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王总在卧室弄我

2020年08月13日

叶峰瞳孔微缩,身体本能地侧移,主藤抽在脚下的泥土之上,炸出了无数飞溅的泥浆。

啪!

又是一道幻影抽来,这一次叶峰来不及闪躲,只能运力硬抗。

嘭!

结果显而易见,叶峰整个人被硬抽得倒滑出数米的距离,手中的大刀几近拿不住。他还来不及细想,啪啪又是两下抽击接踵而至。

无奈之下,他只能再次硬挡,结果就是再次后退,虎口紧跟着崩裂。看情形,如今的狼灵藤已经不是他能够力抗的了。

“难道没有圣火炼身,你叶峰就一无是处吗?连一个玄海境都不到的狼灵藤你都拿不下来,你还凭什么去对抗十大家族,你还凭什么去面对那个欧阳贤,帮蔻瑜报仇?”叶峰牙齿紧咬,不断自问,心中的不甘不断升腾,同时升腾的还有他的傲意。

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倔强和战意,龙吟刀长鸣了一声,刀身上的密纹大亮,紧接着就是大量的火焰攀附而上,将这把空阶宝刀的气势一层层向上推进。

龙吟刀的品阶经过丹雪的强化后是空阶中品顶峰,可一直以来,叶峰也最多只能够发挥到灵阶上品,最多超品的功效,空阶以上的力量无论如何也引动不了,因为那已经是玄海境层次的东西了。

如今因为叶峰这个主人的不甘,龙吟刀的器灵首次和叶峰这个主人进行了沟通,短暂地将力量提升到了空阶之上。

感受到龙吟刀内传递过来的力量,叶峰心中一片澄净。

“斩!”

吟!

这一次前斩看似普通,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一根主藤竟然被叶峰从中一刀切成了两半。

“再斩!”

“斩!”

“斩!”

“斩!”

叶峰每踏前一步,龙吟刀就会挥出一道刀光,而前方的狼灵藤也会跟着被斩掉一根主藤。眼看着,主藤就剩下了最后一根,那狼灵藤似乎也感觉到了害怕,在空中颤抖似的,就是不敢进攻过来。

叶峰高举龙吟刀,一刀挥出,无形刀劲直直地向着狼灵藤飞去。就在众人以为叶峰大发神威,这最后一根主藤即将被干掉的刹那,那前飞的刀气突然凭空而碎。紧接着,一个俊美的少年人突然凭空出现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的叶峰。

这俊美少年的突然出现立马震慑了全场,连远处正在激烈交战的冰霜蛇妖和四大学院的学生都十分有默契地退到了两边。

虚空踏立,破玄三道强者的标志,再配合上此人那年轻得有些过分的面貌,想让人不震惊、不惊骇都不行。一时间,刚刚还乱糟糟一团的场面瞬时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那少年人盯着叶峰看了一会儿后,开口道:“好了陆景,你也不用躲了,出来吧。”这少年人的声音和他的面貌一样,年轻、富有朝气,没有一点迟暮之感。原本众人还以为此人只是驻颜有术,实际上是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家伙,可听到这声音之后,那猜测也跟着动摇了。

少年人的话音落下,迷雾之中传出了一声叹息,紧接着雷鸣学院的那位陆老师从雾中走了出来。

“宇文铭,随意干涉四院的考试可不是一位龙跃队长该做的事情。”虽然明知道自己修为远不如对方,这话说出去也没多大用处,可是该说的他还是要说,至少态度要端正不是吗?

果然,对于陆景的话,宇文铭是一点都不在意,只是笑着说道:“这次过来是见见老朋友的,途径狼烟沼泽看到这位兄弟大发神威,一时技痒,才忍不住出手。”说着,宇文铭转头看向了叶峰,继续道:“万事留一线,这狼灵藤天赋不错,就这样被你斩杀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陆景再次皱眉道:“宇文铭,这是考试,若是每个强者都如你这般,我们四院到底还要不要培养学生了?”

叶峰面无表情地看着上方的宇文铭,平静道:“这位前辈,你如何想的与我无关,在下只知道你阻止我斩杀这狼灵藤,让我们平白损失了上百点魂灵以及十根狼灵金丝。还有……”叶峰指着躺在地上的姜海,道,“我的这位同伴重伤几近身死,我为了对付狼灵藤,用出了一张无影神刀符。这些付出的,损失的,前辈和我们怎么算?还是因为你一句万事留一线,我们就合该吃亏?”

听到叶峰的话,徐小曼也跟着说道:“就是啊,就因为你的出现,可能让我们的年考计划泡汤,虽然你是强者,但也要讲理啊。”

“你这张嘴可比你的修为厉害多了。”宇文铭笑道:“好!你们的损失我补偿你们!还有,别叫我前辈,平白把我给叫老了。”

屈指一弹,宇文铭丢出了一颗丹药给叶峰,道:“这颗丹药可以在半天之内治好那个光头,这个算是我补偿他的。”

“至于你……你有什么要求吗?”

叶峰想了想,道:“我想让你帮我找到我妹妹的下落。”

宇文铭微微一怔,摇头道:“你妹妹?我可不会找人……”

“她就在狼烟沼泽内,我知道你办得到的。”

宇文铭又道:“可是我从来没见过她,如何确定谁是你妹妹?”

叶峰似乎早有准备,直接在储物戒上一抹,从中拿出了一个木簪子,“这上面有她的气息。”

宇文铭苦笑了一下,道:“我又不是狗,哪能凭此就能断定一个人的位置。”

叶峰微微皱眉,道:“那不知你能不能察觉到别人的大体修为?”

“这个倒是可以。”宇文铭倒是没有随便就会,点头道。

“那就好!”叶峰道,“我妹妹只有初入拓海境的修为,我相信在这狼烟沼泽也算是独此一家了。”

“初入拓海境?这般修为怎么敢来狼烟沼泽的?”宇文铭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意,“这种大范围的探查对我来说,消耗也是不小啊。哎,真是劳碌命。”

虽然语气中有些抱怨之意,不过他还是闭上眼睛,下一刻,一股气息向着四周飞快地扩散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