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跪下屁股撅好&与65岁的阿姨做受

2020年05月06日

两人丝毫没有交谈,死士头目就直接返回那处偏僻的院子。

其他刺客看到他们头目回来,便纷纷上前,其中有人询问道:

“大哥,事情说清楚了么?”

死士头目道:

“先等等,这件事情有些麻烦,等管事来了再说吧!”

“真是麻烦,这帮人也太乱来了,对方有这么厉害的弓箭手,居然不说一声。”

死士头目道:

“我估计也不是他们不说,是他们也不知道………………………………………………………………………………”

楚庄王经平定内乱与灭庸后,统治已趋稳定,遂萌北上图霸之志。其时,中原国家仍以晋实力最强,它西抑秦东制齐,秦、齐虽渐上升或恢复,仍非晋之强劲对手。但晋当时国君晋灵公,却十分残暴无道,对内残害臣民,对外受赂无信,故国内统治既不稳定,国外威信也日益下降,这就为楚庄王北上提供了有利时机。

楚庄王亲政的当务之急就是攻伐反叛的庸国。楚庄王三年(前611年),楚庄王撇开令尹斗般,乘坐战车到抗击庸国的前线,与前方部队会师,亲自指挥,将楚军分为两队:子越从石溪出兵子贝从仞地出兵,并联络秦国、巴国及蛮族部落合攻敌人。楚王督战,将士们猛攻庸国。不久,庸国不支,宣告灭亡,楚庄王取得了亲政以来的第一场胜仗。楚庄王平乱、灭庸后,统治趋于稳定,产生北上图霸之志。

楚庄王经平定内乱与灭庸后,统治已趋稳定,遂萌北上图霸之志。中原诸侯

楚庄王

楚庄王

仍以晋实力最强,它西抑秦、东制齐,秦、齐虽强却仍非晋之对手。时晋灵公也已亲政,然大权却依旧把持于赵盾(赵宣子)手中。灵公渐长,对内残害臣民,对外受赂无信,故国内统治既不稳定,国外威信也日益下降,更与权臣赵盾矛盾异常突出,势同水火。这就为楚庄王北上提供了有利时机。

楚庄王四年(前610年),晋会卫、陈等诸侯于扈,以郑有二心于楚,拒绝郑穆公与会,经郑子家书告赵盾,申辩郑居大国之间不得不从强令的苦衷,晋才允于请和。从中亦可知楚已复强,郑不得不考虑与楚改变关系。

楚庄王六年(前608年),郑即以晋无信,伐齐、伐宋,皆因受齐、宋赂,半途而废,于是叛晋而“受盟于楚“。附晋之郑,主动与楚结盟。随着楚国的稳定与实力的增强,一些中原国家,开始看风使舵,认真选择自己的出路了。恰在这时,陈共公卒,楚庄王不派人前往吊唁,陈灵公一气之下,与晋结盟。楚庄王见时机已到,立即亲率大军攻陈,接着又攻宋。晋赵盾率军会宋、陈、卫、曹诸**队于棐林,攻郑以救陈、宋。同年冬,晋为摆脱被动局面,从赵穿计,攻打秦之盟国崇,想迫使秦来救,然后便于向秦求成,不料秦国并不理会。晋又攻郑,以报北林之战。

楚庄王七年(前607年)春,郑受楚命攻宋,以打击晋国。郑、宋战于大棘,宋军大败,郑囚华元,获乐吕,及甲车四百六十乘。华元逃归,为宋筑城。秦为报复晋侵崇之役,出兵攻晋,围焦。秦、晋关系一度紧张。同年夏,晋赵盾解焦围,接着联合卫、陈攻郑,以报大棘之战。楚庄王立即命子越椒领兵救郑,赵盾以斗椒属若敖氏“殆将毙矣,姑益其疾“为由,悄然退去。郑攻宋、秦攻晋,以及赵盾不敢与斗椒正面交锋,虽有晋灵公不君之故,也侧面说明其时楚国实力日益上升,连一生不服软的赵盾都不敢接战。正当晋国外争不利时,国内又因晋灵公暴虐,这年为赵穿所杀,赵盾等立公子黑臀为晋侯,是为晋成公。晋成公初立,即于楚庄王八年(前606年),就率军攻打郑国,抵达郔(今河南郑州北),郑被迫与晋和,订立了盟约。

邲战称霸

主词条:问鼎中原、邲之战

楚庄王八年(前606年)春,楚庄王亲领大军北上,以“勤王“名义攻打陆浑之戎(散居黄河南、熊耳山北之阴地,又称阴地戎,后被晋国灭),至于洛水,直抵周天子都城洛邑附近,在周王室边境陈兵示威,“观兵于周疆“。周定王惶恐不安,派周大夫王孙满慰劳楚庄王。楚庄王在接见王孙满时,问九鼎之大小、轻重。九鼎相传为夏禹所铸,象征九州,夏、商、周奉为传国之宝,是天子权力的标志。楚庄王问九鼎,意在“示欲逼周取天下“,由自己取而代之。王孙满见楚国国势炽盛,只得委婉地答道:“在德不在鼎。……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楚庄王一方面以“楚国折钓之喙,足以为九鼎“表示蔑视另一方面也意识到取代周王室条件还不成熟,便退兵了。楚庄王九年(前605年),楚庄王以若敖氏为相。他们怕朝野大臣向楚庄王进谗言,害怕自己被诛连,反而攻打庄王,楚庄王一举击击灭若敖氏全族。楚庄王十三年(前601年),楚庄王大军灭舒国。

楚庄王十五年(前599年),晋楚爆发颖北之战,楚庄王伐

邲之战形势

邲之战形势

郑,晋国士会率领晋军救郑,击败了楚庄王率领的楚军。楚庄王十六年(前598年),楚庄王以陈国大臣夏徵舒为乱为名伐陈,诛杀夏徵舒。破陈之后,以陈国故地设置县。群臣都向楚庄王道贺,申叔时出使齐国归来,唯独他不道贺。楚庄王问他,他回答:王上因为陈国内乱而率诸侯讨伐,本来是义举如今却占据其地,以后何以称霸天下。于是楚庄王恢复陈国朝廷。

楚庄王十七年(前597年)开春,经过一个冬季的休整,楚庄王趁势而起,以令尹孙叔敖将中军,子重将左军,子反将右军。楚庄王亲统楚国三军精锐部队悉数北伐郑国。这是楚国这些年来所发动的规模最大、气势最宏伟、攻势最猛的一次进军。面对如此大好时机,楚庄王志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