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爰全过程的视频&帝王宠重生之国民校草

2020年04月23日

黑森林,又名魔鬼森林,坐落在德尔塔大陆东面一个叫纽紫兰的大岛上。

这里,是初代黑魔王,反叛出扎布尔魔法学校的传奇巫师,史万茨黑魔王冕下所建立的黑巫师据点。并由他本人打造魔法陷阱和防御,虽然史万茨冕下已经两万多年没有音讯,魔法界已经认定他已泯灭,但直到今日,元老院也没能剿灭这个地方。

原因无他,实在是这个岛上的魔法机关太过诡异,岛上据说还有史万茨冕下留下的亡灵军团......扎布尔魔法学校的现任校长,第六位传奇法师德米特里元素冕下,在还没担任校长的时候,曾率领元老院的打击手登岛,意图替魔法界解决掉这个麻烦,可惜却以失败告终,并且折损了不少人手。

自那以后,纽紫兰岛上的黑巫师越发猖狂,而黑森林,也隐隐成为了法外之地。

纽紫兰岛也是世界上其他职业,那些臭名昭著的逃犯、盗贼们聚集的地方。这里至少聚集了十几万的流寇,实力上至圣阶,下到青铜,鱼龙混杂。

岛上的黑巫师,也是元老会目前通缉的全部黑巫师,一共有七十八人,从三万余人的巫师总数上来看,数量不算多,但个个都是心狠手辣,实力强劲的角色。

黑深林中,有一个八角形的祭坛,祭坛底下,隐藏着一个不算大的宫殿,这祭坛和宫殿看起来很新,像是近两年才加盖的。

黑风卷过,一个红发男巫出现在空气中,他站在八角形祭坛的正中,光芒闪过,祭坛缓缓地打开了个口子,男巫一抖法袍,大步走了下去。

是米勒,只见他气势汹汹地走下楼梯,进入到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有一方宝座,一个小脸的白发男巫坐在上面,他形如枯槁,仿佛皮包着骨头,没有一丁点的血肉,只有那亮晶晶的眼睛,能让人看出这是一个活着的人。

他的周围,环绕着六七名黑巫师,其中有一个矮胖巫师,挺着滚圆的大肚子,如果德文见到的话,一定能认出他来。

是阿贵,若漫城斗兽场的老板胖阿贵。

米勒走进大殿,他一句话也不说,举起魔杖,红色的咒语就向着阿贵劈头盖脸的砸去。

阿贵见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准备,他的胖手拿着一根短粗的魔杖进行还击,杖尖射出黑色的光芒。

红光与黑光相撞,火光飞溅,旁人赶忙退后几步。

“米勒,你这是干什么!”旁边一个灰色法袍的中年巫师大喊道。

米勒并不说话,只是举着魔杖不住向前,阿贵则一步一步后退。突然,米勒大喝一声,他双手松开魔杖,魔杖就这么悬浮在他的胸前,杖尖喷发的红光骤然加粗,红光瞬间击中阿贵,巨大的冲击力使他撞到旁边的柱子上。

米勒反手甩出一道死咒,被坐在宝座上的瘦弱老巫师用一个骷髅头挡住,骷髅头炸为齑粉。

“米勒,适可而止。”

老巫师用沙哑的嗓音命令道。

米勒阴沉着脸,对阿贵说道:“奥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警告过你。”

“什么事?说清楚!”老巫师看着他俩说。

米勒答道:“尼格鲁姆前辈,一个月前,奥格袭击了一个叫德文的小巫师,而德文,是交换方戒的新主人。”

老巫师站起身来,面色发冷,他甩出一道咒语,咒语击中了阿贵,他在地上口吐白沫,拼命抽搐着。

好在,叫尼格鲁姆的老巫师并没有打算置他于死地,他沙着嗓子说道:“我记得我早就说过,线索,我自然会去找,但任何人,不许打交换方戒的主意!”

“奥格,你不是像巴颂和米勒他俩,刚来的吧。”

“魔主,”阿贵,或者说奥格,匍匐着爬到老巫师身边,“我只是想更好的替您办事而已,我只是想拿到交换方戒,把它重新交给您,这样咱们的进度好能更快些......我发誓,我从未想过伤害他的性命!”

“多事!”老巫师怒道。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方戒现在,在谁手里?”

米勒有些好笑地看着地上的奥格:“哼哼,他的情报有误,他袭击的时候,阿还没有把方戒交给德文呢。”

围在两旁的众位黑巫师都发出了狰狞恐怖的笑声。

“不过奥格,我要提醒你,”米勒装作好心地说,“据我说知,邦克城多莫已经派人在大陆东南调查黄金蟒的事情了,我想这肯定是元老院的授意。你下一步最好再换一张脸,嗯?”

奥格被众人嘲笑,脸色铁青:“这件事我比你清楚,不用你管,他们查不到我头上!”

......

德文一行人等,又在邦克城呆了两天,一是为了等待侬蓝的验证消息,其次,是因为荻安娜小姑娘还没有好利索。

感冒这种事情,又是这么小的年纪,一两天好不了也是正常事。这两天,丹尼斯和珊朵拉一直留在酒店里照顾她。而德文,本来不敢跟着阿满城乱跑,毕竟他觉得阿实在是不靠谱,可他说白了,和阿一样,也是个记吃不记打,耐不做性子的跳脱的人,只安分了两天就坐不住了。

不过这回,为了确保安全,德文不仅拉上了露娜,把肯茜也带着了,只是在路上,他有点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

邦克城有很多野猫,这导致肯茜精神的很,这群野猫自然打不过她,她一会儿跳上墙头揍揍这个,一会儿爬到树上踹下那个,耍尽了威风。

德文一个不留神,这只死猫就跑的没影了。

这么多野猫,她该不会,怀个小的回来吧......德文忧心忡忡地想道。

“放心啦,”阿仿佛猜到他在想什么,“你家那死猫,看不上这群野种的。”

他们停在了一个水果摊前,热带的植物,仿佛都带些成瘾性,不仅仅是罂粟什么的,水果也是一样,越吃越想吃,根本停不下来。

“迷雾森林有多远?”德文吃着手里的山竹味冰棒问阿。

阿嘴里塞满了榴莲,她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让他问露娜。

露娜手里也拿着一根冰棒,她抬头看了看天空,想了想说道:“我也没有印象了,我没走过从邦克城到生命之树的路,只记得,森林的外围一片迷雾,越往深处雾气越浓,旁人根本找不到入口。但穿过一个有很多特别大的树的林子,就进入了精灵王国,那里面的天气是晴朗的。”

生命之树就是世界树,也是精灵族那座城市的名字。露娜有些答非所问,她陷入了对家乡的回忆。

德文没有得到答案,不过也就是随口问问。反正带路的人一直是丹尼斯和珊朵拉,他不用操心这些,跟着走就好。

“嗝,”阿咽下了口中的榴莲,并打了个臭气熏天的饱嗝,“咱们要先坐铁皮车去兰纳城,之后从兰纳城进入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