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攻边走边顶弄_媳妇闫欣全文阅读

2020年08月28日

“这只鸟……”楚明心指着一人一凤远去的方向,气的直磨牙,转身望向楚铭,“这也太欺负凡人了吧!问都没问过我一句就把小九带走了?!”

楚铭摊了摊手,他是凡人,能拿一只神鸟怎么样?

楚明心无语了,应该说他也怂了!论武力,他们三个加在一起都未必是小凤凰的对手。不怂,能怎么办?反正这里有吃、有喝,至于练功的心法和典籍,储物袋里都有。那是楚家最好的功法,只要修为提升了,未必就不能替自家那些枉死的亲人报仇。

“你打算待在这里了?”楚铭明知故问。

“嗯!”楚明心点头,“这里灵气茵茵,是外面的几倍不止,还有那么多的灵果可以辅助我们练功。相信我们在这里修炼,一定会比在外面修炼要事半功倍。”

楚铭不置可否,举目远望间心情豁然开朗,“那就努力修炼!”兄弟俩将手握在了一起,彻底的达成了共识。

那边,楚希音被小凤凰带到了一处灵泉之之中,望着周围生长茂盛的各色兰花,楚希音唇角微微上扬,心中一阵感叹:“好美啊!”

“主人,你在这里泡一泡,泡时间长了,对你有说不尽的好处的!”小凤凰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能洗髓易筋,助你早日脱离凡胎!”

楚希音点头,随后对着小凤凰一阵比划,“可不可以,以后让六哥他们也来这里泡泡?”

“不可以!”小凤凰直接严词拒绝了,“这里是明月大祭司的私地,岂能让外男随意出入!”

楚希音讪讪的闭了嘴,一阵脸热,人家收留了他们,又给了她诸多方便,若是自己再强人所难当真是过分。思及此,她径直走下灵泉直到泉水没到了她的胸口。

木楼中,夏清宁醒来时已经过了几个时辰了。方不染察觉到他醒了,一个起身从他的身体中脱离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夏清宁脸白如纸,温润好听的声音响彻在这间卧房之中。

方不染抱臂望着他,说出的话一点儿不客气,“担心你死翘翘,你若死了,我也就离死不远了!”本体消亡,除非用了特殊功法或是有了奇遇,剩下的灵魂也好、分身也罢,都会跟着一起消亡。

夏清宁无奈一笑,盘膝坐在了床上打坐。“你以后还是带个面巾吧,否则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一听这话,方不染明显不耐烦起来,“怎么怕别人知道咱俩长一模一样?还是怕我冒用你的名字出去为非作歹?”话说的毫不留情!

“唉!”夏清宁叹了口气,不再搭理方不染。他知道多说无益,你说的多了,说不定这方不染会跟你反着来,他惹下的祸事最后还得自己担着,不合算!

小凤凰毕竟是神鸟,这一静下来就感觉到了有外人闯入阆苑仙境,丢下一句,“主人你先泡着,我一会儿来接你!”嗖的一声就飞远了。

“谁敢冒然闯入阆苑仙境?” 小凤凰在木楼上方锁定了二楼,稚嫩的声音通过音波进入了二楼。

夏清宁睁开了双眼,那边的方不染老神在在的靠在一旁看着他的热闹。

“道一回来了,小凤凰,你不记得本上神了吗?”滚滚音波传到了小凤凰的耳朵中,小凤凰惊的“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随后慌慌张张的煽动翅膀往二楼飞去。“哪个不要脸的敢冒充上神,我逮到你非吃了你不可!”

一听这话,方不染那叫一个乐不可支,直开口就损起了夏清宁:“人家不信你复活了!”

夏清宁不以为意,他人已经坐在这里了,信不信有什么打紧?

开始还气势汹汹的小凤凰,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闻到熟悉的气息后委屈的啪嗒啪嗒掉起了眼泪,“上神……”小凤凰一头扎进了夏清宁的怀里,又是哭又是笑的。

夏清宁伸手抚摸着它的头,再次见到这只小东西,心中有说不出的开心,唇角微微上扬着,眼中俱是伤感和重逢的喜悦。

“你怎么才复活,主人为了救你回来,耗损了大半修为……你知不知道?”

方不染是真没见过这么爱哭的凤凰神鸟,白眼儿一番,一阵吐槽,“这种爱哭的傻鸟也就你们俩能当它是神鸟!”

“你才傻鸟,你全家都是傻鸟!”小凤凰泪湿眼角,委屈的跟方不染吵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方不染笑得直拍大腿,“夏清宁,听到没有,他在骂咱俩傻鸟呢!”

这人的话在不知道内情的小凤凰看来,纯属在挑拨离间,一生气扑棱着翅膀就过去了,拍动着翅膀打向那方不染。在小凤凰看来这人忒坏了,长的人模狗样一表人才,穿的也那么好,怎么就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呢?

等等……

打了一阵,小凤凰发现这个人除了发型跟夏清宁不一样,长的居然跟夏清宁一模一样!小凤凰的脑子一时间不够用了,呆立当场,如同一根木头。

“哈哈哈……你才发现呀!”方不染乐的形象全无,捂着肚子就坐到了夏清宁身边。

夏清宁彻底无语了,自己的另一半灵魂怎么是这副德性?

“啊……”反应过来后的小凤凰一阵尖叫,那是既惊恐又惊吓,刺的方不染直捂耳朵。

等它叫够了,夏清宁才开口,“这是我的另一半灵魂,人界太小,承载不下我的真身。”要知道,神哭天地同悲,神怒浮尸万里,他是神!即便他将自己的真身变成凡人的大小,他的一举一动还是会引的人界灾祸不断。所以,他除了削弱自己的神力,让自己近似凡人,他别无他法。

“所以您是裂魂下界的?”小凤凰问完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垂下头去,半晌没开口,鼻子却是酸酸的,恨不能再大哭一场。

它想起曾经的曾经,它还是一只蛋的时候,就受到道一上神和明月大祭司的照顾,他们总是会轮番用三味真火孵化凤凰蛋的外壳。

“师兄,你说它生下来是金色的,还是火一般的颜色?”明月大祭司温柔的问道一上神。

那时的明月大祭司满脸都是幸福快乐的笑容,眼中盛满了星辰、大海。夏清宁想起那时的明月大祭司又是开心,又是后悔、又是心痛……可一切都回不去了,他再追悔莫及,这一切已成定局了。

道一上神继续往凤凰蛋蛋壳外灌注三味真火,“这哪里说的准,反正已经用三味真火孵化它七七四十九天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说话间这凤凰蛋突然裂开了,他们同时一惊,随即欢喜起来。两双眼睛同时望向那裂开的地方,“咔嚓、咔嚓!”当一块儿蛋壳脱落后,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露了出来,一双凤目滴溜溜的望向他们,不但不怕生,还用力的挣脱了蛋壳,露出了被彩色绒毛包裹的身体。

“你们是谁?是我爹爹和酿亲吗?”小家伙儿一句话逗的道一上神一阵哈哈大笑,羞的明月大祭司满脸通红。

道一上神以拳遮挡着半张脸,咳嗽了两声,化解尴尬,开始教育起了这刚出生不久就胡说八道的小凤凰:“小家伙儿,我是道一上神,这位是神族的大祭司,也是你的主人!”

明月大祭司见道一上神没有否认小家伙儿强加给他们的身份,羞涩的笑着,心中微甜。

那时的天是蓝的,水是清澈见底的,神界中的各位天神闲暇时串串门、喝喝酒,过的平凡而快乐。

小凤凰总是站在道一上神的肩膀上追着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上神上神,我主人今天做了百花酿,当真是香飘十里,你说我主人怎么能这么能干呢?又会占卜、又会祈福、还会信手栽花种草!”

“哈哈哈!”道一上神总是被它逗的哈哈大笑,然后就会送小凤凰回家,顺便尝尝百花酿。

再后来,居住在地心深处的炎族作乱,他们所到之处处处大火,燃尽了世上无数的草木一族,也让人界死伤无数;冥界狼嚎鬼叫不得安生;仙界前去救援结果死伤无数。

他还记得,当时明月占卜过后,脸色都白了,她几乎是蛮不讲理的拦在了他和神族士兵之前,“师兄,不能去!这次太过凶险,那位掌握着炎族业火的王实力太过恐怖了。”

可男人热血沸腾时,又怎么是女人能拦住的,道一上神只是笑着推开了她,“别闹师妹,相信我们,我们一定能消灭炎族平安归来的!”

“师兄……你信我一次,就信我一次好不好?”明月大祭司几乎是哀求的拽住了道一上神的披风,可她等来的是毫不犹豫的一剑,那剑划破了白色的披风,明月大祭司险些一个踉跄摔倒,道一上神却头也不回的踏上了云层,封住了自己的一魂一魄下界去了。

“师兄……”明月大祭司落下一行泪来,她依旧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占卜结果,可事实证明她是对的。

由于对方实力太强,且掌握着业火,六界生灵第一次联手作战,作为神族,道一上神带领着神族杀下界去,一举荡平了炎族。可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惨烈的,这一战中,道一上神陨落,神将死伤惨重。神这一种族,本身就寥寥无几,经此一役,神界就只剩下了区区十人。从此以后,明月大祭司就成为了神界法力最高的明月大神,她替道一上神担负起了神界和六界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