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未来之孕气十足

2020年08月20日

宋延可不是陆平安那种拥有吞噬系统,手里握着一个兽核,就能吸收其中灵气,然后完成突破的人。

他这元武八重的修为境界,肯定是之前提升上去的,只是刚才一直压制着,故意隐藏而已。

而作为一个学子,能够达到这种实力层次,确实是足以令人震惊的事实。

即便是在稷下学院之中,一些教习的境界,都没有这么高,而再往上两重,就有资格享受长老级别的待遇了,只要等资历或贡献达到一定的水平,便能直接担任长老。

且不论宋延为人品性如何,至少在这方面,他应该就是南院里数一数二的存在了,也不愧是首席学子。

这件事,就连灰衣青年等人,都是现在才知道的,惊异过后,又感到极为兴奋。

“表哥,你什么时候突破到元武八重的?这也太强了吧!”

“宋师兄太厉害了,简直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旋即,那灰衣青年又看向陆平安,狞笑道:“如此一来,你可就惨了!六重打八重,必败无疑,而且还一定是惨败,你就等着叫爷爷吧,哈哈……”

这个让灰衣青年他们高兴不已的事实,对淳于飞琼三人来说,却显得颇为沉重。

陆平安先前那几招的表现,的确是相当强悍,可如今宋延全力出手,也不再装模作样地让招,局面终究会变得极其艰难。

但陆平安却不这么想,除了心生惊讶之外,顶多就是觉得有点麻烦,实在不行的话,他也只能解除境界压制,只是事后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和淳于飞琼他们解释清楚。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陆平安是不会那样做的,他还是想以目前的境界去试试。

旋即,陆平安淡然一笑,道:“八重又如何?境界高就能赢,那还比什么?”

宋延冷哼一声,道:“嘴硬有什么用?接招吧!”

话音刚落,宋延就一枪刺了出去,一股汹涌锐气,仿若凝成了一支巨型长枪,向陆平安爆射而去!

陆平安自然不会任由宋延出招,只是这一枪的威力,确实有点强,不可硬抗,只能进行防御。

拂柳剑在空中划出明亮剑光,接着便有大团寒气向前喷涌,凝成三面厚实的冰墙。

已被陆平安修炼至大成阶段的“剑五冬寒”,具备了更强的防御能力,看上去透明晶莹却又坚不可摧。

砰砰砰!

那巨型长枪一路贯穿而过,三面冰墙瞬间破碎!

不过,这一击之后,其攻击本身也被消耗掉了大半威力,陆平安身影一晃,就轻而易举地闪避了开来,只是陆平安嘴角上,还是止不住地流淌下一丝血液。

可紧接着,宋延也飞到了半空中,长枪横扫而至,如猛龙摆尾!

陆平安举剑斩去,剑刃上金光大作,这次只是凝炼到极致的锋利,没有再化作剑火。

毕竟,陆平安本体血脉的金属性数值,也是相当不俗的,以此发出斩击,威力断然不会弱到哪里去。

锃!

剑刃与枪头猛烈相撞,发出铿锵厉响,陆平安和宋延都感到手臂一震,微微发麻。

而后,两件法器上所蕴含的强大力劲,僵持了片刻,又轰然爆炸开来,将两人都震飞而起!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人皆是翻了个身,不顾体内伤势,纵身向前杀去!

双方再度于空中相遇,陆平安一剑斩下,宋延却是长枪上挑,攻势依旧异常凶猛。

猛龙再摆尾!

砰的一声,这次陆平安的剑,还没有斩落下去,就被那愈发汹涌的枪法攻击,给击飞了起来。

至此,宋延已经出满了三招,可陆平安还没有败落,他也没有停手的打算。

面对抛飞而起的陆平安,宋延一个转身甩枪,攻势又变得更加恐怖。

此乃,猛龙三摆尾!

陆平安心头大惊,不等气息平稳,就强行催动灵力,灌入剑体,向下直刺。

吼!

金色剑火狂喷而出,滚滚涌动之间,爆发出虎啸之声!

他们两人这次所出的招式,皆是威力强盛,气势狂暴,隐隐有种龙虎之争的感觉。

轰!

两股攻势强强碰撞,继而便是猛然炸开!

而在这无比剧烈的爆炸冲击之下,他们两人都深受重创。

陆平安被冲得向上飞去,宋延则是急速下坠,摔落地面。

正在观战的几人,都看得瞪目结舌。

陆平安和宋延的交战,固然十分精彩激烈,也声势浩大,但真正让作为观众的几人,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是陆平安的惊人战斗力,好像他和宋延之间的两重境界差距,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灰衣青年的一个同伴,情不自禁地说道:“这可真是难分高下啊!”

那灰衣青年骂道:“难分个屁,我表哥肯定能赢!”

站在对面的范奇玮冷冷道:“能不能赢不好说,反正我们都知道你表哥,是个只会说大话的家伙了,之前说让三招,结果两招过后就出击了,后来又说,只要三招就能打赢,可现在都四招了,也没见他赢啊。”

灰衣青年道:“你个死胖子等着,等我表哥打完这场比试,再来收拾你!”

范奇玮道:“有本事就你自己来,此前要不是我和我师妹,先和嗜血狂犬打了一场,又岂会怕你们三个?”

眼看他们两个就要大吵起来,砸落在地上的宋延,陡然起身,手持长枪向上刺去。

枪尖上的寒芒,带着翻涌的气焰,冲天而起!

朝天一枪!

在空中抛飞到一定高度,又向下掉落的陆平安,感受到这股危险的气息,猛然惊醒。

没有任何犹豫,陆平安亦是调动出大量灵力,注入拂柳剑的同时,又疾速舞动,剑影交错之间,时而有风起,时而有雷鸣……繁复奥妙的剑意,最终尽数归于一剑。

剑六,如岁!

剑光如白虹,气势宏伟,仿佛贯穿了时间的限制,刚在剑刃上亮起,下一刻,就出现在宋延的枪法袭击之前,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势,穿透而过!

轰!

宋延那似乎要刺破苍穹的枪击,于刹那间崩碎溃散,在半空掀起一股狂风,如涟漪般荡漾开来。

噗的一声,宋延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向后倒去。

然而,陆平安的那道剑光,还在向下冲刺而来,如陨星坠落,势不可当!

一旁的灰衣青年,大惊失色,叫道:“快住手!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想杀死我表哥吗?”

陆平安没有理会,脸色冷漠决然,依旧在手持拂柳剑,控制着那道剑光,继续刺落。

而此时躺在地上的宋延,已经没办法动弹起身,更无法进行躲避,脸上布满了惊恐。

“我输了!”

陆平安眉头微皱,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宋延一怔,顿时就明白了陆平安故意这样说的意思,而眼看那致命的剑光,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咬了咬牙,叫道:“爷爷饶命!”

陆平安冷笑了一声,这才扭转剑势,让那道剑光落在一旁的森林之中。

接着,一道震耳欲聋的炸响声传来,地面都随之微微一震,好几棵大树瞬间消失,只留下一个深坑!

与此同时,还有余波风浪涌动了过来,而即便如此,这还是让灰衣青年等人,感受到了森然凌厉的剑气,心想,要是这一招真的落在宋延身上,那就真是死路一条了!

而在庆幸宋延还活着之余,更让灰衣青年三人无法接受的事实是,陆平安居然赢了,以六重打败了八重,并且还不是普通门宗势力的元武八重修士,而是稷下学院南院的首席学子!

他们都知道学院里天才如云,但万没想到,今天就遇到了一个比宋延还要天才的存在,这就难怪,为什么淳于飞琼这样的人,都会和他一起狩猎了!

片刻后,陆平安平稳落地,俯视着躺在地上的宋延,说道:“叫爷爷也没用,我是不会认你这种垃圾当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