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_孤岛小女孩野狗

2020年08月28日

“就凭你们。”芊灵不屑一顾的看着二人。

“怎样?我们可是官府的人。”拿鞭子的男子的语气十分嚣张。

“官府,哼。”芊灵冷笑一声,晶莹剔透的冰晶,凝结在掌中,带着震慑人心的寒气将那两个男子,变成了冰雕。

“孩子,你没事吧?”芊灵双手碰了碰,弯下身来,小男孩瘦小的背影上有无数道疤痕,看来是受了不少苦,这和她当初非常的相似,她心中一阵莫名的疼痛,“这都是他们干的吗?”

“嗯。”孩子点了点头,“姐姐,你好厉害,能不能教教我。”孩子拉住芊灵柔软的玉手,眼神里满是坚定。

“可以教你,不过有点辛苦,你不怕吗?”芊灵摸了摸他的蓬乱的头发,顿时头发上,雪白的头屑如雨一般,密密麻麻地倾泻下来。

“好脏啊!”慧能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对不起啊!漂亮姐姐。”他明显有些失落,“把你的手都给弄脏了。”

“没事的!”芊灵看了一眼慧能,“我带你去洗头发。”

慧能嘟着小嘴,卖萌的装可怜。

芊灵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随后,带着那个小男孩儿,到旁边的一条小河。

才刚走到河边,一支箭矢,从暗处直射而出,芊灵还来不及反应,身旁的男孩儿已经被贯穿了身体。

“可恶,是什么人?”芊灵环顾四周,表情十分愤怒,炯炯有神的眼睛也寒光阵阵,“有胆给我滚出来,我保证让你碎尸万段。”

突然一支箭矢,如闪电的藤蛇一般扭曲而快速,不过,这次芊灵,已经做好了准备。

弯身闪开,并一脚把箭矢踢了回去,“找到你了。”芊灵冷笑一声,“去死吧!”指尖寒光化作蛟龙。

杀手在巨大的龙威面前,阵阵战栗,想要闪开,四肢却不听自己的使唤,“啊!”大叫一声,带有血腥味的肉块撒向四方。

慧能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急忙闭上双眼,念诵道:“阿弥陀佛。”,鲜血如雨水一般挥洒四方,周围到处都是难闻的血腥味。

芊灵每次杀人,她都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还有点异常的兴奋,就像老鼠见了大米一般,迫不及待。

此刻的她就如同地狱里走出的恶魔,以嗜血为生存的方式。

可杀人之后,那澄澈的明眸,却再次变得温柔起来,与之前判若两人。

“再见了,愿你下辈子能有个好的归宿。”夕阳西下,血色残阳下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消失,芊灵的眼神里充满了惋惜。

“该走了,芊灵姐姐。”慧能拉住她的手,“死者已矣,生者如斯,阿弥陀佛。”

“谢谢你,慧能,是该走了。”芊灵擦干眼泪,望着远方的夕阳,心事重重的向这阴暗无比的森林深处进发。

黑夜已临,晚风带来凉爽的秋意,一团小小火焰伴随着阵阵食物这香气和着风瞬间在森林中蔓延开来。

而在森林的另一边的,无数的孩子与老人在夜以继日的砍伐树木,一堆身着官服的人在监管着他们。

“老大,我们有两个兄弟死在山脚下了。”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不仅如此,连暗卫也死了一个。”

“什么?”被称之为老大的大腹便便的男子,神色有些惊讶,“暗卫都死了?”他有些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是真的,千真万确,不信,老大你看。”男子把身上黄色的包裹拿下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从里面翻出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这该如何是好?”头领十分着急,但他并不是担心暗卫的死亡,而是担心那个杀死暗卫的人。

“孩子,你没事吧!”一个瘦的连骨头都凸出来的小孩,径直的倒下,旁边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瞬间将他抱在怀里。

“怎么啦?”

“大人,他快撑不住了,赏点吃的吧!”老人低声下气的求道。

“吃的,就你们这种工作量,还想要吃的,门都没有。”说罢,不仅不给吃的,还挥舞着鞭子,打在老人苍老的身躯之上。

然而还未打时,老人的背上满是干掉的鞭痕,可想而知,这位老人家是遭受了怎样的虐待?

不仅如此,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鞭痕。

“啊!”老人苍老那声音发出最后一丝吼叫,最后倒下。

“爷爷,你怎么样了?”孩子用力摇着这具饱经风霜的身躯,那无论他怎么用力,老人都一动不动。

“让开。”官差把孩子甩到一旁,用手探了探老人的鼻息,“拉下去,埋了。”

“不,不要埋我爷爷。”孩子用力的抱住官差的大腿,官差狠狠地一拳直中他的脑门,孩子晕到了过去。

“墨哥哥。”一个与男孩年纪相近的女孩,正想要冲过去,却被一旁的孩子拦住。

“婉儿,别过去,不然你会和墨其一样的。”女孩安静了下来,低头轻轻抽泣。

林婉忆在悲痛中起了往事。

我是一个孤儿,在这广阔的森林中流浪,黑暗的森林就像一座巨大的迷宫,把我深深困住,无论怎样,也找不出外面的路。

在一次寻找出路时,一只巨大的虎熊挡在了我的前面,那时我只有绝望和恐惧,围绕在身旁。

然而,这时候墨其哥出现了,他为了救我,独自一人把虎熊引开。

过了几个时辰后,他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傻乎乎的笑道:“没事了。”说完便倒了下去。

是墨其哥救了自己,可自己却无能为力去救他。

“把这两人都埋了。”两个官差抱起二人向森林深处走去。

“不,你们不能这样。”林婉从抽泣中醒悟,像发了狂似的冲过去,张开那尖尖的虎牙,狠狠地咬住官差的腿。

“林婉,你……”旁边的少年一脸担心,“怎么这么傻。”也欲冲上去,却被官差拦了下来。

“真是反了,一群刁民。”为首的那个老大,拿着鞭子往地下狠狠地砸了一下,清脆的声音伴随着恐怖的气息,回荡在这幽幽的森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