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沈浪神卫贴吧&戴蝴蝶上课被控的故事

2020年05月18日

“哼!”陈哥身体微微往后一弓,小腹微微一痛,就过去了。对于这种攻击的强度,他表示十分的不屑,而对于雕花眉阴险的偷袭,更加的不齿,所以冷冷的一哼。

在场的不少人,同样抱着这种心态,看着雕花眉的眼神,有了些许的变化。

雕花眉倒不以为许。黑猫白猫,能够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而且作为一名军人,还不许用战略突袭,你还要像上古一样,大家摆好了阵势,正面死磕?那都是傻子!

雕花眉并没有停下来,如同一阵旋风一样,围着陈哥展开了仿佛狂风暴雨的攻击,众人的耳边听到的都是拳头打在肌肉上发出的闷响。

对于雕花眉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众人心中一震。好家伙,接近A级的机甲武术。顿时各自收起了刚刚产生的轻藐之心。

军队就是这样,特别是民风彪悍的帝国军中,遵守军纪,更加尊重强者。军事法官的话,和拳头一样大。

大光头倒是很有自己的原则,看到雕花眉上了,自己就退到了一边,没有过去再搀和上一腿。

“死光头,没义气!”雕花眉一边把拳头往陈哥身上招呼,一边笑骂道。

陈哥就不爽了。虽然对方的拳打在身上只是一痛就好了,但是打多了也会痛很久的,特别是雕花眉刁钻的总是绕着打同样几个位置,对方还有这个空闲说话,让陈哥感到十分的恼火。挡下了对方一击,陈哥决定不再防守,一手护住头部,一手往外一捞。

“不好!”原本在旁边看到的雷柏德轻叹一声,但是语气中显得平淡,并没有多大的担忧,显然,他并不关心陈哥能不能取胜,不过是把自己角色代入陈哥,看到这家伙出昏招,不禁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

还没等他身边的蚊香问“有什么不好的”,后者就知道了原因。

速度占了绝对优势的雕花眉自然不会被被如同熊瞎子一样的陈哥挥挥手就抓到的,一闪,然后趁着对方挥手露出的空挡,窜入到陈哥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扣住陈哥的双肩锁骨处,双脚好像做着高抬腿一样的动作,坚硬的膝盖“唰唰唰”击打在陈哥的小腹上。

原本小腹处就是被雕花眉重点照顾的对象,受到这种高密度超强度的攻击,皮糙肉厚的陈哥也破防了。

“啊!”只听陈哥一声痛哼,身体弯成了虾米,在雕花眉作势一记势大力沉的回旋踢之下,终于被打倒在地上,一时站不起来。

笑,得意的笑,雕花眉扬着他那对特殊的眉毛,举起了双手,对着四周转着圈,好像是一个完胜了对手的拳王一般,意气风发。他能不得意嘛,现在他的英姿,可是实打实的被身后女兵营的妹子看在眼中的啊!

“花哥威武,花哥神勇,花哥……”那个原来打趣过猴子和陈哥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是给雕花眉喝彩的。

就在15营要在猴子和半脸冲上去,展开一场热闹哄哄的群架的时候,那个喝彩的声音却戛然而止,就像是一头唠唠叨叨的鹦鹉被人死死的掐住了脖子。

取而代之,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连跟着为雕花眉歌功颂德的喝彩后没有把这个声音压下去。

“你们两个搞背背山呢!还花哥,你的菊花百花齐放了吧!”

人群如同潮水一般退开,为这个明显是找茬的人让路。

“砰!”

一个人被丢到了场中,认识的都知道,正是刚刚打趣和喝彩最闹的家伙。

李东走了出来,脸上神情似笑非笑,打量着在场的众人。李东的眼神很怪异,怎么看都透着一股玩味,让被他眼神扫过的众人都觉得他是在特意看自己一样。

雕花眉停了下来,愣了愣,看了一眼地上那个兄弟,没有马上冲上去教训李东,也没有说话,只是细细的打量这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

少尉军衔,面生,长得虽然还凑合,但是气质像流氓多过像军人。

雕花眉挑了挑眉,那两道蛟龙的纹眉仿佛随时会冲出来择人而噬:“小兄弟,新来的?你刚刚说什么,你声音轻的像蚊子,我没听见。在说一遍给我听听?”说着,掏了掏耳朵,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这当然不是要求,而是一种威胁。小子,看我不把你的牙给打掉了!

李东嘴角露出一个大大的讽刺的笑容,学着雕花眉的样子,扬起了一个凤拳,然后把原本做凤眼的中指伸了出来,对着雕花眉摇了摇:“死人妖,不会给你这个耳聋耳鸣而堵塞的小受再说一遍,识相的给老子滚一边去!”

气焰冲天,一点都不想之前在15营中表现的那样的谦逊,而不像平时那么没脸没皮的流氓。这时候,李东就是真正的老兵,干架骂人,同样的犀利!这幅样子,让原本15营中见过他的官兵,都刮目相看,有了些许的好感,至少有人已经为他暗暗的担心了。怎么说也是15营的营长,虽然骂的真他妈的爽,但是如果一个照面就被雕花眉撂倒了,这脸只会越丢越大。

这种恶毒的人身攻击,是李东的好戏,号称当年他在流氓一条街和寡妇妓女对骂的时候,能够一口气骂上半小时,不带喘气和重样的,嘴上功夫超绝,可见一斑。雕花眉虽然是当兵的,奈何年轻,还没到兵油子的地步,何况对手是流氓出身的李东,自然是只有气得发抖的份。

“你……”雕花眉一指手指,气煞。

但是不等他还击,李东就果断打断:“你什么你,你这个死人妖,你说你贱不贱,好好的眉毛要搞上两条脏兮兮的***,还让你姘头歌功颂德,最tmd贱的是,你还站着让我骂!你说你贱不贱?”

“我……”雕花眉现在已经眉头乱抖,看着还真让人有种小***的形象。

知道打嘴仗怎么才能让人吐血的李东自然再次打断,用如同枪械的速度回击道:“哎,你这样,你妈妈知道了会伤心的你知不知道!”

“混账!”嘴上骂不过,自然只要动手了。

但是红了眼的雕花眉却被大光头一拦:“刚刚是你,这次,轮到我了。”

雕花眉瞪了大光头一眼,狠狠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同时死死地咬着牙,他怕一开口就冲着目前算是己方阵营的大光头爆粗口了。真的是快要被气疯了。

大光头其实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们不过是来讨好女兵营,顺便打压一下15营的气焰的,现在雕花眉的情绪不稳定,难免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到时候连自己都难辞其咎,这就得不偿失了。不要看他好像是肌肉男,其实是粗中有细的主。

大光头步伐沉稳的走到李东的面前,俯视着比自己矮了不止一个头的小个子,傲然道:“这位,我劝你能管好自己的嘴巴,祸从口出。你最好马上像你的长官道歉。”在他看来,眼前不过是一个少尉罢了,比中尉的雕花眉还要低了一个军阶。显然,他没有想到,眼前李东虽然还挂着少尉的军衔,但是是代理只有中校才能够胜任的营长,如果光是以军衔来衡量,李东其实比眼前两人都要高上不止一个军阶。

不过,李东自然也不会傻乎乎的和大光头讨论各自军阶的问题。在这里,他看到的不是用军衔来划分的等级,就是陈哥这样的中士,都敢挑中尉的雕花眉,说明这里军衔并不是可能用来唬人的东西,至少平时是这样的。

“如果我就喜欢这样呢!”

李东这句挑衅的话,是在他的凤拳突如其来的击中了大光头的腹肌的之后,才说出来的,另外他打完了还赞叹了一句:“偷袭原来他妈的这么爽!”

谁被偷袭了,都会愤怒,佛也有火,对于自觉息事宁人的大光头更是如此。

“找死!”他爆喝一声,声音如同金属撞击一般尖锐刺耳,身子往前一突,双手一错,就像给李东来一个此生难忘的“热情”拥抱。

大光头肌肉发达如同陈哥,但是却一点都不像后者那样迟钝,否则刚刚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挡住了陈哥的冲锋。只见大光头如同一阵旋风一样,瞬间就包围了李东相对来说单薄如纸的身体。

“小心!”

“快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