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少扫交换小说&战天神皇女主推倒

2020年05月06日

天龙帝国浩瀚无边,几乎占据了元灵龙域将近一半的疆域。帝都城不仅仅是天龙帝国的核心,也是元灵龙域的核心。越发靠近帝都城,鸿蒙灵气越来越浓重,远远望去,在帝都城上空那大片白色云雾混合着氤氲的水汽,竟然是凝聚成液态的鸿蒙灵气。

对于弱者而言,如此浓郁的鸿蒙灵气简直是毒药,在这等情况下根本无法生存。帝都城是元灵龙域强者的聚集地,在此处没有弱者,就连常年居住于此的普通民众,也至少是神君修为。

整个天龙帝国那些排的上名的城池,除了帝都之外,还有七大龙城,四大王城和七十二古城。

七大龙城分居帝都城的左右,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守护着帝都城,其实说实在的,帝都城哪里还需要守护,如此强大的城池,城中诸多高手坐镇,谁会不要命了去攻击帝都城。

“江源,前面就是帝都了,等进入皇城之内,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毕竟你初来乍到,不明白这里的规矩,我虽然可以保你,但这样的麻烦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忆灵再三嘱咐道。

江源点头轻笑,说道:“大小姐,明明要接受考验的人是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要紧张。唉,我也是一时不察被你忽悠来,本以为你能决定你父亲的意思,像请大爷一样把我请来,没想到还得受累参加考验。”

“哎呀,谁让我们是朋友呢,江源,你答应过的,不许反悔。”忆灵撒娇似的说道。

江源最受不了忆灵这样,连忙妥协,点点头答应。这也不算是单方面的帮忙,毕竟有些方面还需要忆灵出手。

雪崇圣和雪天曜这父子俩在不远处望着江源和忆灵,雪崇圣不由得感慨道:“忆灵丫头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我还没见过她向除了长辈之外的男人撒娇呢,天曜啊,你觉得江源此人怎么样?”

雪天曜眉头微皱,神情有几分古怪,说道:“父亲,江源和忆灵不是都解释过了吗,他们真的只是单纯的朋友而已,你想太多了。再说了,您之前不是反对忆灵年纪轻轻就考虑婚姻大事吗,现在怎么感觉您巴不得忆灵嫁出去啊。”

啪!

话音未落,雪崇圣扬起大手,在雪天曜的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下,虽然没多用力,但实力摆在这呢,这一拍之下雪天曜感觉脑袋生疼,眼冒金星。

“你这臭小子,出去历练了几年翅膀硬了,敢跟你老子这么说话。你若是一直这个心态,也不可能会有那个女孩愿意跟你,有机会多向江源讨教讨教,怎么捕获女孩的芳心。”雪崇圣说道。

雪天曜摸着后脑勺,嘿嘿一笑,说道:“这些事我哪好意思问江源啊,父亲,您不就是过来人嘛。有什么高招,传授我一下,我也让你省心一点。”

此话一出,雪崇圣面露尴尬之色,但很快掩饰过去。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当年的雪崇圣比他儿子也强不到哪去,年轻时候是一介武痴,终于遇见个喜欢的人,却没有争得过如今的阴阳造化龙神,明尘。

还好这些太古时候的事情已经没几个人知道,知道的人如今也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彼此之间也不会跟小辈提这些往事,不然雪崇圣可就没脸再训斥他的儿子了。

雪玉龙舟降临在了雪玉圣灵龙城之中,七大龙城虽紧靠帝都城,但城池颇大,堪比一方小世界,帝都城更是如此。加上龙城和帝都都是神龙一族所在之重地,上方有强大的禁空领域,除了手持御空令的那几位大人物,无人能够在此处御空而已。

御空令不仅是无视禁空领域的法宝,更是身份的象征,似乎除了几位龙神之外,拥有御空令的人屈指可数。

即便拥有御空令,若非紧急情况,他们也不会在帝都上空御空而行,这是起码的敬畏。

“忆灵,我此番归来正好要去找你父亲复命,有什么需要我传达的消息最好现在就告诉我。”雪崇圣带领江源和忆灵走向一座大殿,边走边说。

听忆灵说过,帝都,七大龙城,四大王城和七十二古城之间都有传送阵,如此一来,再浩瀚的天龙帝国也变得四通八达。传送阵破开虚空,可以轻而易举的到达任何一大城池。

不远处那座大殿,应该就是放置雪玉圣灵龙城传送阵的地方。

忆灵脸上浮现出两朵红晕,撒娇似的说道:“雪叔叔,您是去复命,又不是闲聊,您要说什么就说什么,干嘛问我。”

见忆灵这一副可爱的模样,雪崇圣哈哈大笑,从神界中取出江源送给他的拂尘,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可就随便说了。我说,韩冰啊,此次无尽深渊之行收获不小啊,不仅让忆灵突破桎梏踏入太初起源之境,更是为你寻到了一位好女婿,看,这是人家下的聘礼。”

“哎呀,雪叔叔,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跟江源真的只是朋友而已。再说了,这拂尘是江源送给你的见面礼,哪里是什么聘礼,您别乱说好不好。”忆灵被雪崇圣这么一逗,心中犹如小鹿乱撞,面色羞红。

江源也是无奈的摇头苦笑,这种事就不能去解释,越解释就越乱。但愿这件事就此止住才好,不然到时候见到慕芸曦她们又要解释不清了。

三人穿过传送阵,四周鸿蒙灵气变得更加浓郁,若是能够承受住这种环境,在此处修炼,就算是庸才也会有一番作为。怪不得龙族能够长期昌盛,不仅是他们的天资纵横,修炼的条件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

此处便是帝都的皇城,进入此处,江源望着四周美景,真是仿若仙境一般。前方是连成一片的宫殿,高大壮观,美轮美奂,四周亭台楼阁,远处山水相间,既有清新淡雅,又有金碧辉煌。而这对于整个帝都而言只是沧海一粟,窥一斑而无法见全豹。

与此处相比,别说天元大陆的王城宫殿,就连长青龙殿的一切装饰,都犹如破砖烂瓦一般。

怪不得当初忆灵进入东方家族的时候,对那些建筑不屑一顾,见过了大海的浩瀚,又怎么会惊叹一条小水沟。

走在皇城之内,随处可见巡逻的龙卫军,一个个昂首扩胸,步伐矫健,气势浑厚。随便哪一个丢到外面,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强者,而在此处,竟然只是个小小的卫兵。

江源一路走,一路东张西望,感慨万分,像是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一下子进入了深宫高阁。见这个也奇怪,见那个也稀罕,忆灵跟他走在一起暗暗捂脸,真想说不认识这家伙。

“雪叔叔,前面就是皇城重地,我和江源就不过去了,等您见到了我父亲一定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对吧。”忆灵笑道。

雪崇圣十分宠爱这个侄女,笑着点点头,说道:“知道了,都知道了,你这丫头,还威胁起我来了。此处不比外界,把江源看好了,如果出点意外,咱们都麻烦。”

“嘻嘻,雪叔叔放心吧,他跟在我身边不会出麻烦的。”忆灵笑道。

与雪崇圣分别之后,忆灵牵着江源的手,丝毫不顾及旁人的眼神,迫不及待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这二人一路小跑在皇城之内,引来不少人的侧目,江源暗暗捂脸,他可不想初来乍到就如此张扬。

“喂,你看那边,那不是忆灵公主吗,那个男的是谁?”

“看着眼生,不是那几位公子,莫非忆灵公主背着帝王,从外面带了个野男人回来?”

“嘘,小点声,别被忆灵公主听到,不然非得把咱们兄弟拉到演武场比划一下不可。别看她年纪轻轻,实力不容小觑,我们别说打不过她,就算打得过,谁敢还手?”

一群巡逻的龙卫军窃窃私语,见有其他人卫队走来,连忙闭口不语。

江源随忆灵来到了一片独立的府邸之内,此处似乎独成一界,周围布下了强大的禁制和阵法。内部亭台楼阁,殿宇成片,青山绿水,应有尽有。

忆灵指着此处的殿宇,一脸得意的说道:“欢迎来到我的圣辰阁,以后你就随我住在这里了。”

江源目光扫过四周,惊讶之情溢于言表,问道:“圣辰阁?你的?这么大一片区域都是你的?”

“这还大呀,没见过世面。”忆灵瞥了江源一眼,鄙视了他一番。

这还不大?江源心中暗骂,人和人简直没法比,当初自己在长青龙殿的时候,拥有天元帮和那几间大殿就美得不行。但忆灵这一片圣辰阁,几乎比整个长青龙殿都要大。

怪不得当初忆灵在长青龙殿的时候不与人争呢,确实,这丫头眼界太高,没什么好争的。

忆灵踏入其中,那层禁制没有半分阻拦,可当江源走上前去,却被弹了回来。

江源一愣,望向忆灵,忆灵也不明所以,疑惑道:“奇怪,我已经将禁制对你开放了,你不应该进不来啊,你再试试?”

江源点点头,再度向前,可这次触及到禁制不再是弹回,而是凝聚出一股强横的天地之力,把江源撞飞出去。

一击之下,把江源撞了个七荤八素,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恍惚之间,一道耀眼的星光闪烁,堪比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