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性放纵&校长办公室内干校花

2020年05月10日

古静逸道:“不是说你欺负他们,而是他们帮你当作信仰,自然心甘情愿做这些事!你就不要纠结这些事了,碗筷让这个姑娘拿走吧,我们也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可要演一场好戏哦!”

白晨雨也过来劝婉凌道:“就是啊,我们还是听古静逸的吧!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淘米呢!”

说完她们二人就很自觉的到隔壁房间休息了,古静逸一个人在这个厢房休息......

第二天天一亮,古静逸他们就醒了,但是当他们一推开门的时候,昨天晚上的那个姑娘早就端着洗漱的用品在外等着,古静逸见状,连忙接过东西,道了声谢谢又说道:“你还是赶紧撤,那隔壁的二个小姐看不得你们受苦,所以趁她们还没有醒来,你还是赶紧撤吧,这些洗漱用品等她们醒来之后,我再帮你送过去……”

这个小姐有点惶恐,连忙点头致谢道:“谢谢,那我就先行告退了,不过还要恳请先生遇到主管万不可告我状啊!”

古静逸摆摆手道:“这你放心,你们家主管不是还要听我的吗?只要你自己不说,我们不会告你状的!”

听到古静逸允诺了,这个姑娘才轻轻的退去,待到这个姑娘退去之后,古静逸自己先洗漱了一番,等他准备完毕,拿着刚才姑娘送给他的洗漱用品来到隔壁房间“咚咚咚咚”的敲了门,说道:“二位美女,可曾从美梦中醒来啊……奴婢给你送洗漱用品了!”

古静逸故意而为之说自己是奴婢,但是一直还在梦境中白晨雨显然有种起床气,一听到别人叫她起床,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在被窝里就呵斥道:“不起,不起,一大早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今天也没什么事,你外面怎么是一个男奴婢啊,昨晚的那个姑娘呢,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等待会见到主管,我一定好好数落他一番,昨天办的事倒是很到位的,怎么今天把事情办成这个鬼样子,好好的女奴婢不用,还用起了男奴婢了,真是差劲!”

白晨雨本身就是桑黎的附体,睡觉时候极度放松,充分把桑黎女汉子的性格给显露出来,婉凌也被白晨雨突然间的性情大变吓了一跳,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看正在发起床气的白晨雨惊讶不已……

白晨雨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从梦中惊醒,捋了捋自己凌乱的头发和衣服,从床上站起来看着正处在惊恐中的婉凌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刚才是不是梦游了,我睡觉可有癔症,吓到你可不要责怪我哦!”

婉凌这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无碍!不过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昨天晚上用姑娘来送餐,今天怎么就用汉字来给我们送洗漱用品,这落差也太大了,还不如不叫人送得了!”

白晨雨道:“就是啊!”

门外的古静逸听到里面他们二人在嘀咕什么,于是又在外面叫道:“赶紧给我开门,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在睡,我给你们送洗漱用品难道还不行吗,非要叫姑娘来送?”

屋内的婉凌和白晨雨一听是古静逸的声音,连忙一个激灵道:“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哪个变态男呢?好了好了!不要催了,我们已经起来了!不过我倒是非常好奇,怎么是你来送洗漱用品,不是别人啊!?”

古静逸道:“难道我就不能伺候二位女王了?”

婉凌和白晨雨一听笑的前迎后仰的抿着嘴唇道:“那就有劳了,你推门进来吧,我们就给一个机会让你伺候伺候!”

古静逸“哐啷”一声把门推开,手里拿着洗漱用品道:“还真当回事啊,你们二个女流之辈,我可不敢轻易伺候,省得说我雨露不均沾?”

婉凌随手给他扔一个枕头,白晨雨近乎于拳打脚踢的乱打一气,古静逸吓的连忙往后退了退,然后说道:“好了,不逗你们玩了,你们赶紧洗漱吧,今天不是还有戏要演吗?”

白晨雨道:“得得,不伺候就不伺候,你先去忙吧,给你机会,你都不知道把握,还是不是男人!”

古静逸眼神突然变得有点暗淡,然后摇摇头走了!

白晨雨似乎发现自己说话有点口无遮拦,连忙捂住嘴,恨自己桑黎的思维又占主导了!她心里暗暗想:“以后在古静逸面前一定要把白晨雨的一面或是程香汐的一面尽情展现出来,不能时不时的把桑黎自己的性情给展露展露无疑,这样很容易会被古静逸发现端倪,如果被古静逸发现了,她的蛰伏计划就会毁于一旦,前功尽弃了,所以她得小心行事了!看到古静逸刚才眼神的变化,她心里面难免有点不安起来了,古静逸走后,她独自洗漱,心不在焉的,突然婉凌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她本能的应激反应,一下子抓住婉凌的手,眼神中充满黑气,而由于白晨雨的手劲太大,婉凌眼睛一闭“哎吆”一声,整个脚尖都垫了起来!就在一刹那,白晨雨意识到自己已经失态了,连忙压制住自己的阴气,很快恢复了正常,眼神中的黑气立马烟消云散,然后松开了婉凌的手,温柔的说道:“不好意思,本能反应!”

婉凌的手疼的嗷嗷直叫道:“你的力气也太大了,本能反应也太过激烈了,我的手给你捏的生疼!”

白晨雨道:“不好意思,将军世家出身,力气有点大,不过以后尽量不要在我背后拍我肩膀,这是兵家的大忌!”

婉凌道:“将军世家果然不一样,看来以后我在你身边也安全不少,我以后也想多学学武功,要不然和你们还是有差距的!”

白晨雨道:“你自然有古静逸保护啊,不过你学一点武功也可,当作防身用再好不过了,噢?想起来了,你刚才从我后面拍我肩膀有什么事!”

婉凌这次犹如少女般的笑着在原地转了几圈道:“你看我这身打扮好不好看啊?”

白晨雨道:“人漂亮,穿什么都好看啊,不过你今天的这身打扮着实让人眼前一亮,怪不到古静逸刚才还多看你一眼!”

婉凌一听夸奖,莞尔一笑道:“徒有衣装,心有容颜,愿为君惊艳,不求回报!”

白晨雨道:“自古多情空余恨,不要太多愁善感,天下英雄,谁不倾心你婉凌之容!”

“不说这些,我们还是出发吧,演好这场戏,收集淘米水!”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