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坐不下去太痛快&儿子啊好大哪里会坏的

2020年05月06日

一般在天地二殿的老弟子并不会像人殿这般的欺负新人,并且在新人初来乍到的时候对他们非常照顾,甚至会十分热情带他们前往外殿的各个地方熟悉环境,晋升殿是新人必去之处,自然也会有老弟子带着。

天地二殿变得强盛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们的团结,这一点也是让人殿弟子十分羡慕的地方。

“元丰哥,你去找几个实力还说得过去的老弟子,陪我们几个新人一同前往晋升殿晋升五品炼丹师。”江源说道。

“现在去?”

元丰有些发憷,这段时间天地二殿的弟子都会前往,他不想和这两个大殿的弟子碰上,以免受到一些不必要的冷嘲热讽。

可江源非要让他们现在去,就是要和他们碰上,既然江源开口了,元丰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谁让现在人殿弟子第一人的位置是江源的呢。

不多时,十几人聚集在了元嘉长老的别院门前,有七个老弟子和那五个新人,这五个新人的修为都卡在了聚气境第九重,只需要一个契机就可以成为淬体境第一重。

“江源哥,把我们几个叫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吴仕问道。

对江源这个人,新人是十分尊敬的,而那几个老弟子更多的是敬畏,初来乍到就把元丰收拾的服服帖帖,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得到的。

“听说我们在丹源试炼场的那些同伴刚到天殿和地殿就得到了不小的赏赐,修为突破桎梏到达了淬体境,这段时间正要去晋升殿晋升五品炼丹师,我们也一起去看看吧。”江源说道。

无论是新人还是老弟子,对江源的提议都不怎么看好,心中多时抵触情绪。

“江源哥,我们几个还未曾到达淬体境,不符合要求,也不去走那个热闹了。”吴仕一句话说出了他们几个的心事。

那几个老弟子更是不想去,钱昊开口说道:“江源哥,往年我们都是绕着天殿和地殿走的,就算要去,也要过几天的时间吧。”

“绕着走?”

江源眉头一皱,语气也变大严肃起来,说道:“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凭什么我们看到他们要绕路,难道我们人殿就不能挣点气,让他们给我们让路吗?”

“江源哥,这……”

钱昊和那几个老弟子都是一脸为难,江源大手一挥,不悦道:“你住口,你三四十岁的人了别叫我哥,我就问你们一句,去还是不去?”

一时间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无论是新人还是老弟子多次欲言又止。

元丰站在一边开口打破了这紧张的气氛:“大家都听我一句,我们人殿被天地二殿压制了这么多年,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抬不起头来,今天有江源兄弟带着我们,难得有次露脸的机会为何不珍惜。就算不敌,最多再被羞辱一次,有什么可怕的。”

“好,江源哥,我去!”

吴仕大喊一声,有一就有二,他这一喊,把这十几人的情绪都给调动了起来。

“去,有什么可怕的!”

“没错,这些年也习惯了,不差这一次。”

……

江源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多谢各位愿意相信我江源,我会让你们体验到和平时不一样的感受。”

“江源哥,那我们现在就去?”吴仕问道。

“元丰哥,带路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出人殿,前往晋升殿。

这群老弟子平时在人殿的时候耀武扬威的,一出了人殿,一个个跟刚过们的小媳妇儿似的,走路都低着头。

新人炼丹师们可能是受到了他们的感染,也纷纷低着头。

唯有江源和元丰走在最前方,昂首挺胸,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元丰这样完全是装出来的,心里极度不踏实,一个劲的打鼓,担心的问道:“江源兄弟,我们这样会不会太高调了。”

“高调?你看看你身后这几个人,一个个的脖子都快扭断了吧,如果这都算高调的话,我想不出低调是什么样子。”江源说道。

“我不是说他们,我是说我们两个。”

元丰心里越来越不踏实,总感觉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平时最多窝里横,出了人殿只能低着头做人。

“有吗?我还感觉不够高调呢。”

前面就是晋升殿,几座大殿围绕而成的宫殿群,倒是颇为壮观,正巧不远处另一个方向也走来一群人,江源从这群人当中看到了张智,这就是地殿的人了。

不仅是张智,还有一同加入地殿的人一个个都成为了淬体境,看样子地殿的待遇果然不错,一入殿就赏赐了不少好东西,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达到淬体境。

“是地殿的人,江源兄弟,要不我们等等再进去吧。”元丰说道。

“干嘛要等等,我偏要现在去,都给我跟紧了,掉队被欺负的我可不负责。”江源说完这句话加快步伐,想要抢在地殿的人之前进入晋升殿。

江源是人殿弟子的核心,江源加快脚步,他们自然也要跟上,否则真的要和江源所说的那样掉队被人欺负了。

“江源兄弟,等一下,看到前面地殿带头的那个人了吗,他叫燕铮,淬体境第五重巅峰的修为,而且战力不俗,我曾经与他交手,三招之内败下阵来。这个人不好惹,我们还是绕着走吧。”元丰说道。

看到元丰怂成这个样子,江源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看看你们现在这幅德行,等会儿与他们面对面,谁如果敢给我打退堂鼓,我要谁好看!”

被江源这一吓唬,所有人都老实了,他们心里清楚,地殿的人不好惹,江源更不好惹。而且江源是他们人殿的,随时都能整治他们。

不多时这两队人在晋升殿外遇上,燕铮上下打量着元丰,笑着说道:“我说刚刚是谁这么眼熟呢,原来是你元丰啊,今天带着人殿的新人来晋升五品炼丹师?”

“燕铮哥,我……”

元丰一开口就弱了气场,江源上前一步,十分硬气的说道:“不错,我们正是来此处晋升五品炼丹师的,按时间来说我们比你们早到一步,还请你们在门口等一会儿,有个先来后到。”

燕铮一听,开口大笑道:“哈哈哈,兄弟们,这小子刚刚在说什么?他们人殿竟然有新人要晋升五品炼丹师,还让我们排在他们后面,真是可笑。”

“燕铮哥,他叫江源,在丹源试炼场的时候是个狠人,所以十分猖狂。”

正在地殿那一众老弟子哈哈大笑的时候,张智凑到燕铮身边言语两句,燕铮并不是什么高层,对于丹源试炼场的事情也不怎么了解,听到张智的话不屑一笑,说道:“丹源试炼场不过是一群新人,在那边有资本可不代表能够在我面前狂妄。”

“那是自然,这江源想要叫嚣,恐怕挑错了对象。”张智附和道。

人殿的一众老弟子都知道燕铮的大名,一个个吓得不敢说话,而江源倒是一脸淡然,望着燕铮说道:“听说你叫燕铮,先来后到的规矩都不懂,要不要让我们人殿好好的教教你规矩?”

“哈哈,大家听到了吗,人殿的渣渣想要教我规矩。”

燕铮说着,地殿众人又是一阵狂笑。

地殿毫不留情的嘲笑,人殿众人却感觉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也有几分担心江源的安全,对燕铮说出这种话少不了挨一顿教训了。

燕铮连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说道:“你们人殿准备让谁来教我规矩,是元丰这个手下败将吗?”

说完,众人继续大笑。

看着他们得意忘形的样子,江源也笑出声来。

江源一笑,燕铮倒是愣住了,问道:“小子,你笑什么,莫非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可笑之处?”

江源摇摇头,说道:“我在笑你狂妄自大,以你这点实力根本不用元丰哥出手,我一个新人就能将你击败。”

“就凭你?”燕铮疑惑道。

“没错,就凭我,既然你真的像学规矩,那我就耽误一点时间,与你过几招。”江源笑道。

燕铮上下打量着江源,不屑一笑,对身边的张智说道:“张智,刚刚达到淬体境,这小子交给你练练手,去吧。”

张智刚刚还一脸得意,听到这句话吓了一跳,苦着脸说道:“燕铮哥,这……这个江源邪门的很,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我受伤倒是小事,给我们地殿丢人那就罪过大了。”

燕铮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说道:“也好,燕洵,你去好好教教他规矩吧。”

从地殿的队伍当中走出一位与燕铮长相相似的男子,不过却比他年轻得多,修为是淬体境第三重,应该是他弟弟或者其他亲戚之类的。

“大哥,这样的对手简直没有挑战性,您让我几招击败他呢?”

燕洵走上前来,看向江源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猎物一般。

“新人们还等着晋升五品炼丹师呢,这等货色一招解决就好。”燕铮说道。

“好,那就一招解决。”

不等燕洵开口,江源抢着说道。

“小子,希望以后你可以对自己的实力有个正确的认识,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

“万林惊鸿拳!”

燕洵话还没说完,江源已经出手,拳罡阵阵,猛烈的罡风呼啸,只听一声闷哼,燕洵倒飞出去撞在了一根石柱上,倒地昏死过去。

“听你的,一招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