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璧水全&列车日孕妇

2020年07月15日

景辰说的一点没有错。

整整一宿,叶翕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眠,满脑子全是叶旭旭临走时那般委屈至极的模样。

越想叶翕音就越心疼叶旭旭,恨不得翻墙到旁边的院子里去找她。只可惜翻墙这种事是叶翕音天生的短板,她连爬上车子都费劲,更别说半夜爬墙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直折腾到邻近四更末,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小会儿,只是天刚微明,巷子里传来第一声鸡叫的时候,叶翕音起床了。

她刚起床,红竺就上楼来了

因头天晚上叶翕音折腾到很晚才睡下,红竺也是一宿不放心,她猜以叶翕音的性子,定是要早起去看叶旭旭的,便也早早地上楼来了。

将拧好的热帕子递过去,红竺望着行色着急的叶翕音,忍不住道:“姑娘,我有样东西想给你看看。”

叶翕音此刻满脑子都是叶旭旭,并没留意红竺说话时的神态语调,将毛巾还给她,急切道:“我此刻先过去看看旭姐姐,回头再看你的东西。”

叶翕音说完,不等红竺开口,转身就进里屋换衣裳去了。

红竺赶紧跟了进去,见叶翕音正往身上穿那件菱花缎的夹袄,便由旁边的一个底柜里取出件裙子,捧到了叶翕音的面前。

叶翕音扫了眼红竺手里的裙子,笑道:“这条是夏天的裙子,你这丫头,怕也是被我弄得急糊涂了。”

红竺却不说话,将手里的裙子轻轻抖开,对叶翕音道:“这条裙子是昨日堂姑娘还回来的,姑娘且看看,这条裙子可有何不妥?”

叶翕音听出红竺这话不对,便接过裙子,将裙子前后仔细看了一遍,最后在裙子的后侧,发现有几片暗沉的褐色斑迹,似是洗不掉的陈旧脏痕。

“这是……”

望着那极快小脏痕,叶翕音微微蹙眉,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红竺。

红竺此刻脸色微微有点泛红,看了叶翕音一眼,然后伸手将她手里的裙子拿回来。

低头看着那几片没洗掉的脏痕,红竺低声道:“姑娘瞧出来了吧?这是女儿家的葵水。”

叶翕音自然看出了那几片脏痕是什么东西,这令她也有些意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红竺将那条裙子收起来,看向坐在床边默不作声的叶翕音,忍不住道:“我跟堂姑娘不熟,所以并不了堂姑娘的为人,也不晓得堂姑娘往日与姑娘是怎样。只是昨日我收拾衣裳的时候,看见裙子上的这个东西,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

“女儿家相互借衣裳裙子穿,本是寻常小事,可但凡不小心把这种东西弄到借来的裙子上,宁可不还,也不能再把脏衣裳还回去了。

且不说人家瞧着恶心,这东西本就是触霉运的不祥之物,是大忌!”

“更何况,姑娘如今的身份,每一季景辰少爷给姑娘裁的衣裳,好多新的都没上过身,就算姑娘日日换新也穿不过来,又不差这一件。再者,堂姑娘家里也过得去,也不是穷得赔不起一条裙子。”

红竺正说话,听见外厢有脚步声进来,跟着便听红于唤道:“姑娘收拾好了吗?逍遥楼的姚老板差人送药膳汤品来了,特地嘱咐姑娘要趁热喝呢!”

叶翕音赶紧站起身,对红竺低声嘱咐:“这事儿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尤其是红于。红于是爆碳性子,她要是知道了肯定要闹腾起来。我娘听见也要生气,娘身子一直不好。”

红竺点头:“姑娘安心,我心里有数。”

叶翕音一向对红竺都比较放心,便没再多说,转身出去了。

在桌边坐下,红于将已经盛好的汤放在叶翕音身前,笑道:“昨儿晚上发了那么大的脾气,今日大早就让姚老板送养身汤品过来,可见景辰少爷得有多疼姑娘啊!”

一听红于提到景辰,叶翕音俏脸立刻就带出几分不悦。

看着面前精心熬制的汤品,叶翕音忍不住道:“这都是因为他良心不安才这么做的。昨晚去跟娘告状,成功撵走了旭姐姐,他昨一宿指不定多得意呢!”

叶翕音端起汤喝了一口,爽滑鲜香的滋味中还带着清清淡淡的药香,的确是难得上乘滋补药膳。

哼!打人一巴掌,再赏颗蜜枣。

景辰这种驭人的伎俩,换了别人大概觉得他其实挺不错,可想让她感激涕零?做梦!

尽管品尝着美味鲜香的滋补汤盆,可叶翕音昨夜闷在心里的恼意却仍未消散,丝毫不领景辰的情。

喝完了汤,叶翕音起身穿好衣裳,对红于道:“你做事麻利,就帮我把前日没来得及绣边的那块手帕绣完吧,我等着用呢。”

说完,转身对正收拾碗筷的红竺道:“你随我去娘那边。”

红竺微微有些惊讶,收拾碗筷的手一顿,碗筷跟着就被红于接了过去:“你快随姑娘去吧,既然我留下,这些事我来做。”

红竺赶紧净了手,随着叶翕音下楼去了。

往日去看叶母,大多数是红于陪着叶翕音同去,红竺留下来照看屋子,没想到今日叶翕音会特地让她跟着一起过去。

红竺一时不明白叶翕音心里的想法,只得默默地跟在其身后,出了景府,向隔壁叶母的院子走去。

进了院门,几个媳妇正在院子里边做事边闲聊,看见叶翕音进来,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过来行礼。

叶翕音轻轻摆了摆手,走至李妈妈身前问:“昨晚上旭姐姐过来,住的是哪个房间?”

李妈妈赶紧往西边厢房一指,说道:“就是那间客房。”

说完,李妈妈转而对叶翕音笑道:“姑娘放心,夫人想的很周全,给堂姑娘使的东西预备的十分妥当,没有怠慢堂姑娘。”

叶翕音轻轻点了下头,转身就要向那个房间走,却听李妈妈又道:“姑娘这是要去看堂姑娘么?堂姑娘已经回去了。”

“回去了?”叶翕音转回身,惊讶地望着李妈妈。

李妈妈点头:“嗯,人一大早就走了,还有……”

李妈妈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听背后有轻缓的开门声,紧接着传来叶母温和的声音:“是阿音过来了,清晨寒气重,有什么话进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