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他吃醋后在床上很用力

2020年08月16日

众女看得好笑,柳梦璃却是在龙瀚身边对他轻声道:“龙大哥,你说那个青阳长老会不会弄错了,这里这般炎热,又怎会有至为阴寒之物呢?”

龙瀚摇头笑道:“梦璃,话也不能这么说嘛,正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此地如此炎热,说不定在这炎热之处便有一处极为阴寒的所在地不是不能,就像我的承天剑台,不也同样是一半寒冷,一半酷热吗?不管怎么说,先去找找总是没问题的。”

众人听龙瀚说起承天剑台,慕容紫英和云天河更是想到了琼华禁地里面,同样也是一处极冷,一处极热,都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处洞的入口并不大,但里面却别有洞天,越走越宽,看样子是在向着地底延伸,几乎已经将整座山脉都给贯穿了一般。

洞里的路径也是错综复杂,极为难走。

不仅如此,里面还有不少实力强大的妖兽,一些妖兽的实力其至还在琴姬之上。

若非有龙瀚在此,一行人想要通过这里,非得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不可。

对于这些妖兽,龙瀚也懒得杀它们了,反正杀了也没经验,便干脆用隐匿声息之法将众人都包裹住,悄无声息的向着里面而去。

那些妖兽纵然实力再强,能达到散仙的也是极少,能有地仙实力的根本没有,所以倒也不用担心会被发现,就算发现了也只是它们自己的悲剧。

“哥哥,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妖怪啊?要是让这些妖怪起攻上琼华派的话,那整个琼华派恐怕都会被毁灭了吧!”

璇玑眼见着周围那许许多多面相凶恶的妖怪,不由得小声的对龙瀚问道。

其他人也纷纷注意着这边,支棱着耳朵在认真听着。

要知道这里可是上古大神的修炼之所啊,有这么多的妖怪,要说不让人好奇自然是不可能的。

“你们啊,忘了吗?妖族可是炎帝创造的,在炎帝的府里面驯养了百兽,这千万年来,百兽吸收也脉灵气化身成妖兽也不是不可能的。”

说到此处,龙瀚突然一顿。

众人皆是为之一愣,只见前方不远处,一个绿衣女子趴在地上,旁边似乎有一只火焰狮子在蠢蠢欲动一般。

慕容紫英正义感颇强,却是大喝一声:“妖孽,休要伤人!”

说完,却是将手中的寒月剑挥动出去,一道凛然的剑气,眼看便要击中那只火焰狮子了。

便在此时,龙瀚却是一道剑指击出,后发先至,将那一道剑气给打散了。

“执剑长老?”

慕容紫英疑惑的看了一眼龙瀚,却见龙瀚指了指前方:“你们看。”

众人顺着目光看去,却见火焰狮子只是疑惑的向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在场诸人,它的实力算不得太强,但也只比慕容紫英差上一线。

这样的情况下都不能发现众人,足可见龙瀚的敛息之法是何等的高深玄奥了。

而众人现在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那火焰师子似有些焦急的在看着地上趴着的女子,想要上前,又不太敢的样子。

看那样子,却不像是想要伤害她,而是想要救她,只是碍于自己身上全是火焰,害怕误伤到女子一般。

“这……”

其他人见此情形,都是一愣。

慕容紫英更是面上有些尴尬,自己还以为是那妖孽想要害人,匆匆忙忙的动手,却不想这妖孽只不过是在守护着女子。

“好了,你退开吧,把她交给我们!”

其实,龙瀚之前并不确定这个火焰狮子是不是真的在守护着女子。

打断慕容紫英的攻击,不过是为了验证一下自己心中的猜测而已。

反正若是这火焰子企图伤人的话,他想要出手救人也来得及。

现在确定了心中的想法,他自然不用再在一边看戏了。

火焰狮子原本还有些焦急的在女子身边踱步,却是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自己身前不远处竟是在不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大堆人。

先是吓了一跳,随即却又是怒吼一声,向着众人扑了过来。

毕竟是妖怪,在无法沟通的情况下,第一个反应便是这群人是入侵者。

龙瀚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正要出手。

却见云天河肩膀上的小黄鸡,突然飞到了众人面前“唧卿”叫了两声。

那火焰狮子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吓得身体一缩,就像是一只小狗一般。

在小黄鸡面前,它的身体无疑是庞然大物,可却一点也不敢造次,蜷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着。

“唧唧!”

小黄鸡又叫了两声,那火焰狮才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少女,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随即向着一边退开了。

“哇,这小黄鸡好威风啊!不愧是鲲鹏呢!”

璇玑和韩菱纱两女都惊叹着。

而龙瀚却是已经上前了一步,将女子转过身来,抱着她的背将她半扶起来。

众人这才看清楚女子的样貌,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头乌黑的秀发,在两侧用碧玉珠子各扎成了一个发环。

虽然发型和韩菱纱有些相似,但她却只垂了两束乌黑的长发束,并非像韩菱纱那般精干的短发。

在刘海间,有一道绿色的圆形额饰,眉手纽长,双目紧闭,虽然皮肤不是很白,但也是一个极为貌美的少女。

柳梦璃向她打出了一道法术,女子这才缓缓的瞳开了眼睛。

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睛,轻声道:“我……在哪里?”

龙瀚开口道:“我们见你昏倒在地,差点就被妖物伤到了。”

“龙大哥,刚才明明是……”

韩菱纱一急,正要说刚才明明是妖物在守护着她。

却见龙瀚对她使了个眼色,这才噤声下来。

虽然不知道龙瀚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情,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肯定是有着他的打算的。

就连云天河也是想要开口,却被一边的慕容紫英捂住了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那少女惊出来:“啊?!这太危险了,肯定是你们救了我吧,谢谢。”

“不用谢!”

龙瀚笑道。

少女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在龙瀚的怀中的,却是面色微红,从他的怀中挣脱了出来。

一边的柳梦璃趁势拉了她一把,让她站了起来。一边又微笑着问道:

“你单独一个女子,为何要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