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 粗大 啊 水 揉捏&老师被我顶的直叫

2020年05月25日

抱着怀里的册子,丫鬟回过头来,对着韩寒笑了笑,“那么公子你想要什么呢?听老爷说,你需要的东西已经被你朋友带出去了呢。”

“是啊,还真不知道选什么好,让我先看看。”韩寒站在原地抿嘴一笑,目光环绕整个室内一圈,然后眼睛一亮,“就要它了!”

普陀大街上,出现了一只衙门差役的队伍,疾步匆匆的从府衙跑出围绕等在了一家客栈下,普陀县县令一脸汗水的跟在李逵身后跑上楼,见到了传说中的国师夫人。

“小的是普陀县令,得知国师失踪的笑意,已经带来了一百衙役前来寻找。”这四十多岁年纪的县令对着几个娇美如花的女人弯腰行李却一点也不觉得别扭。

媚娘目光清冷没有说话,杨玉环则揉揉红通的眼睛,率先开口道,“国师在桃花岛上失踪,你们可有办法找到人?”

这个县令一脸为难,低头,如实禀报,道,“桃花岛是江湖人聚集的地方,生死由命不由县衙管制,而且,我们想要上去,都很困难。”

县令突然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抬头一看,正是媚娘冷冷的盯着自己瞧,眼里的怒色人人皆知。

吓得身子一抖,这县令弯着腰,连忙解释道,“不过,小的会尽力和桃花岛上的岛主联系的,看能不能全员登上桃花岛,去寻找国师的下落。”

“谁!”这县令刚刚说完,媚娘却突然一声娇喝,握住旁边的莫愁,细长的白剑瞬间出鞘,长剑在手,媚娘一脸警惕的抬头看向了房顶,“滚出来!”

县令吓了一跳,这位也是国师夫人么?怎么有些神经病似的一惊一乍,没人乱喊什么劲?

县令还没回过神来,这时候,屋顶上传来一阵温和的笑声,接着,一道身影,就突破门口站着的两个衙役,瞬间移动到了屋内,和这个县令并肩站在一起。

媚娘紧握长剑,一脸严谨的盯着来人,一身普通的布衣服装,长相也蛮平凡的一个男人,但是武功貌似不低,“你是什么人,为何躲在屋顶上偷听我们讲话?”

身边突然冒出来一个大活人,这可把县令吓得破了胆,拜托,人家有心脏病的好么。

来人却淡淡一笑,手里一直握着的信封扬起,缓缓放在了眼前的桌子上,“在下从桃花岛来,得知国师几位家眷在此,特意送来国师书信一封。”

“真的?”杨玉环一脸惊喜,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听到自己男人活着更高兴了,飞快抢过书信,杨玉环死开信封,快速扫看了几眼,娇媚的脸蛋上尽是激动的红通,“是咱家老爷那丑字!”

媚娘心里惊奇,只是微微扫了几眼,确定了是韩寒的笔迹后,又看向这个男人,“他为何还不回来?”

“国师今日刚刚脱困,我们岛主和国师是旧识,所以免不了要多呆几天,我来,就是应国师嘱托,来为几位夫人报一声平安。”男人笑笑,然后弯腰行了一个礼,“告辞了。”说完,转身走人,脚下生风,唰一下就离开了这房间之内。

县令一头汗水,回头看看房间外站着的两个衙役,是一脸敬佩的神色,菜鸟爱高手。

“这……”国师真的平安了?虽然自己没有了立功的机会,不过不去搀和桃花岛的事情也是极好的,弯弯腰,县令还想问些什么,媚娘却已经不耐烦的挥挥手打断了他,“既然事已经如此,韩寒也平安无事,县令大人就是多跑了一趟了,飘云,拿五两银子来给县令拿去买酒喝。”

“不必不必,小的做这些是应该的,走了走了。”连忙转头,挥挥手,带着一帮差役就跑出了客栈。

一直沉默不语的柳云正眨巴着纯净的眼睛,俏生生的仔仔细细看着韩寒的来信,三言两语将在悬崖下的事情和岛主的事情交代了一下,韩寒就匆匆让人把这封信送来了,不然,一个多月不回去,韩寒也知道几个女人会担心死的。

“韩寒从山上坠落后,竟然因祸得福,认识了西门吹雪,提升了一身好武功呢。”放心的笑了笑,柳云这才开心的眨着眼睛,将手里的信递给了旁边两个女人。

媚娘一脸古怪,这小子真是好大的福气,坠山都能遇到武林前辈?几个女人放下担忧的心思,凑在一起围绕着一封信细细阅读着,一封家书到,几个女人都省心了。

而在桃花岛上,刚给几个女人寄去一封信的韩寒已经喝的宁酊大醉,倒在床上,不甘心的对着老头子拍了拍酒壶,“你这老头子,欺负人呐,竟然用内功逼出体内的烈酒,真是使诈!”

“哪有使诈,你大爷我这叫智慧!”桃花岛岛主,这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子也喝了七八分醉了,红着脸眯着眼睛哈哈大笑一声,指着韩寒道,“小伙子你喝酒输了,该怎么惩罚你!咯……”

老头子打了一个酒嗝,然后就软软的趴在床上,直接睡了过去。一直待在旁边的丫鬟无语一笑,老爷子生性沉默寡言,能和韩寒喝的这么起劲,真是难得了。

走上前来,丫鬟这时候对唯一一个清醒着的客人,佟湘玉,道,“小姐,我替你们安置了一间房子,我们扶着公子去休息吧。”

“好,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头疼的拍了拍额头,佟湘玉就走上前来,想要搀扶韩寒,奈何韩寒此刻已经准备好耍酒疯的基础了,站起身,虎着脸,摇摇晃晃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我可是绝世高手,走路还需要你们搀扶的么!”韩寒踉跄走出两步,丫鬟一看韩寒这副模样,赶紧想要上来搀扶,但是却被韩寒推开了,“嘿,看我醉拳!咏春!形意!八卦!”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m..com

看着韩寒摇摇晃晃一身酒气的一边往前走一边打出几招风格各异的套路,丫鬟惊奇抿嘴一笑,侧头对一脸无语的佟湘玉说道,“小姐,公子真是奇人呢,竟然懂得这么多武功。”

“什么奇人,就是一个气人而已。”佟湘玉摇头苦笑,不过心里也惊讶平常不炫耀不显摆的韩寒能够说出这么多听不懂但是很厉害的武功名讳。

“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佟湘玉上前一步,韩寒醉酒之中正打得起兴,突然被人挽住了胳膊,不高兴了,一沉脸,推开佟湘玉道,“再一再二不再三啊!我李小龙最讨厌别人从后面……咯!”

打了一个酒嗝,韩寒摇摇晃晃眼看就要撞在旁边的桌子上了,丫鬟眼疾手快,连忙走上来扶住韩寒,这才让韩寒没有磕到碰到。

“嘿!信不信我打你十个!放手!不然我不客气了!”韩寒瞪大迷糊的眼睛,醉醺醺的伸出双手,就在丫鬟胸前摸了一把,“咦,姐姐,还没想到你胸脯挺大的么,好大的胸肌啊!你是不是把拿来的《少林匕首》塞进怀里了!”

丫鬟是一个很纯洁的女孩子,不经人事,哪里遇到过韩寒这样的骚扰,脸一红,惊叫一声拍开韩寒的手后退一步,韩寒却嘿嘿一笑,不要脸的跟上来,“呐,我带你来了这桃花岛上,怎么说,都要给我一点好处的吧!咱是君子,不来强迫那一套,你在这站着,让我摸摸胸就好了!”

丫鬟看着韩寒一脸淫·笑的走上来,心里害怕得紧,双手护胸,一脸通红的飞快往后退,要是在外面,遇到歹人如此,丫鬟早就掐死他了,但是面前的公子,实在是不能出手的啊。

丫鬟不出手,但有人出手了,佟湘玉咬牙切齿,一脸恼羞,不客气的一脚踹在韩寒的屁股上,韩寒真个人扑倒在地,重重的摔在地上,不动弹了。

丫鬟松了一口气,看着一脸寒霜的佟湘玉,丫鬟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

“不客气,对付这种人渣,不必手下留情!”佟湘玉一脸恼怒的拽着韩寒的胳膊,看样子想要把他就这么拖出屋子外,但是丫鬟还是心疼韩寒的,赶忙走上来,两个女人将韩寒抱起来,一人负责双腿,一人负责双臂,抓着他,缓缓走出茅屋外。

“啪!”将韩寒不客气的扔在床上,佟湘玉看着韩寒呼呼大睡的模样心里就来气了,瞥了一眼身边的丫鬟,可怜的姑娘,被不清醒的韩寒吃了豆腐,都没处说理去。

“好了,留下他在这大睡,带我去我的房间吧。”佟湘玉拍拍手,丫鬟则是楞了一下,“小姐,你不和公子一起睡的么?”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佟湘玉脸一红,一挑眉毛,“我为什么要和这个家伙一起睡?”丫鬟犹犹豫豫,不知道佟湘玉是在说气话还是在说真话,“你们两位,那么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听到丫鬟的问题,佟湘玉也愣了一下,是啊,跟在韩寒身边这么久,算是他的什么人呢?朋友?貌似吧。

眯了眯眼睛,佟湘玉淡淡的说道,“普通朋友而已。”丫鬟有些不太相信,不过只能点了点头,“哦,可是,桃花岛的房屋不多,除去下人们睡觉的地方,还有老爷子的茅屋,就没有其他房间了,毕竟桃花岛从来不接客的。”

佟湘玉愣了愣,跟这个韩寒睡在一起,尤其是他满身酒气不在状态,佟湘玉是万分不愿意的,“冒昧问一下,我可以和你睡在一起么?”

面对佟湘玉的要求,丫鬟无奈的歪着脖子笑了笑,“如果我有房间,自然可以啦,但是我每夜都要修练武功,夜不倒单,所以我的房子早就让出去了,睡觉的地方,也就只需老爷子屋子里的一小块地方而已。”

这真是一个奇特的丫鬟。佟湘玉惊奇的眨眨眼,抿嘴犹豫了片刻,只能点头,“好吧,待一会儿我自己处理就是了,你去休息吧。”

“好,小姐晚安。”丫鬟弯腰行了一个礼,就体贴的为两个人关上房门,离开了。

佟湘玉无奈的揉揉脑袋,站在这床边,看着睡得香甜的韩寒,心里就一阵不平衡,刚才这混蛋小子竟然说自己的胸脯塞了一本书才丰满,这小子真是欠打!

不解气的伸出一只手在韩寒屁股上拍了一下,韩寒微微皱眉,熟睡之中翻了一个身,屁股朝里,脸朝外的继续睡觉。

佟湘玉咯咯一笑,白了韩寒一眼,然后转身走出了屋子外。

第二天醒来,韩寒就感觉到头疼欲裂,喝多了酒,就是这么头晕脑胀的啊。

想到昨天晚上,老头子拿了最烈的酒来灌自己,韩寒就是一阵无奈,慢吞吞的坐在了桌子前的凳子上,自己倒了一杯凉掉的茶水,一饮而尽,昨天晚上,这桃花岛的岛主,说自己是谁来着?

任我行?“噗!”一口水全部喷在了桌子上,这家伙说自己是任我行啊。揉了揉额头,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韩寒似乎都已经习惯了。

站起身,这时候,房门被推开,一身艳红长裙的佟湘玉就走了进来,看到韩寒醒来了,佟湘玉眼角立刻露出一丝深意的笑容,“醒了?”

“嗯。”缓缓点头,韩寒开口道,“有早饭了么?”“厨房正在做。”瞥了韩寒一眼,见他面色平静,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似乎真的忘了,佟湘玉就露出一丝好笑的神色,不知道丫鬟遇到了他之后会是什么脸色。

韩寒没发觉到佟湘玉的小心思,伸了一个懒腰走到了屋子外,满地白雪皑皑,踩在雪地里,看着天空飘下来的小雪花,韩寒静静的吸了一口气,好纯净的空气。

“我们今天离开桃花岛吧。”站在屋子外说了一句,正在屋里的佟湘玉却突然走出来,盯着韩寒摇摇头,“恐怕走不了了。”

“为什么?”“一夜之间,桃花岛外的大海都已经结冰了,想走,不太安全。”

韩寒无语,怎么突然就结冰了呢?这虽然是冬天了,但是并不怎么冷啊,想着,一阵冷风吹来,韩寒哆嗦着缩了缩脖子,我草,好冷。

韩寒和佟湘玉来到了任我行的茅屋里,老头子已经醒了,大清早的,又抱着酒壶在那喝酒,看到韩寒进来,老头子摸着白胡子哈哈大笑,“来,喝酒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外飞仙恩怨录》,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