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不要弄了你那太大了_口述被乞丐干

2020年08月28日

“还不是被你害的,皇上传来口谕让我家主子跟着你南下受罪当什么监军!”说起这茬儿,墨厌是真气,五个皇子,皇上对其他几位皇子都爱护有加,偏偏就不管主子的死活!

“……”邬涤一阵惊讶,口谕?上回让褚江拓去西域荒漠也是口谕,“监军?监督我?恭喜五皇子,皇上对您如此厚爱,应该是想让五皇子趁此机会多历练历练。”邬涤睁着眼说瞎话。

“鬼嚼你的牙床骨!”墨厌对邬涤随口胡诌的毛病很是唾弃。

一直静默的梁齐眉看着邬涤与五皇子随从拌嘴,又注意到沉默寡言的五皇子自从邬涤出现,安静清淡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邬涤。

“骂我骂的很爽是不是?请继续,咱有的是机会互相照拂。”邬涤扭头似笑非笑冲墨厌道。

“邬涤!怎么跟墨侍从说话呢!注意你的教养,莫要丢尽了邬家的脸面!”邬曦儿妒忌邬涤与墨厌直言不讳的拌嘴,忍不住开口表现自个儿的贤良淑德。

邬涤神情微敛,“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即刻启程吧。”实在不想听邬曦儿叫嚣了,“娘亲,府中上下有劳娘亲打理,孩儿就此别过。”说完拱手深深鞠个躬,抬眸见娘亲面色复杂的点点头,邬涤便转身离去。

“五皇子还没动身,你就先行一步!没礼数!”听到身后邬曦儿的怒斥,邬涤不屑一顾,果然还是太幼稚,难道踩低她邬涤,就能抬高她邬曦儿了,真蠢!

邬涤出来府门口看到三匹健壮的骏马,一匹白马,两匹枣红色的。什么情况?!

邬涤回头见主仆二人出了府们门,“三匹马是几个意思?”马车呢?难道要让大美人儿也骑马颠簸?哪个缺心眼儿准备的?

“皇上口谕,必须快马加鞭尽早赶去南境不得延误。”墨厌满是郁结道。

“……”邬涤想骂他爹。

陈伯急匆匆出来拿给邬涤一个大包袱,“二公子,这是夫人给你准备的衣物,气候冷了,路途遥远要照顾好自已。”看着如此懂事的孩子,陈伯心境很是复杂。

“谢谢陈伯,放心吧,我定会安然无恙的回来。”邬涤抓紧包袱笑看着陈伯慈祥的面容道谢。

忽然看见墨厌朝那匹白马走了过去,邬涤嗖地冲过去从侍卫手中抢走马缰绳,她瞅着一脸怒气的墨厌挑衅笑道,“赶车的,这匹白马归我,不服来战呐!”她一眼就觉得这匹白马好看。

“那是专门给我家主子挑选的好马!凭什么给你骑!”墨厌气得过来抢缰绳,邬涤直接一跃而起骑上了马背,打马就走。

“邬涤!!你还要不要脸!无耻!!”那边墨厌气得直跳脚。这边褚江拓已经自顾自牵过另一匹枣红大马,不紧不慢骑上马背打马朝邬涤跟了过去。

陈伯看着墨厌骑上马骂骂咧咧追了出去,他不禁笑着摇摇头,都是些孩子心性。看得出来,二公子与五皇子相处的很融洽。

陈伯一回头,看到府门内站着夫人与小姐,正望着三人离去的方向,他不禁又摇头叹息一声。

邬涤放慢马速等褚江拓跟上来并肩而行,“大美人儿,你骑马的样子真好看!比骑骆驼还好看!”望着他长发如墨白衣胜雪骑着枣红骏马,觉得十分养眼,他的脸更好看!

褚江拓扭头见邬涤装扮如常,一身玄青衣袍骑着雪白的骏马,素美的容颜盛满笑意正望着他。他回头一本正经望着前路,忽然觉得不再那般寒冷。

三人顺利出了南城门,天气灰蒙蒙的明显风大了许多。“赶车的,我买来那件披风可有带着?快给大美人儿披上。”邬涤扭头冲身后大声道。

“用不着你废话!”墨厌瞪邬涤一眼,找出披风打马赶上来递给主子。

“药都带了吗?”看着远方一片萧瑟的景象,邬涤知道没有退路,只有勇往直前。

“就你事多!像个娘们儿似的絮絮叨叨!还没完了!”墨厌被邬涤念叨得心烦。

“……”邬涤无语凝噎,可不就是娘们儿么。

骑马虽然冷寒受冻一路颠簸的厉害,却方便快速了许多。傍晚时分,竟是下起了雪,三人打马一口气赶到有客栈歇宿的镇子上才停下来。

热气腾腾的饭菜上桌,邬涤又要了一坛烧酒,吃喝的功夫嘴仍旧闲不住。

“大美人儿,你爹差遣你何不一道圣旨中都说完就得了,偏偏还要传什么口谕多费劲,心思不纯上不得台面怕世人指点呐?比我还无耻!”邬涤一口烧酒下肚,这话从一早憋到这会儿,实在不吐不快。

“你活够了是不是?!甚话也敢说!闭紧你那大嘴巴!”墨厌紧张兮兮四下看看,直怕旁人听到。

褚江拓慢条斯理搁下茶盏,抬眸见邬涤一脸不平与鄙夷,他拿起筷子继续吃饭,纵容邬涤的直言不讳。

“人家都敢做这种无耻之事,我有甚不敢说的。谁人不知大美人儿是个病秧子,亲爹却像瞎子一样看不见儿子有病在身,故意三番两次将他派去战乱之地送死,简直心坏透了!”邬涤越说越来气。

“邬涤,适可而止啊!当心祸从口出连累我家主子!”墨厌密切注意着周边几名吃客,生怕邬涤大逆不道的话被有心人听了去。

看了看心无旁骛安静吃饭的褚江拓,邬涤总算闭嘴了,拿起筷子给他夹菜。

饭后,安顿好褚江拓,邬涤回了另一间客房沐浴歇息,想到西域之行一路遇到的种种凶险与老奸巨猾的皇帝,想着爹爹大哥,她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褚江拓盖着两床棉被十分暖和,虽然马背上颠簸劳累一整日,规规矩矩躺被窝里一个多时辰后仍旧毫无困意,睁着清明的眸子望着……与隔壁客房的隔墙。

突然听着一声细微的响动从临街的窗外传来,像是踩到雪发出的声音。褚江拓凝神细听,果然不多时又发出一声响动,这回听得清楚,该是从隔壁客房窗前传出的。

褚江拓猛地坐起身,就见墨厌已提剑闪身到窗前,瞬间打开窗扇跳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