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胸挺起来让我&被姐夫日的死去活来

2020年08月03日

没多久,陆景渝来了学校。

刷了卡,等着老师带他宝贝儿子出来。

大约五分钟,程擎宇出来了。

一看到爹地,背着书包的小家伙马上放开老师的手,挥着小短腿跑去了爹地的怀里。

“Miss李,拜拜!”

“拜拜!”

老师走了,陆景渝也抱着儿子朝他的座驾走去。

突然,陆景渝发现了陆金鹏,他拿着玩具,赫然地站在他的车旁边。

瞬间,陆景渝的俊脸犹如履上一层千年寒霜。

因为儿子在,他的不悦情绪隐藏了起来。

“景渝!”陆金鹏叫了儿子的名字,他的视线却是一直盯着孙子。

这个孩子,是挺像景渝小时候,很可爱!

……

陆景渝没有吭声,他凝望陆金鹏的眼神蛮冷淡的。

程擎宇的脸没有红疹和红疙瘩了,不过,那些抓痕还在,结了疤了。

眼前这个人望着他,他也是望着他。

好像,他认识他哦,可他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爹地,他是谁呀?他来找你吗?”

“他是爷爷,他来找我们。”

“啊?爷爷?我不是已经有爷爷了吗?”

陆景渝已经跟儿子解释过了,很显然,小家伙对陆金鹏真没印象。

“爹地跟你说过的,你有两个爷爷。”

“我忘了,可我还是比较喜欢奶奶家的那个爷爷。”

关系太复杂了,陆景渝很难解释得清楚让儿子明白。

他们会跟陆金鹏这么生疏,这也是陆金鹏造的孽,他不帮他买单。

所以,陆景渝没跟儿子多说什么。

……

走近了陆金鹏,陆景渝冷冷地问:“你来做什么?这种地方,哪像是你会来的?”

“上次,我听你妈说了,我来看看孩子,我给孩子买了点东西。”

说着,陆金鹏微笑着,把礼物递了出去。

这是给孩子的心意,他这代的恩怨没必要扯到下一代去,毕竟孩子也没有错,他该享受应有的亲情的。

见儿子迟迟没接玩具,陆景渝出声了:“这是爷爷送你的礼物,你要说谢谢!”

爹地允许他接玩具了,程擎宇才接过,奶声奶气说:“谢谢爷爷!我有两个爷爷呢!奶奶家那个爷爷,让我骑马马,我们还玩了捉迷藏。他丢圈圈可厉害了,赢了很多奖品,他也很会打气球,全部打破了,也赢了奖品。”

听着孩子充满稚气的声音,陆金鹏有点无地自容,也有点愧疚。

如果不是自己混蛋,现在,他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

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他们对你好,我就放心了。”

“我和爹地现在要去爷爷奶奶家了,他们给我准备了很多好吃的东西。”

孩子跟向菡和周永锋亲近,陆金鹏也有些尴尬。

他的亲孙子亲别人,他心里也有些难受。

还是个孩子,他不怪他。

“有时间,爷爷带你去玩,好吗?”

“我爹地去吗?”

“一起去。”

“好吧,我爹地去,我也去!”

陆景渝插嘴了,“还有事吗?如果没事,我要走了。”

“有空带孩子出来吃饭。”

“看情况吧。宝贝,跟爷爷说拜拜。”

“爷爷,拜拜!”

程擎宇挥了挥手,爹地抱他上车了。

他觉得这个爷爷不开心呢!

因为不熟,程擎宇就没放在心上了。

他想快点去到爷爷奶奶家,他要喂锦鲤。

……

儿子的车开走了,儿子的冷淡,陆金鹏也明显地感觉到。

儿子还是让孙子叫他一声爷爷,陆金鹏心里总算有了安慰。

是他错得太离谱了,他不敢奢求儿子原谅他。

有今天的局面,也是他活该!

有孙子的那一声爷爷,他也满足了。

儿子的车开远了,消失不见了,陆金鹏这才往自己的座驾走去。

如果可以,他想抱抱孙子。

这个愿望,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但愿不会成为他心里的遗憾。

对儿子的亏欠,他会加倍对孙子好的!

……

翌日早上,陆景渝接到赵磊的电话。

“陆总,是这样的,从京都过来一个律师,找到我事务所,他想见见你。他是程晋东的律师,事实上,他想见的人是程萧。”

陆景渝思索了一下下,回:“你带他过来吧,我有空。程萧的联系电话,你不要随便告诉别人,她是公众人物,注意保护好她的隐私。”

“知道!我现在带他过去见你。”

“嗯!”

……

二十分钟后,赵磊带着曹毅进了陆景渝的办公室。

很快,秘书端上了两杯咖啡,随后退了出去。

陆景渝和他们坐在沙发上聊着,他犀利的眸光紧盯着从京都来的律师。

“陆总,您好!这是我的名片。”礼貌性的,自我介绍之后,曹毅递给了陆景渝一张名片。

随后,他也开门见山说了,不浪费一分钟的时间。

礼貌性接过曹律师的名片,陆景渝看了一眼,才把名片放进兜里。

然后,仔细聆听曹律师讲话。

“三年前,程老先生还没中风以前,找上我,让我帮他处置他的遗产分配问题,还特别交待我一件事情,找到程萧小姐,完成他的心愿。陆总,能不能帮我引见一下程萧小姐?我有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

“……”陆景渝没有急于表态,如鹰般犀利的眼眸还是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曹律师。

曹律师虽然有点急,但也很坦然,“一个月前,我就应该来找她了,我看了新闻,知道她回来了。可是,我当时在美国,我陪我太太治病。也是回国了,我第一时间过来找你们。”

“程萧在拍戏,这个时候不方便打扰她,她要到下个月才有休息的时间。曹律师,能方便透露一下程晋东交待你办什么事吗?”

“抱歉,我只能在程萧小姐面前说。程晋东已经卖了祥立的股份,你应该听说过,程萧小姐是最大的受益人。据我在程晋东私人医生那里了解到,他的情况不太好。如果方便,陆总不妨劝她回去看看程老先生。”

“你的话,我会带给程萧的。如果她愿意,我也可以陪她去京都找你。”

“我手上真的有很重要的东西要交给程萧小姐,最好是你们来一趟京都。”

“我不能左右程萧的意愿,当年的事,伤她太深了,请见谅!”&#x767E&#x9540&#x4E00&#x4E0B&#x201C空降萌宝:总裁老公住隔壁&#x722A机&#x4E66&#x5C4B&#x201D&#x6700&#x65B0&#x7AE0&#x8282&#x7B2C&#x4E00&#x65F6&#x95F4&#x514D&#x8D39&#x9605&#x8BFB&#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