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少爷在书房的桌子上&膀胱酒器尿道

2020年05月10日

四不像道:“我总感觉到有不好的预感!我可从来没有那么担心啊!”

神石道:“怕什么,有你我在,还有谁比我们的功夫厉害!不要怕,等四象神器全部合为一体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称霸天下,难道还怕这些黑影不成?况且这些黑影现在已经被我炼化了!如此废柴不足挂齿!”

四不像道:“但愿如此吧!不过古静逸他们现在半死不活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神石道:“那是当然,明天一切有将重归于好的!他们都会恢复过来的!”

“那样就好,我们也好好休息一下吧,今天我们也累了!我们早点休息吧。”

古静逸和弦夙躺在地上,但是还有意识,地上淌了一滩血,宋建还好,眉心上有一点红,其他的也没有受什么伤,而且他现在意识比较清晰,只是身体虚弱而已,而将军现在是体无完肤,全身留着血,面目狰狞,一个耳朵依然不见了,整个场面非常的血腥,但是现在都趋于平静,那些原本在将军府上当护卫的高手们虽然说是暂时的离开了,但是他们一直没有走远,当听到这边毫无动静,他们又蹑手蹑脚的归来,当看到所有人都倒在血泊中,他们痛心不已,他们一一的给所有人检查身体,最后发现古静逸和弦夙,宋建和将军都没有死,这对他们来说太不可思议,这些高手在临走之前基本上对这些人能够活着下来没有报一丝希望,现在看到他们都没有死,这些高手既惊讶又高兴。

宋建看到高手来营救他们,把他们招呼上前,虚弱的说道:“地上的血有毒,赶紧用水冲去,废水万不可沾到伤口,要不然也会中毒,只要中毒就会在很短时间内死亡,切记!还有就是我们基本上都没有大碍,调养几天基本上就会好的,你们家将军的三个穴位上有银针,银针上面也有可能有毒,拔出来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你们先把你们家的将军给安顿好了,然后把我们送到我府上便可!谢谢!”

那个高手说道:“应该是我们感谢你们才对,没有你们,我们根本化解不了此次危机!你说的事我会一项不漏的照办,你放心好了!”

宋建听完,安心的眯上眼睛睡去了。古静逸和弦夙也是放心了不少,他们是直接昏迷了,由于之前精神的高度紧张,现在突然间放松,精神近乎于崩溃的边缘。所以暂时的昏迷过去了。

将军府内的的高手们完全按照宋建的意思把一项一项事情落实到实处,古静逸和弦夙以及宋建都被他们以起送到宋建的府上。宋建府上的人看到师傅回来,妥善的把师傅他们安顿好了,好生照顾。

王爷府中,老邪和王爷不在发疯了,他们家下人们也把他们安顿好了,不过派高手实时监管,深怕再出什么篓子,不过还好一夜没有事,这一夜王爷和老邪算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玄帮桑涧塌下,桑涧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下人们自从神石和四不像走后战战兢兢的把桑涧和桑黎安顿好了。从这一夜看来他们倒也相安无事,那些尸体们他们手下也处理的干干净净。桑黎在她的闺房中,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双手抚摸着脸上还没有干疤的伤口,心疼至极,她不是心疼自己受伤,而是心疼自己毁容了,在任何时代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容貌她们始终是放在第一位置的,尤其是漂亮没有出嫁的女人。桑黎一行眼泪滴下,嘴里默念着四不像和神石留下的那句话:“古静逸派我来救你的!”她心里想到要是没有古静逸的先见之明,她今晚早就死在父亲的剑下,此时的她终于对古静逸那是完全的倾心了。女人一旦动情了,就会变得多愁善感了!此时的桑黎也是如此!

第二天一早老邪自然醒来,招呼也没有打一声,就自行离去,可见老邪伤势已经基本痊愈了,而且感觉特别轻松,之前总感觉自己随时会入魔,现在感觉自己永远不会入魔了。他急速的往药店的方向赶,因为根据他昨晚遇到的状况,他深怕古静逸弦夙和古静逸他们也会遇到危险,所以他第一反应就是朝药店的方向赶。

老邪终于到药店,第一看见的就是小药童,其次就是婉凌,小药童焦急的在药店门口张望,而婉凌一早前来摆摊,可是今天没有一个人前来兑换,所以他索性不摆了,来到药店门口等古静逸他们,因为昨晚一夜古静逸和药店老板以及老邪都没有归来,也杳无音讯,他们当然特别担心!当他们二人看到老邪风尘仆仆的回来,心终于定了下了,他们飞快的迎了上去,一见面,老邪和婉凌以及小药童同时说出:“看到古静逸他们了吗?”

三个人同时说出同样的话,所以同时也蒙圈了,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到古静逸和弦夙,所以他们才感觉到蒙圈。

看到这样的结局,婉凌瞬间蔫了,她激动地问道:“古静逸和弦夙一夜未归,那么到底去了哪里呢?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呢?”

小药童也附和的说道:“对啊,我师父也没有回来呢?他们二人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啊?”

老邪想了想道:“我去去就来,等我好消息吧!”

小药童和婉凌摆摆手说道:“小心啊!”

老邪头也没回便驰骋而去,没一会儿老邪来到将军府前,看到将军府内大门紧闭,谢绝访客的意思,但细细听去,却发现府内热闹非凡,貌似在处理什么事情。想想昨天晚会弦夙和他也是在此分别,如果弦夙和古静逸见面了,那么去李慕细细打探一番便知道他们二人的下落了,如果古静逸没有和弦夙见面,至少老邪应该能够打探到弦夙的下落,于是老邪也不管什么闭门谢客,不管三七二十一,准备进府打探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