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_月影霜华无删全文

2020年08月28日

“真是怪胎自己师傅死了难道不难过么?哪怕他说的是真的可是他们怎么进来的?这个小子怎么会这么关心煦儿,还喊她阿姐?煦儿隐瞒了他太多东西了……唉罢了罢了!”无奈又有些无助,像他这般没有尊严的爱着一个人很少见吧呵呵。

随着穆玦的消散,一缕青烟穿透冥幽的结界,跨过结界时化作一颗圆润的红色珠子散发着虚弱的红光,可惜的是珠子上布满了裂痕。突然珠子周围空气发生挤压它以肉眼追踪不上的速度迅速像北飞去,留下一天长长的残痕,穿过层层叠加的云朵。

此时有人在云中等待,“我昨日观天象,今日会有一内丹途径此地,一旦它找回自己的主人,恐怕天下又是一场浩劫。”

“内丹?妖物?”亦安诧异道,要知道妖物离了内丹都会死亡,帝君所说之事实属罕见。

“本君并未算到这颗内丹的主人,也不知晓他到底是何妨人物,今日你我的任务就是要将它截住。”

“是,帝君。”

“来了~”一只毛笔出现在颀榮的手里,在虚空中画了一只网,网刚画好布在空中,玦猖的内丹随之而来,细密的网好像长了眼睛待内丹进入它的范围,极速收紧将内丹收罗其中。内丹失去了自由,开始疯狂的横冲直撞。颀榮在一旁将灵力注入网里,更加坚韧。久久的争斗内丹还是没用脱离这张网,突然内丹周身泛起了红色,仿佛炽热的火焰将缠绕在它身上的金网点燃,颀榮见状,一道金色闪电挥出去,内丹在有限的空间堪堪躲过去。闪电加速了金网的破裂出现了小小的裂口,内丹趁机飞速逃出去。

“束缚!”一条青龙虚影缠绕住内丹。

“大殿下小心!”颀榮赶过来,“咒符出收!”在空中画下一符咒出现一宝袋,宝袋口打开拥有极大的吸力,再加上青龙虚影的纠缠内丹挣脱,慢慢的向宝袋靠近。就在接近袋口时突然一条紫色的骨鞭腾空而出,打散了青龙虚影的缠绕并迅速将宝袋口缠绕住封紧。内丹迅速逃离速度提到了极致,颀榮收回宝袋紫色骨鞭有自己的灵性,在虚空中继续与颀榮,亦安决斗,拖延时间。

“这是紫翼真龙的龙筋带有毒性,它已经认了内丹主人为主开了灵智,不过大殿下是真龙,赶紧现出真身你可以压制它的行动。”

一声龙啸响彻云霄亦安化作一条青龙,骨鞭幻化出一条带有翅膀的紫色龙身与青龙在空中打斗,由于等级压制很快骨鞭败下阵来,最后安静的漂浮在空中逐渐失去了踪影。

“被它跑了,跟它的主人一样狡猾。”骨鞭拖制住了亦安,而颀榮紧追在内丹身后,他绝对不会让内丹得逞。

“天罗地网!”四周的空间挤压,内丹被包裹在中间行动受到限制。“重力压缩!”内丹最后一动也动不了,颀榮飘过去取出特制的鼎瓶将其收在里面,因为下了禁制内丹在里面很平静。

而北屿深渊玦猖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跌坐在地上,他赶紧盘膝而坐。身体里两个灵魂不断变换,最终玦猖的灵魂占了主位。睁开眼露出狰狞的模样,“颀榮!煦禾!梦良你们一个个好的很!”原本玦猖与穆玦互换了灵魂,当然穆玦是被强制性的,玦猖的本意是借助穆玦的身体去将凰羽救出来,没想到却遭了梦良与煦禾的暗算,是自己太天真了。没想到半路又被颀榮截住了内丹,可恶!虽然封印的力量在逐渐减弱他才有了机会招呼凰羽同穆玦,但是只限于他们入睡后的时候,并且一次比一次时间长,他们的魂体竟然还可以进入冥幽这是他没有想到的……可是中间竟出了如此差错,真真的可恶。现在他受到了反噬再加上内丹攻力被毁,还被囚禁,他的修为大不如从前,哪怕封印的力量大不如从前,他也没有能力闯出去。他可怜天下生灵可是又有谁来可怜他,是不是一开始他就错了……深渊的环境对于修炼来说极其恶劣,没有充足的大自然灵力吸收也没有日月精华,在很大程度上阻挡了玦猖的恢复。可是外面那些人低估了珈蓝湖泊的力量……丫头坚持住再等等我很快就能出去了。

天界,“帝君想要如何处置这颗内丹?”亦安大殿下问道。

“借用丹君的炼丹炉一用,用九味真火炼制十二周期,由雷公电母在旁协助,本君给护法将其炼化。”

“此事有几成把握?”天帝问道。

“八成!”

“八成?帝君可否推算到内丹的主人?”

“此内丹所有含有的功力尽毁,却只是留下了几道裂痕可见其主人修为之高,也正因内丹所有的痕迹都没有了才无法推算出它的来历,现在能做的只有将它销毁,否则后患无穷。”

“那便按照帝君的法子去做吧,其他人都退下吧,帝君同亦安留一下。”待众人走后,天帝坐在宝座上,不像刚才那般精神。亦安走上前去,“父皇?”

天帝拍了拍亦安的手,“孤时日无多,今日特留帝君有事想要帝君操办。想要帝君推算一个良辰吉日让亦安登位,千年前我伤了根基,虽服用了凤紫草可是依旧不能治愈,现如今我的身子差不多已经达到了极致,以后这天界就交给你了!”欣慰的看着亦安,转头又看向颀榮,“拜托帝君了。”

“好!”颀榮无悲无喜他不知经历了多少帝位的交替更换,这是循环轮回天道使然,“放心本君自会协助亦安。”

“孤自是相信帝君,”颀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殿内只剩下亦安。“亦安无需难过,这是天命不可违。”

亦安神情悲戚,“父皇!”

“好了,退下吧!”天帝虚弱的挥了挥手,亦安隐忍着神色恭敬的退了出去。谁都不会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而冥幽可以用颓废来形容,不久之前一副欣欣向荣的环境,现在截然不同两个极端。煦禾已经醒了不过灵智仿佛受损,变得有些痴傻。

“煦儿你看看我,我是你的夫君哈函,哈函,你可还记得?”

“不,不是,我喜欢玦猖,对我爱的人是玦猖,荒唐!你是谁?离我远一点!”煦禾现在完全如普通人一样不会使用功力,推开哈函,躲得远远的,躲到柱子后面,“你是坏人。玦猖你在哪?玦猖你快来救煦儿,我好怕!”委屈害怕的泪水绪满了眼眶。

仿佛有一根刺扎在了胸口,痛到无法呼吸。自从煦禾醒来后就变成了这般模样,难道真如那小子说的玦猖死在了她的面前,她无法承受这一切。“煦儿你还有我,还有我们将来的宝宝,你不是很想要一个孩子吗?我们生一个好不好?不要再去想玦猖了好不好?”

“你这个坏蛋滚开,我要我的玦猖,你好恶心,我不要跟你生孩子!”

“煦儿你清醒清醒,玦猖死了,他死了!”

“啊~啊~你胡说,不,我没有杀死他,不!”蹲在柱子下面抱着头颅痛苦的嘶喊,“不是我,我没有想要杀死他,”泪水浸湿了衣襟,“我只是想要将他留在冥幽永远陪着我,我只是化去了他一身的修为我没有要害他,不~”更加痛苦的嘶吼,“玦猖~”

看着快要疯魔的煦禾以及冥幽突变的天气,外面已经人心惶惶,再这样下去恐怕冥幽就要毁在了煦禾手里同时也会毁了她自己。无奈,哈函不得已出手又一次将她弄晕过去,就在这时手下的小将敲响了门,“进来!”哈函安顿好了煦禾,放下床幔。

小将走进来,“大人!”

“何事?”

“大人冥幽的人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再加上如今这般模样外面的人快要镇压不住了,人心惶惶……”后面的话他没继续说下去。

哈函自是知晓他后面的话,冥幽与女王共生,倘若因为女王一人的原因而让冥幽陷入困境有两种方法,一由女王的后代上位继承女王的力量,前任女王

脱离冥幽,但是大部分退位的女王都是在自己气数将近时交替,也不用离开冥幽而是直接自然的献祭,二倘若没有后代处死女王献祭幽泉,由幽泉之灵指引下一任女王的人选。而这个时候这种情况在继续下去恐怕所有的人都要造反了。

“一群吸血鬼!不过两日他们就受不了了,何谈同甘共苦,女王为他们牺牲了多少,他们竟然如此忘恩负义!”哈函极为生气。

小将不可思议的看着发怒的哈函,“大人?”女王之所以有价值能够获得民众的尊崇不就是因为她与冥幽的关系吗,倘若女王失去了价值难道不应该为了冥幽牺牲吗?大人的想法好可怕。

质疑的眼神让哈函心生厌恶,哈函闭上眼不愿看他,“退下!”

小将疑惑的走了,关好了殿门。哈函逼不得已想到了梦良,“来人,”刚才的小将又反了回来,“大人!”

“将囚禁的那个男人带过来。”没多一会儿,梦良被带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