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英语老师打开扣子让我上

2020年03月03日

待苏楠穿好衣服后,又得知苏杰和苏楠在他受重伤昏迷时,正好在灵山山脚下与萧邦他们对峙,但因不是对方对手,尤其是苏杰,硬生生被人欺辱了一番。

谈到这,苏杰惭愧的低下头来,牙齿咯咯打颤,虽说现在的确是要去找萧家讨债,但他心里还是感到无可奈何,对方也并不是好欺负的。

“别担心,有我在。”苏燮走过去,从身后拍了下苏杰的肩膀,这一掌沉稳有力,苏杰心里莫名升起对苏燮的信任感和安全感。

他怎么会忘了苏燮呢?现在的苏燮,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未知的力量,更多的秘密无人所知,苏燮这么有自信,应该有对付萧家的办法。

至少萧家那三个小辈,萧邦、萧烈阳,萧芸儿联手,也未必是苏燮的对手,至于接下来的,就由他和苏楠共同牵制住萧家家主,打不过的话还有老爹在。

若是真打起来,苏家的胜利可谓是十拿九稳。

“大哥,大哥!”炎华在院子里大声呼唤。

苏燮寻声跑了出去,一只白鸽盘旋在苏家的院子上空,细细一看,白鸽的左脚上绑着一封纸信。

炎华指着天空中飞翔的信鸽,认出了这只鸟的与众不同。

“飞鸽传书么?”苏燮伸出手掌,白鸽叫唤了几声后,轻稳的落在苏燮的手掌心上。

“这是?”苏楠等人围了过来。

苏燮打开纸信,信的背面所书写着一个泼墨大字“萧”,看到这个字眼后,所有人皆是皱起了眉头。

“苏燮,比武场地生死一战,不来就是孙子。”

简洁的一句话,顿时让苏燮心中积起一口烈火,熊熊燃烧,既然对方敢约,那他就敢战!

“约战书?”苏楠脸色一变,这是一封来自萧家的约战书,文字就能够看出对方有多嚣张跋扈。

这封约战书,很明显是针对苏燮的,可为什么萧家会把决战地点选在比武场地,大家一时陷入沉思,这萧家葫芦里又不知卖的何药。

“萧家把决战地点定在比武场地,那周围可全都是市镇,其他家族的人也活动在那一方地带,他们认为此行苏家必输,是想存心让苏家在大众面前出丑,简直太猖狂了!”

苏家家主义愤填膺,嘴里不停唾骂着,就连诅咒一词也说了出来,誓要萧家付出惨痛代价。

“萧家人真有心机啊。”苏燮看着信中那行字,沉吟着,突然心中一惊。

“如果萧家公开出哥哥遭人欺辱的事,恐怕……”苏楠抬头望向比自己高两个头的哥哥,之后的话,她不敢再说下去了。

这可是奇耻大辱,苏家家主已经觉得自家颜面尽失,倘若苏杰受人欺辱这件事被萧家人外传,苏家的尊严肯定是保不住了。

苏杰瑟瑟发抖,表情凝重,眼中满是惊慌,这一旦传出去,他在别人心中的形象彻底毁了。

“走吧,既然他们敢约,我就敢战!”苏燮紧紧捏住了手中的信纸,眼中闪过一抹决意。

比武大会场地坐临五福镇,这个镇子之所以唤名“五福”,主要是因为五大家族长久绵延于此,渐渐的带动了镇子上经济贸易的发展,五福镇日益兴旺。

五福镇看似归五大家族共有,实际上五大家族各自的手底下都管着自己的商业,互不侵犯干扰。

镇子上的商贩们拉帮结派,便形成巨大的商帮,商帮归属于管理这个商业的家族,苏家手底下也有着部分商帮,但也不算多的,商帮的影响力也直接和家族的利益挂钩。

商帮每年所获得的利益都要上供一部分给家族,上供越多,家族的底蕴实力便会越来越强大,只有强大的家族才能更好的照顾手底下的商业发展。

倘若商帮不满意,随时都可以撤离家族,他们是完全自由的,跟家族之间只是一种合作利益的关系,家族无权束缚商帮的去向。

目前萧家的商帮大多从事贩卖灵药和灵丹,茶叶丝绸之类的,算是极为庞大的商业集体,他们正打算利用这次决战的机会,让苏家一败涂地,顺便公开苏杰被人欺辱的丑事,让苏家底下的商帮群体彻底瓦解。

“爹,我这主意,不错吧?”萧烈阳抱着双臂,站在比武场地的中心,满脸得意。

比武场地的柱子上,已经挂起了一幅横联,写着“生死决战”四个醒目大字,周围涌动的人群尽数围了过来,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商帮的成员。

“很好,这样一来,苏家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萧家家赞同的点了点头,捏着小胡子望着底下围观的众人,心怀不轨。

“那苏燮竟然敢把大哥打成那副惨样,不亲手杀了他,我萧烈阳咽不下这口气!”萧烈阳狠狠的吐出一口唾沫。

“你可要想清楚了,现在连你大哥都不是那苏燮对手,你又能如何?”萧家家主微眯着双眼,沉声说道,“真没想到,苏家最废物的一个小少爷,竟然有这般突飞猛进的成长,实在令人惊讶啊。”

“哼,换做之前,你可是亲眼目睹我是如何在比武大会上把他打趴下的,况且如今的我已经有了天启一重的修为,想要杀死他不是难事,”萧烈阳轻哼一声,不服气的说道,“他一定是使用了某种卑鄙手段,大哥才不小心着了他的道,这次决战所有人可都在看着,谅他也不敢使用什么猫腻。”

“对了,你妹妹呢?”

“她?呵呵,之前带着大哥回来时和我吵了一架,老爹你还在闭关,自然不知道。”萧烈阳哼着鼻子,冷笑道。

“她有跟你谈起过苏燮么?”萧家家主问。

“有,听她说现在的苏燮的确比之前强了一点,非得一个劲的劝我不要去找那苏燮麻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萧烈阳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只是一点么?”

“老爹你就放心吧,那个废物再如何成长也终究是废物,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萧烈阳忽然望向远处热闹的人群,所有人都在抬头看向天空,议论纷纷。

天空中飞行的人缓缓降落在大道上,一时间,许许多多的人站在两侧,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则是发出令人心悸的冷笑声,因为他们都清楚,萧家要挑战的家族,终于到来了。

苏家人正朝比武场地这边赶来,数一数,一个都没少,但萧烈阳和萧家家主却大惊失色,那正站在前头带领小辈们的男人,微服而来,此人正是苏家家主。

他仍然活着,并且毫发无损,萧家家主气的胡子竖立,当时他很确信自己已经给对方打出了致命伤,况且没有上等珍贵灵药治疗,根本就离死不远了。

“萧家老儿,赶紧出来受死!”苏家家主甩着宽大的衣袖,指着前方比武台所站的人影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