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捻着她的小核_绝望承受他的撞击

2020年08月28日

“马克!低头!”莉莉用魔杖发射出一道红光,正中一个准备偷袭她丈夫的希瓦娜檐行者的双眼。莉莉的魔法毁了那敌人的眼睛,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拿不住手中的匕首,痛苦的佝偻着身子。

“喝!”马克发出一声大吼,抡起斧头,猛地扭腰,一下子便砍掉了他的脑袋。“干得好,莉莉!不过还要再加把劲!支援我,我去干掉那只挖地的怪物!小伙子们!跟上我。”干掉了偷袭者,马克准备将那些坑道虫击杀,阻断那些源源不断进犯城堡的坦格尼斯士兵。

“所有人回避!我来清理走廊!”莉莉大喊道。几名士兵立刻靠近并围住莉莉,将她保护在中间。

只见她双手将魔杖举过头顶,在空中迅速地画圈,随后便像双手抓着匕首一样将魔杖向着走廊的方向猛戳。

这时,一名希瓦娜檐行者从走廊的主梁上翻下来,双脚勾住走廊,向莉莉射来一只箭矢。

箭矢直奔莉莉额头而来,然而莉莉的魔法已经释放完毕。随着之前魔杖在空中划过的圆圈,一道螺旋形的火焰以魔杖为起点顺着走廊蔓延开来。

那射向莉莉的箭肉眼可见的从箭尾的羽毛开始燃烧,在到达莉莉身前便成为一段焦炭,消逝在火焰的风暴中。

只见之前躲在房梁上射来暗箭的希瓦娜檐行者脸上的表情从得意到稳操胜券,再到惊讶,最终变为不敢相信的惊恐,随着一连串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被烧成一团面目全非的残骸。

“别傻站着了!走廊已经肃清干净,去干掉那怪物!”莉莉看着那些发愣的己方士兵,大喊道。

“士兵们!跟我上!”马克将战斧举过头顶,一边咆哮一边冲过走廊。他已经能看到那怪虫和它挖出的洞穴。洞穴有好几人那么宽,一群坦格尼斯士兵和雇佣兵打扮的家伙已经在洞穴前边组成了一个迎敌的阵势。洞穴中明显的能够看到敌军源源不断的进入城堡,而那怪虫则在地上翻滚碾压,恣意妄为。

“哦!狼牙堡的前厅!瞧瞧你们这群杂种,对我们的城堡都做了些什?”马克挑衅的发出一声咆哮,在身后士兵的一齐咆哮中带着一阵恢弘的气势就像一把利斧一样砍进了敌军的阵型。

他一马当先,在双方交锋的一瞬间,他便已经挥动战斧。倒拖的战斧经过这么一劈砍,蓄势待发的一击不但直接几乎将一个身着皮甲的佣兵砍做两段,甚至还带起他的整个身子砸向了阵容的内部。

几名穿有锁子甲手执长剑的坦格尼斯正规士兵企图阻止马克的锋锐,于是将长剑放平,成一个扇形渐渐地向马克移动,最终包围了他。

马克心说不妙,在这种情况下,他作为切入敌阵的队长,是不能够后退的。一旦势如破竹的气魄不能保持下去,双方就会进入到僵持阶段。这时,敌军的短暂蓄势待发就会带来优势,当战损达到一定的程度或者主将退却,整个冲锋集团便会崩溃。若是形成了溃逃,甚至有可能影响整个战局。

因此马克不能后退,他必须不断地前进,前进,再前进。他必须直插敌人的心脏——干掉那头作威作福的怪物,击穿敌军的防御,将这个增兵的洞穴堵住。

马克停下了,他用力的攥紧了斧柄。随着一声巨吼,他腰部发力,右退蹬地,将战斧反方向用力一撩,将左前方的几名敌人全部撩飞。战斧的斧头背面击中了第一个士兵的头盔。斧盔相交发出一声难听的回响,那士兵八成被砸碎了脑袋。之后便带着战斧轨迹上的几个人飞了起来,掉在地上。那几人运气不好的头部着地,摔断了脖子,眼看着活不成了,运气不错的几个也摔了个七荤八素,无法掌握平衡,在地上歪七扭八的划动,活像一只喝醉的蜈蚣。

这一招威力大的出奇,不过硬直大到使得马克露出了明显的破绽。一名侧后方的士兵抓住了这一时机,一剑刺向马克的后背。这一剑角度刁钻,看准了马克腰部和裙甲的接缝处,直刺的鲜血直流。

马克吃疼,他愤怒的一肘打向那士兵的脑袋,随后舍了斧子,从腰间将刺入的长剑拔出来,给了那士兵致命一击。长剑穿过那士兵的胸膛,从后背穿透出来。

围攻马克的只剩下了两名士兵,见到马克的样子,这二人直接吓破了胆,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马克从那死去的士兵的身体里抽出长剑,喘着粗气,双目圆瞪,看着二人,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

气氛凝固了那么几秒,马克突然一声大吼,只见那二人捂着胸口,嘴里吐出黄绿色的,污秽的苦涩味道的呕吐物,倒在地上抽搐,没一会儿就不动了。这二人竟直接吓死了。

敌军的阵型已经被击穿,马克带领的士兵在敌人的防御圈上狠狠地撕开了一个口子,现在只剩下那只巨大的挖洞怪虫了。

“亲爱的,你受伤了!”莉莉看到受伤的丈夫正原地喘着粗气,立马飞奔到他身边。

“没事,别担心,活泼的小小鸟。只是被刺中了腰部,刚才没感觉,现在倒是有点疼,估计我得卧床一段时间了。”马克说道。“小伙子们,冲锋!黄头发那个小子,小心你左边!”马克对妻子说着话,却没有忘了他还是一个指挥官。

“亲爱的,你疼的厉害吗?”莉莉抚摸着丈夫的铠甲,心疼的问道。

“还行,不过我显然需要止个血。哦,不用麻烦了,亲爱的,你去对付那怪物吧。”马克想到妻子那糟糕的疗伤法术,心说不如自己找个布条先缠一下凑合凑合。

莉莉倒是知道马克的意思,她也很无奈很委屈,疗伤法术本身她就不精通,曾经还有些女巫同僚讥笑她不是一个温柔的好妻子。所以,虽然她并没有生丈夫的气,更何况他还受了伤,但是她仍然决定惩罚一下丈夫。所以她抽出魔杖点了点丈夫受伤处的铠甲,那些铠甲便自己将自己掀开,露出马克被刺伤的地方。

“忍着点。”说完这三个字,莉莉将一团火焰握在手中,贴住的丈夫的伤处。火焰精确地凝聚在莉莉的指尖,莉莉快速的对着丈夫的伤口略过。马克疼的“嘶”了一大声。不过疼痛感很快就结束了。

“我给你止了血,亲爱的,不过你现在好好地坐在这里指挥,不要再冲锋了,我们已经稳稳地压制住了敌军,现在只剩下那虫子了,我来对付他。”

马克挣扎着想要起来,不过被莉莉按在了一截柱子旁:“亲爱的,你要是再动伤口结痂可要破裂了!”

“好吧,好吧,我就呆在这该死的柱子旁边稳稳地靠着它好了,小小鸟,注意安全啊。”马克温柔的说道。

“放心吧!亲爱的,你不知道,我和迈克尔先生学了一手。。。”

----------------------------------------------------------------------------------------------------------------------------------------------------------------------------------------------------------------------------

莉娜·多纳万寄出的信件:

亲爱的多玛,赞米尔将有战事。斯拉瓦大人请求我写这封信给你,蜘蛛教派的教义不允许我们以教派的名义干涉领主之间的战争。因此,我以个人的名义,以一个朋友的名义请求你,为斯拉瓦大人的领土,为我们的家园出一份力。

你的朋友——拥抱者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