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桌放学骗我去他家&惩罚 皮带 羞耻

2020年04月19日

上官晴站起来看见手机在柜子上,便拿起来看时间,八点半!倪杰你个咸蛋超人,我得赶紧回城里。用了不到五分钟洗涑完毕,抓了外套套上,上面的扣子也不知哪去了,只好敞着。这真是喝凉水都塞牙!以后绝不能与倪杰这货同行,吃亏吃大了!

上官晴一边口里念叨着:吃亏是福!吃亏是福!脑海里就是欠抽的倪杰那张臭脸。跑出门却被一女服务员笑容可掬的拦住:“美女不好意思,你这是要退房走人吗?”

“是啊,我现在走!”

“那请把房费付了!”仍然是笑眯眯的女服务员。

“付什么?这房不是我定的。”

“是你住的吧,那你走就得付钱!”服务员脸色一变口气强硬道。

“我,他-你把你们老板娘叫出来,我不跟你说。”

“老板娘来了也是要付钱的,何况她现在不在。你付了钱,我就让你走。离店付钱,这是正理!你不会是没钱吧?看你这身衣裳,是被人怎么了吧?要不要我替你打110?”女服务员看着她的脸嫉妒的说。

“别废话,多少钱,我付你!”上官晴喝道,跟着她来到吧台上。想起昨晚倪杰在这奚落她的话,有点心痛。

“一共是三百三?”女服务员看着打出来账单鄙夷道。长得漂亮还不是被人包养了,看看吧,弄的衣冠不整的真丢人。还想住霸王店,哼,想得美!

上官晴包里没有现金,便道:“你们店手机也可以支付!”眼睛瞄着吧台里的扫描二维码牌子,昨晚上她就看见了。

女服务生不情愿的从里面拿出来放到台面上,心道:这野丫头的眼睛透视吗,我放下面她也看见了。

上官晴付完钱转身往外走,倪杰和周俊山从大门往里走,上官晴低着头擦肩而过。倪杰一把拽住她道:“上哪去?不吃早饭了?”

上官晴抬头嗤笑道:“我去外面吃。对了,房费结过了!”

倪杰一愣,回身和周俊山交代了什么,复又追出来同她并肩道:“我跟你一起,吃了饭就回去。”

上官晴把这次受的屈辱加到了倪杰的头上。嘴上什么也没说,就跟倪杰捡了一家小店吃了早餐。上官晴胃口不佳,只吃了半碗混沌便不吃了。倪杰以为她夜里稀饭吃多了的缘故,也没有多问。

回程的气氛十分安静,上官晴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在副驾上垂着头闭眼打瞌睡。

倪杰本就不是个热络人,不是上官晴话说话,他也不会闹腾。话话多得都不说话了,话少得更没话说了。

早晨路上车辆不多,倪杰开车又快又稳,很快进了市区,倪杰开口问她:“送你回家吗?”

“嗯!”上官晴没睁眼,不回家去哪,这一身还能直接去公司?问的不是废话吗?

车进入青阳路的时候,上官晴睁开了眼道:“把我放到小区外面。谢谢!”

倪杰诧异的瞄了一眼,见她脸色如常,就是有点苍白,眼神迷离,知她需要回家休息。开到小区外面,上官晴下了车,拉着脸说谢谢就走了。

倪杰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偏又不好问。坐在车上吸了支烟,把车开进了小区。

车停在上官晴家楼后的大树下,打开车窗,这个位置仰头刚好可以看向三楼的那扇窗户。里面似乎有动静,不一会儿窗子打开,有东西投掷下来,倪杰皱了皱眉,这没素质的人,乱扔东西!

接他听见重物砸到了自己的车的尾部,车被重力撞击往前冲了冲。嘭嘭的响声激起了倪杰的愠怒,上官晴在干什么?!非逮住这个小狐狸打她屁股不可,不教训是不行,太不像话!

倪杰没有发现自己对上官晴的言行越来越在意,他想着要把她塑造成乖乖的淑女范。

在气头上的倪杰三步两步冲上了三楼,三楼有三户人家,呈l型分布。有两户连在一起,无法判断哪一户是上官晴的家。

他正要每户都敲一下,左边这户门开了,一个长像猥、琐的老头被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撵出门来,嘴里还喝骂着:“你特么的给我滚!你这个人渣休想骗我妈!她脑子不好使,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告诉你,你对她做的事,我会和你算账的!”

老头可怜兮兮的诉求:“小彬啊,我对凤是真心的,你不要这样对我,你妈她会伤心的。你们难道想要逼死她吗,做不孝儿女吗?”陈国彪瞅见身后有其他人,赶紧一边取得其他人同情,一边用言语把姐弟俩逼入绝境。

其他两户这时也打开门,过来劝阻上官彬,上官彬被这些不明真相的邻居气的有火无处发。脸色铁青的咬着后槽牙说:“我不管,以后不许你来我家,见一次我打一次……”

倪杰被人挤到了一边,他若无其事的看着他们。最后上官彬无视姐姐的嘱咐,忍不可忍的对陈国彪动了手。

邻居有来拉架的,有一边看戏说风凉话的。在这狭窄的过道热闹起来,倪杰挤过去,从后面大手一拨分开两人,冷冷道:“刚才是谁往下丢重物的,给我站出来!”

上官彬虽见过倪杰一面,但没在意,而倪杰此时的模样也与往时不同,有点狼狈。

他见这突然冒出来的人气势霸道又逼人,上官彬被惊的说不出话来,过了数秒,才道:“不是我丢的。你是谁?”

倪杰转向陈国彪,眼神如鹰,脸色阴沉着,陈国彪浑身一颤,妈的,我怎么就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吓住了呢!看他的穿衣打扮和说话就知道是有地位的人。对于这样的人,陈国彪一向的原则是示好、巴结,绝不成为对手。

陈国彪仍旧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拖着嘶哑的嗓子道:“一看你就知道是个明事理的人,你来评评理吧!他爸是我的好友,年前遭了意外,我来照顾他们就是受他爸生前之托。他平常在外上学不回家,一回来就赶我走,这话说的过去吗?”他半真半假的参合着说。

上官彬立刻暴跳如雷:“你放屁!你那是照顾我妈?你想入住我家没门!我不同意,我姐也不会同意!”

“我可是一片好心那,你问问这隔壁邻居,我在,你妈是不是不被别人欺负!”陈国彪这么一说,旁边的人到一起附和,还有劝上官彬接纳陈国彪的。

上官彬急得直跳脚,指着众人喊道:“你们怎么,都被他收买了吗?啊!”他捂着头,拽着头发无处申诉。

倪杰见状,得插一杠子,盯着扔东西的人不放:“到底是谁砸了我的车?给我站出来!”

陈国彪被他吼的一抖,连忙说不是自己,是里面的丫头。

倪杰一听,果然是她,突然的将陈国彪往外一推,拽着上官彬就进了屋,砰的关上门。将一众茫然不知所措的脸隔绝在外面。

“你是谁啊,你进来干吗?我姐不是故意扔的,要赔多少钱,我赔!你别难为我姐。”上官彬拦着倪杰往里间闯的步伐。

倪杰嘴角带着残忍的笑,举起右手臂对上官彬道:“你看见这伤吗?她干的!”

上官彬一愣,这人认识姐姐?

倪杰趁机进了内卧,上官晴在质问曲凤到底怎么回事?曲凤哭着把经过讲了个大概,她没敢说是陈国彪强了她,只说陈国彪在,别人再也不敢欺负她,家里安安稳稳不好吗?而且房子的债权人就是陈国彪,如果曲凤和他在一起,房子的债就不用还了。

上官晴听了,心里泪如雨下,母亲为了这个家付出太大了,陈国彪一看就不是好人,怎么才能阻止这个陈国彪上官晴正待要开口说,你想找谁都可以就是陈国彪不行。一抬眼看见倪杰出现在面前,吃了一惊转而就冷冷道:“你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对不起,我没空演给你看!”

倪杰走近她,满含怒火的眼睛盯了一会上官晴,戏虐的声音带着悠扬:“呵,我没事干看你笑话?你砸了我的车知道么!我是来找说法的。”

曲凤也不哭了,头摇摆的看着两人,弄清原委后挡在两人中间,面朝倪杰带着一丝恳求:“先生,东西是我扔的,不是她。我心情不好就会乱发脾气,对了,我精神有问题,你知道吧!”

倪杰哑然,看着上官晴的脸讥讽道:“怎么?让一个病人出来顶替,你不害臊吗?”

上官晴不回应,沉着脸将曲风推出卧室。反手锁了门,任凭曲凤在外哭喊,上官彬用力的捶门叫着:“姐姐,你开门呢!”

倪杰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眼神看着上官晴,上官晴笑了,笑意未达眼底,努力平和着声音道:“你是来找茬的还是来帮我的?”

倪杰靠近他,弯着头颅在她耳边吹口气,眼神幽暗:“你说呢,砸了我的车,你要怎样赔偿呐?”

上官晴神色一变,低头,声音异常温柔:“你想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呗!不过我有个条件。”

“说 !”

“帮我办一件事。”

“好。”倪杰没想到上官晴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索取。不过这样的小狐狸,他是欣赏的。会保护自己的女生都不会太笨。

“什么事?你说吧!”倪杰问道,眼里有阴暗不明的情绪在波动。

“现在没想好,想好了告诉你!还有我的事不要和她们说。”上官晴有点担心的说,她不想倪菲儿她们用同情的眼光看她,安慰她,惋惜的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