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床笫之欢的文章&她越是哭泣求饶他越凶狠

2020年05月23日

“那琼儿呢?可是你徒弟,你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不管不顾,怎么可能?”叶昂吹胡子瞪眼,又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将混沌至宝混沌珠连同一些先天灵宝交给她,让她小心谨慎,度过这次大劫,结果你猜她怎么说来着。”

“怎么说的?”女娲问道。

“她居然说,外物乃是修行所累,若是我能给她一本先天灵宝的宝剑,她定能完美驾驭,但我若是给她一件混沌至宝,怕是要让她心生依赖,心里有所羁绊,不利于修行前行!”叶昂气急,“这丫头翅膀已经硬了,真以为我不知道她那点小小的心思,不就是想磨砺本心吗,以这次大劫,磨练出她所推演的心剑吗?”

叶昂愤愤然,冷笑不止:“关键是那玩意儿,近乎于有无之间,虚实难分,岂是那么容易就能磨砺而出,我来还差不多!”

“所以你才找了冥河去为她护道?”女娲这才了然的点点头。

“我是担心,她为了磨砺心剑,而去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她那脾气,我算是明白了,根本不是外柔内刚,而是一刚到底,这他么到底是跟谁学的?”看得出,被一向尊师重道的徒弟顶了,让叶昂非常不爽。

“我是真的担心,万一她哪一天想不开,要去作死,有冥河这个家伙存在,总归能多一份生机。”他叹了口气,有些头痛的说道:“这徒弟太优秀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尤其是翅膀硬了的时候,真让人头疼。”

女娲觉得自己想打人,叶昂这是在炫耀呢,但是想了想,又觉得叶昂这确实是个麻烦事,但是片刻之后,她又觉得不对劲。

“你没有传她保命之法吗?按道理来说,你那些稀奇古怪的保命之法,保她一命,应该不成问题吧?”

额,叶昂顿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终究说道:“和其他人不同,琼儿所修所行,大道太过宽广,如果让她再活一次,以她如今远不如你当初的境界,很难将所有的大道,都保存下来,如此一来,她便不得不放弃自己的部分道果。”

“而她如今的野心,是想磨砺出一柄介于虚实之间,有无之际的心剑,作为自己所有大道的脊骨,以自己的认知体系为大脑中枢,统合自己的所有大道,凝结无上道果,只要成就,那么未来的混元,必定有她一席之地。”

女娲闻言,想了想,又摇摇头:“琼儿所修大道太过广博,想要统合起来,实在太难,也怪不得她想要铤而走险,磨砺这般虚无缥缈的心剑。”

“但是她所构想的心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觉得可能吗?”

所谓心剑,乃是瑶琼设想的一种辅助修行之物,但到底能不能称它为物,叶昂都觉得有待商榷。

因为它太过匪夷所思。

在瑶琼的设想中,她将以意志,道心,认知,以及关于自我的道标,融为一体,在最为本源的终极认知中,构建出一个单向的虚拟矢量,一往无前,直指大道和求知。

瑶琼将它称作为心剑,一来是因为其可以辅助自我,确定终极道标,作为定向指向,不会让自己在中途迷失,真正做到一往无前,在求道的路上绝不退缩!

二来,这也的确是一柄无比锋利的宝剑,乃是一柄认知层次上的利刃,一旦成就,完全可以从认知层面,直接抹杀对手!

这纯粹是理论层面上的东西,连叶昂,都不得不为之赞叹,觉得瑶琼推衍出了一片新的天地。

但是那又如何,正如他所说,想要实现,实在是太难了,因为他需要真正的磨砺出最为纯粹的意志,纯粹的道心,必须在绝境之中,找到自我的本质,挖掘出我自为我的真正核心,并且要将它虚无的概念,自认知层面,化为实际存在,将一个概念层面上的东西,具现为实实在在的物质!其中的不可思议之处,想想就令人惊叹。

如果说,瑶琼处在混元境界,那么她想要实现这个想法,完全不可能,因为混元境界在洪荒之中,已经证就不死不灭,几乎不可能身处绝地,就比如叶昂,已经完全没有机会,尝试一下徒弟提出的这个诱人概念。

但是瑶琼如今的修为,也太低了,一旦陨落,她的核心,还不能够完全的承载她的所有大道,这无疑就造就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一旦瑶琼陨落,叶昂的所有保命方法,都不能够保证让她在重活一世之后,依然能够完整的保留大道,再一次凝结无上道果。

而损失了部分到果之后,没有了庞大的大道体系需要整合,同样也没有了磨砺心剑的需求基础,这等修行之法就没有了用处。

可以说如果此时此刻瑶琼处在亚圣九重天的修为,那么叶昂毫无疑问会举双手支持去磨砺所谓的心剑。

因为那种情况下,即便是瑶琼不幸陨落,在这种修为之下,依照叶昂的保命之法,不仅可以再活一世,而且大道根基无损,还可以再次磨砺。

但是说句不客气的话,一旦瑶琼进阶亚圣九重天,估计很难有让他磨砺心境的环境,除非征战域外,但是这样这样一来又很有可能会碰上其他的混元强者,叶昂也不能保证,那种情况下,自己的保命之法,可还有用?

毕竟每一个混元强者,都有其独特的大道,谁知道会不会碰上大道相克的存在。

眼前的大劫,对于瑶琼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额,不对,千载对她来说太短了!

应该说,这个劫难,正好应对了瑶琼的需求。

她刚刚推演出心剑不久,就遇上了这等大劫,瑶琼是真不愿意错过,因为一旦错过了,很有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因为她的大道太过广博,不以这个方法,她想要成就混元,继续前行,恐怕会无比艰难。

所以,她拒绝了师傅的好意,单人独剑,赶赴劫难!

“那你就真的不管了?”女娲皱眉,总觉得这和叶昂的风格不太符合。

叶昂露出了一个还是你懂我的表情,洋洋自得地说道:“怎么可能,我就这么一个亲传弟子,得意门生,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断送前程!”

说完,他又讨好的朝女娲笑笑,说道:“不过我这法子,还需要元君相助一番!”

“需要我相助?”女娲惊讶了一下,颇有些好奇:“是什么法子?”

叶昂神秘的笑笑:“你猜!”

见女娲柳眉一竖,杀气升腾,顿时不敢卖乖,讪讪一笑说道:“元君你想想,我连冥河为瑶琼护道都信不过,还能信得过谁?”

“鸿钧道友?”女娲皱皱眉,疑惑的说道:“不对呀!”

“当然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