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一家亲&内射办公室小秘书真舒服

2020年05月10日

“叮当,叮当”屋内****罐罐碰撞的声音非常清脆悦耳,古静逸睡眼朦胧,隐约感受到是婉凌在自己的房间配驱蚊水呢!他意识到没有危险,又一次睡一个回笼觉,这一觉睡的好不舒服!

清晨一米阳光从窗棂上斜映到古静逸的床上,古静逸终于从睡梦中清醒,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屋里多了三个人,定眼一看就是婉凌的一家人,婉凌手里端着一碗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古静逸,古静逸意识到婉凌的父母在这,顿时清醒了,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义父义母,孩儿远行,昨夜疲惫归来,没有向父母请安,还望见谅!”

婉凌的父亲哈哈大笑道:“义子果真是英才,你的事情婉凌都向我透露了一二,况且玄帮上上下下现在谁不知道你现在是玄帮的大红人,弟兄们都对你的所作所为佩服的五体投地呢,当然我也是玄帮的一个杂工,属于玄帮的一份子,自然对你的事迹知道一点,现在玄帮的帮主重伤,整个帮派也都仰仗桑黎和你这个乘龙快婿了!”

古静逸说道:“父亲谬赞!我只是尽自己所能,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况且玄帮里面不是还有桑明吗?我只是大大下手,出出主意罢了!”

“哎?你且不要推辞,桑明那个家伙,整个玄帮的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他是一个纨绔子弟,虽然功夫了得,但是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琴棋书画,收集奇珍异宝,对于怎样管理玄帮之事一窍不通,要不是桑黎一个丫头片子整天待在她父亲旁边,帮桑涧处理帮内事物,现在的玄帮早就练成一锅粥了,现在你的出现,更是给玄帮又打上一针强心剂,所以你的功劳是大大的,尤其是这一次的歼灭赵狼之战,大家都跃跃欲试,士气很高,这其实都得归功于你的计划之缜密!所以老夫还是相当佩服你的!”

古静逸不好意思的说道:“桑黎已经开始培训了吗?看来这个桑黎果然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这么快就开始培训了,速度倒是很快嘛!不过父亲大人,你们一定要把好口关,一切一定要按照我给的规定去办,万不可说漏嘴,要不然我们的计划就会夭折在襁褓之中了,切记!”

婉凌的父亲道:“这个桑黎早就交代了,说漏嘴的人处罚也非常严厉,杖毙是最轻的处罚了!不过你既然回来就好好享受一下难得的闲暇时光,我和老婆子也没有给你准备什么,叫婉凌给你端上一碗粥,以此果腹!”

古静逸有点受宠若惊端过婉凌手中的粥,三下五除二就把粥喝一个精光!

喝完粥之后古静逸非常满足的对他们说道:“这粥可真好喝!谢谢大家这么关爱我,不过我今天一早还要和婉凌妹妹摆摊有事呢?这事可耽误不得!”

婉凌接过古静逸手中的碗说道:“这个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情我早就准备好了,只要我们准时出摊,到时候不愁驱蚊水卖不出呢!”

古静逸笑道:“如此甚好!”

那边婉凌看到古静逸和婉凌要出摊了,知道自己也帮不上大忙,只好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忙你的,我们也各自忙自己的事情了,不过婉凌还小,你这个古静逸做哥哥的应该多照顾她一下,而婉凌你也是,不要给哥哥惹事,要知道你哥哥现在可不是常人了,你要好好听他的知道吗?”

婉凌说道:“你们就放心吧,我肯定听哥哥的,倒是你们不要老是把我当成长不大的孩子看待,我和哥哥都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你们就安心的去做你们的事就好了,不要管我们了,啊?”

父亲边走边和老婆子念叨:“这个丫头翅膀硬了不少,还知道和我顶嘴了?”

老婆子说道:“你也是操碎了心,女儿都这么大了,她做事自有分寸,况且还有古静逸在她身边,你就不要太操心了?”

婉凌的父亲说道:“说的也是,孩子都这么大了,有些事我也不必操心了!”

父母消失在屋内,古静逸一骨碌爬起来,草草的穿上衣服,边收拾边和婉凌交谈着:“我交代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婉凌说道:“都准备好了,包括那些条幅和驱蚊水都准备妥当,现在就等你的吩咐了!不过没有你的帮助,我自己制造的驱蚊水也就勉强到达二十**!”

古静逸道:“你已经很不错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制造了这么多的驱蚊水!真是苦了你!你受累了。”

婉凌没好气的道:“你还知道心疼人嘛?”

古静逸道:“笑话!我可是有血有肉的人呢,虽然我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我心里一直是心疼你的!”

婉凌道:“不要在这瞎扯了,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摆摊吧,谁叫你昨晚睡的跟死猪一样,到现在才醒!”

古静逸咧着嘴不说话,随手拿起条幅,破门而出,推着独轮车,一个人把所有重活都承担了,然后笑着对婉凌说道:“来吧,算是我对你的补偿,你坐上独轮车,我来推你!”

婉凌摇摇头说道:“我害怕你把独轮车给推翻了,我可不敢坐!”

古静逸一个箭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婉凌的细腰,在空中转了一圈,四目相对,然后硬生生的把婉凌放在独轮车的板凳上,婉凌被古静逸这样的举动吓到动都不敢动,而婉凌和古静逸四目相对的时候,婉凌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婉凌红着脸硬生生的坐在独轮车上,一动不动!古静逸开心的推着独轮车一路上哼着小曲:“如果当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

婉凌听到古静逸唱的小曲,感觉很好听,于是问道:“你唱的什么歌,我怎么没听说过啊?调还蛮好听的!”

“这首歌叫信仰!我挺喜欢这首歌的!”

婉凌道:“我怎么感觉你和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有点格格不入呢,你唱的歌完全不是和我们这个时代的歌曲一样,不过还是很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