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摸边吃奶边做gif视频&沉沦在黑人跨下的

2020年05月20日

“柳成志,发生了什么事?”卫生队的病床前,吕云先看着正在接受治疗的柳成志问道。

柳成志身上的伤触目惊心,在拥有治疗能力的伴生宠救治下,命是已经保住了,不过身上的伤还需要更长时间的治疗。

“营长,快告诉安副官,蓝夫人被困在了遗迹中,快派人去支援,再迟就来不及了。”柳成志急切地说道。

“安副官在两天前就已经进入了远古遗迹,你没有碰到他们吗?”一旁的许雯说道。

柳成志听了一呆,摇头说道:“安副官已经进了遗迹?我怎么没有看到他们?我从遗迹逃出来,一路上拼命的往回赶,没有看到任何人。”

“那就奇怪了,你先把话说清楚,蓝夫人到底怎么了?”吕云先问道。

柳成志连忙说道:“我们跟着蓝夫人一起进了远古战场,遇到了很多怪异的事,不过在蓝夫人的带领下,我们一路有惊无险的到达了欧阳老先生他们做研究的遗迹,那里已经变的诡异之极,我们的伴生宠在那里牺牲了很多,都被斩下了脑袋而死,最后还是蓝夫人想出了办法,让我们安全进入了遗迹。”

因为失血过多,感觉有些口干,柳成志咽了咽口水,才继续说道:“在遗迹当中,我们找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入口,在那里还发现了欧阳老先生留下的标记,开始我们用很多伴生宠下去探路,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等到蓝夫人带人下去后,通道的入口竟然就被封死了,我们几个留守在外面的人,用尽了手段,也没有能够把石门打开。”

“后来呢?”许雯追问道。

柳成志喘了几下,继续说道:“过了有三个多小时,入口处的石门自动打开了,老邱从里面冲了出来,那时候老邱浑身是血,都快要看不出来军装的颜色了,他冲出来就直接把一个古怪的石器递给了我,用非常急切的语气说,要把石器交给安副官,让安副官带人下遗迹去救蓝夫人,不然就来不及了。当时他太急,说话有些语无伦次,还说那石器是打开什么门的钥匙,必须把石器放回去,才能够把门打开救回蓝夫人,一定要快,否则就来不及了,来来回回说了几遍,我们几个留守的人根本插不上话,正想问什么,老邱却突然间喷出一口鲜血,然后就不行了。”

“那石器呢?”吕云先问道。

柳成志脸上露出愧疚之色:“连蓝夫人和老邱这样的人都没办法应付石道里面的情况,我们就更不成了,几个人商量之后,就打算带着石器回来报信,可是远古战场那地方实在太可怕了,几个兄弟都死在了活上,我也是九死一生才冲了出来,可那石器在路上的时候,被一只长着蛟龙头,身体却像是狮子的次元生物给吞了下去。都是我的错,没能保住石器……”

“你还记得那次元生物在什么地方吗?”吕云先想了想问道。

“大概位置知道,不过不知道那次元生物还在不在那里。”柳成志道。

“好,许雯,全力治好柳成志身上的伤,其他人都去准备待命,随时准备出发。”吕云先说道。

“吕营长,既然安副官已经去了,我们这点人再进去,怕是也没什么用吧?”一个中年军官说道。

吕云先说道:“柳成志他们回来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安副官,所以就算安副官到了遗迹,他也不知道石器的存在,更不知道石器被次元生物给吞了,我们必须把石器找回来给他送过去。”

“我们这些人做不了什么大事,不过杀一只次元生物应该不难,更何况还有熟悉情况的柳成志在,应该不会有大问题,都去准备吧。”吕云先以不能质疑的口吻说道。

现在这里以吕云先的官阶最大,既然他已经决定,没有人再质疑什么,都回去做准备,打算要进入远古战场。

许雯也想要一起去,可是被却吕云先拒绝了,吕云先让她留下来照顾好周文,不能让周文有任何闪失。

“营长,你就让我去吧,我的治疗能力能够减少很多伤亡,周文就让卫生队的女兵照顾就可以了。”许雯再次请命。

“你留下来照顾周文,这是命令,如果周文有什么闪失,回来军规处置,绝不容情。”吕云先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先前嘴上说的轻松,可是他心里面也知道,远古战场里面太危险了,他们此去危险重重,他并不想许雯去冒险。

许雯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她是军人,只能服从吕云先的命令,可是心中却十分不服。

周文在房间里面打游戏,不过他一直戴着谛听耳环,附近的动静都听分明。

柳成志回来的时候,那里距离周文住的地方有点远,周文没有听到,不过吕云先的那些人开始准备出发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动静。

走出来一看,吕云先等人已经坐上车出发了,前面两辆吉普车和后面的一辆大卡车正驶出营区。

周文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见许雯就站在营区门口,就走过去问道:“许护士长,发生了什么事?吕营长他们去干什么?”

“问那么多干嘛?他们去远古战场救人,你敢去吗?回去打你的游戏吧。”许雯没好气的说道。

许雯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周文的话,她也不会被留下来。

“去远古战场救人?他们要去救谁?欧阳蓝还是安生?”周文大吃一惊,连忙问道。

“救谁都和你无关。”许雯不想和周文说那么多。

周文微微眉头,他知道远古战场有多危险,所以安家才会从外面请了那么多的史诗级强者回来,只是吕营长和那些低级军官,他们去远古战场的话,基本上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许护士长,我想你还不知道,欧阳蓝其实是我的母亲吧?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心情,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文见许雯不肯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只好说道。

“你骗谁呢?蓝夫人只有督军大人和安静小姐两个孩子,你说你是督军大人呢?还是安静小姐?”许雯撇着嘴说道。

“你应该知道欧阳蓝再婚的事吧?我是他再婚丈夫的儿子,你说我是她什么人?”周文说道。

许雯楞楞的看着周文,有些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