的养父,我是这么称号他的,我们就经常搬家,去新的城市。刚开始我问他原因,他告诉我就是因为他喜欢旅游,想换新环境。

可是当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的第二天,我发现他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封信,还有我的钱卡,信上大概意思就是,我已经成年了,以后的路要自己走,他不能一陪着我,他也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当时我哭得不行,想着怎么会有一个这么不负责的人,拼命地给他打电话,可是他不接,最后干脆就关机了。

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我应该独立了。

你们也知道,小时候我是恨他的,可是人是有感情的,而他也真的把我当成了他的女儿,渐渐地,心里的疙瘩就消失了。

悲伤没有持续多久,我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自己上学,放学,打工……虽然他给了我钱卡转了一大笔钱,我那时候算了一下,就算我不工作,只用那笔钱生活,我也能用到三十岁……

然后一年后的某一天,我第一次遇到那个肌肉大叔,是在健身房认识的,一开始我们就聊得很投缘,我承认那时候我喜欢上了他……”

张怀昊听到这里的时候,感觉心脏被击中了一样,差点就窒息了。

“然后呢?”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

宋玉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根本无暇估计他的情绪。

“然后……我逐渐发现……不应该是他故意暗示我的,他是当初杀死我爸妈那个人身边的一个随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