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多攻h文&前后撑满啊揉捏哭喊

2020年08月06日

听到这里,就差不多了。

林川收回思绪,悄悄地往外面溜去,现在还没有出边境,所以不能被发现了。

这些冒险者的等级都不太高,所以感知不太强,守夜也必须依靠眼睛来看,否则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

林川还发现,他们防守的漏洞很多,这也是他能够顺利的通过的原因。

不过营地做的还是很有水平,所以这个冒险团其实还是有能人的,所以,他只需要留下一些不是很明显的痕迹,就能让人发现。

嘴角悄悄地翘起一个弧度,林川就从边境线上离开。

到了这里,就要小心了,因为时刻都可能会有魔兽群落经过,如果碰到了魔兽群落,那他除了躲到半位面里,没有其他的办法。

一路前进,不停的,也留下一点痕迹,不是很明显,但仔细查看,也能看到的。

然后,林川回头,对着后面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接着,林川奔出去十几里的范围,期间又碰到了好集群疾风狼群。

林川小心的避过了疾风狼群,这就是众星平原,这里有着很多的风系的魔兽。

疾风狼和疾风马就是最普遍的,这也是那些冒险团最喜欢来这里的原因。

因为无论是疾风狼,还是疾风马,如果能捕获一头,都是赚到了,至少是几百个金币起的。

可惜的是,这两种魔兽,都是青铜起步,师阶段都不止的魔兽群落,试问这样的群落,谁敢随便招惹?

不过是来碰运气,看看有没有落单的,或者是那种刚分离出来的小部落,只有一两头比较厉害的,将高阶的引走,看看是否能捕获那些低阶的成员。

潜入到平原几十里后,林川开始布置一些陷阱,这些都是他购买的一些材料,陷阱的方法,是他重生前学习的,都是一些魔法陷阱,而且这一次布置下来,还非常的隐蔽,至少别人不太容易发现。

到时候?要给他们一个好看的。

林川从来不是什么有仇不报的人,那种以德报怨的人,其实都是一群傻子,别人都陷害你了,你不直接报复回去,还以德报怨,不是脑子有病么?

所以,孔子都说了,以直报怨。

现代的人,都喜欢曲解空子的意思。

孔子的原话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当以直报怨。

现代人将后面的话都给去掉,只留下第一句,所以才留下了这个道理。

这就和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其实也不是在光说女子,但现代人就是这样自我欺骗,也欺骗别人。

做完这些,林川闪身就进入半位面了,在这个平原里,还是挺危险的,不经意间,就会有疾风狼群过来。

希望,明天这些陷阱不会被疾风狼群给破坏掉吧。

应该不会吧?魔兽的警觉性,都是非常强的,比人类和精灵都要强大,所以,应该不会破坏掉吧?

林川进了半位面,因为之前已经下过线了,处理了事情了,这会,他就先冥想一会,恢复一下精神力,然后又拿出了艾德文圣徒的手札看了起来。

还别说,这本手札虽然看起来不大,也不是很厚,但内容确实非常的多的。

林川已经看了好几天,这种传记一样的内容,都已经看了一小部分,却还是没有看完。

而且,林川时常能在里面看到一些比较不错的技巧,对他很有启发。

还有一些艾欧大陆的秘闻,从别的地方根本没有办法看到的,但他都从这本手札中看到了。

欺骗谁,也不会欺骗自己,所以可信度十分的高。

艾德文圣徒的示好,林川还是记在心里的。

一大早,林川下线处理好现实中的事情,恢复了一下灵魂的损伤,然后上线,从半位面出来。

“有着半位面,就是好啊,居家旅行,都便利的多了。”

林川说着,就对着东方盘膝坐下,然后张口一吞,就将几口东来紫气吞下肚,几个循环,就将东来紫气炼化,感觉自己的修为又精深了一些,林川顿时就笑了起来。

这样每天都能进步一点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接着,林川就在草原里隐蔽起来,一边观想内景之门,一边观察,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到最低,不要被魔兽发现了。

他还拿出一些药粉出来,撒在自己身上,这能掩盖自己身上的气息,加上木灵本来就和植物亲和,这样一来,就不会有魔兽发现他了。

安全,还是第一位的。

接着,就等着鱼儿上钩了。

其实,林川从半位面出来,就发现了,自己做的那些陷阱,破坏掉几个,不过他也没有在意,他布置的陷阱很多。

此时,边境线上的营帐那边,劳尔牧师已经起来了,牧师是不能睡懒觉的,因为早上的祷告时间很早。

等他祷告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声音。

“什么事情?”

劳尔牧师皱了皱眉头,什么事情,居然这么吵闹?不知道这边还刚祷告完?连早饭都没有吃呢。

打开帐篷,劳尔牧师走出来,外面,弓箭手都低头喊道:“劳尔牧师。”

这是劳尔牧师自己要求的,他就是喜欢这种排场,喜欢别人尊敬他。

劳尔皱了皱眉,看着旁边什么表示都没有的那些冒险者,有些不开心。

冒险者就是如此粗鄙不堪,连行礼都不会吗?

弓箭手领队看到这里,就知道劳尔牧师是什么意思,心里虽然不屑,但他已经是劳尔牧师的追随者了,没有办法,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牧师大人,他们来报告,发现了林杨的踪迹。”

“哦?快说。”

事关前途,劳尔牧师也没有计较他们的无礼了,赶紧问道。

那人是一个战士,就是他发现的踪迹,这是冒险者的必备技能了。

“我在我们的营区附近发现了一些隐晦的痕迹,昨天晚上趁着夜晚溜出去的”

如果不是见不得人,为何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呢?战士就是这么想的。

劳尔牧师脸色阴沉:“所以,你们没有发现具体的踪迹,也不能证明那就是我要找的人,而且,他还已经过去了,而且是在你的营区附近过去的?”

真是一群废物!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