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江暖暖&我的美女病人

2020年05月09日

胖胖的情报总管穿着淡紫色锦袍,脸上扑了粉,堆满笑容。

“瓦里斯大人,没想到你会到码头上来。”提利昂说道。

“我正有些事正要禀告大人,听说您在此处,就顺路过来。”情报总管环视下四周,语气和表情都有些浮夸,“看来难民问题马上就能解决,这可是大功一件。”

“确实如此。陛下自然会有封赏。”提利昂岔开话题,“瓦里斯大人,您有什么事?”

“我既不管士兵,也不管金龙,”太监嘴角挂着一抹温软的微笑,“大人,我还能有什么事呢?”

“明白了,”代理首相说不好是希望情报总管多找他,还是从不找他,叹口气,“说吧,这次的叛徒又是谁?”

瓦里斯瞪大眼睛,“这里不是处理公务的地方吧,大人?”

提利昂耸耸肩,“如果我连威廉爵士和玛格丽小姐都不信任,还能信任谁?”

威廉和玛格丽相视一笑,玛格丽说道:“大人,您这样说,让我们非常荣幸。”

“哎呀,没错,赫伦堡与高庭的忠诚毋庸置疑!”情报总管装腔作势,随即从袖中摸出一卷羊皮纸递给提利昂,“可这些人就真的是卑鄙无耻,毫无荣誉之心。”

“君临大了,什么人都有,对此我毫不觉得奇怪。”提利昂扫视名单,“我认得几个名字,这都是些有钱人。做买卖的、匠人、店家一类。他们为何造反?”

瓦里斯摇晃着大光头,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墙头草呗,他们相信史坦尼斯会赢,希望分享他的胜利。对了,他们自称‘鹿角民’,立志追随宝冠雄鹿。”

提利昂哈哈一笑,“该有人去通知他们,史坦尼斯换了徽章,他们应改名‘热心人’。”

从羊皮纸上记录的内容看,这些“鹿角民”或者说“热心人”武装了数百人,一旦战斗爆发,就准备占领旧城门,放史坦尼斯的军队进城。不得不说,如果他们在攻城的时候骤然发难,确实有一定威胁。

此事需要严肃对待,代理首相决定立即返回红堡签发逮捕令,“看来我又要去当一次恶人。诸位,失陪了。”

几人互相行礼道别,提利昂拿着那卷承载数百人生死的羊皮纸,在佣兵波隆和几十个卫兵的簇拥下远去。

在城门附近,都城守备队司令被召唤去聊了几句,随即就带着一群金袍子加入代理首相的队伍,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丛临河门进入君临。

“代理首相大人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瓦里斯啧啧称赞,“是一位难得的能臣。”

“提利昂大人是个睿智的人。”威廉说道。不能干的话,原著中你也不会冒那么大风险把他送给龙妈。不过,现在看来你是没机会了。

“没有难民,河边的风景还不错。”瓦里斯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威廉爵士,可否一起去那边走走?”

威廉看看玛格丽。

玛格丽朝两人微笑行礼,“威廉,瓦里斯大人,你们请自便。我还要继续安抚难民,失陪。”

说完在本纳德等侍卫保护下,再次走进难民之中。

君临码头在黑水河的入海口附近,此处水流又强又急,浪涛一个跟着一个,雪崩似地重叠起来.卷起无数漩涡,狂怒地冲击着堤岸,发出哗哗的响声。

看看不远处人潮涌动,一片繁忙的码头,威廉说道:“有什么事情吗,大人?这里好像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我不这么认为,爵士。”瓦里斯笑眯眯的,“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才不会惹人怀疑。”

“哦?看来大人要告诉我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威廉泰然自若,无非就是要说小伊耿是雷加王子的儿子……

“没错,这件事知道的人可不多。”八爪蜘蛛神秘一笑,“金牙城失守,北境之王已率军攻入西境,势不可挡,沿途的城堡纷纷陷落。”

威廉显得有些惊讶。不过他并不意外罗柏能攻入西境,毕竟大灰狼不是吃素的。只是没先到瓦里斯先说这件事情。

“代理首相大人很有手腕心计,把这个消息掩盖得严严实实,让人佩服不已。”瓦里斯对威廉的反应很满意。

先用一个震撼性的消息增加对方的信任感,然后再谈正事就会顺利很多,这个套路情报总管屡试不爽。

只不过这件事早就在威廉意料之中。

即使罗柏不攻入西境,泰温率军回师君临,也不过是七万人对阵史坦尼斯六万人,僵持不下的可能性很大。

等高庭公爵的军队抵达,强弱对比悬殊,史坦尼斯又可能撤退。围攻风息堡的话,那就打成了烂仗,旷日持久,还不见得能最终取胜。

所以想一战解决史坦尼斯,还是得靠威廉的秘密武器,泰温回来不回来,区别不大没准不回来更好。

“确实是个惊人的消息,非常感谢您,大人。”

威廉平静的样子落在瓦里斯眼中,让他更加欣赏威廉的气度。

“最近那首龙裔归来,越来越流行啦。”瓦里斯说道:“就连君临的一些酒馆,都有歌手公开演唱,而且还很受欢迎。”

来了,正戏开场。

“这大概就叫民心所向吧。”威廉说道。

这话也不是全然胡扯,事实上很多疯王时代过来的平民,就非常怀念疯王的统治。虽然疯王对待贵族们非常残忍暴虐,但底层平民可感受不到。

“在伊耿一世之前,维斯特洛本是分裂的七国。”情报总管说道:“所以由伊耿的子孙拥有铁王座,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威廉点点头,“理所应当。先王劳勃不正是因为拥有坦格利安的血统,才得以称王吗?”

劳勃的奶奶雷蕾坦格利安是伊耿五世的女儿。当韦赛里斯和丹妮莉丝逃亡厄索斯之后,当时在整个维斯特洛,名义上与坦格利安血缘最近的就是拜拉席恩家的三兄弟,也是劳勃得以登上铁王座的法理基础。

三百年前,谁不是各自地盘上的王者?伊耿一世是靠着三条龙才让七国下跪称臣,如果劳勃拜拉席恩想嘴炮称王,即使最铁杆的盟友,史塔克和艾林多半都不会答应。

“没错。”瓦里斯笑容可掬,“血统如此重要,所以贵族继承法才需要严格执行,万万不可出丝毫差错。”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维斯特洛又没有dna坚定技术,你怎么证明小伊耿是雷加的儿子?还不是靠拳头说话,可你的拳头能有龙大吗?

“大人言之有理。”威廉笑着附和。现在也没必要和瓦里斯闹翻,这样说不定还有机会从他那得到什么消息。

瓦里斯神情变得严肃,“爵士,您是否听说过一个传言?十几年前君临沦陷,魔山闯入红堡时所杀死的那个婴孩,并不是雷加王子之子。”

各种想法在脑海闪现,最近威廉选择了一个稳妥的说法,“雷加王子颇受人们爱戴,也许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毕竟此事确实让人匪夷所思。”

瓦里斯笑了起来,“滕石镇之战才更加离奇吧?爵士您自己就是创造奇迹之人,应该是最相信世界上有奇迹的人才对。”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威廉耸耸肩,“您说的这个……事情,真伪难辨呀。”

“说得太好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也如此认为。”瓦里斯拍手赞叹,旋即语气一转,“不过爵士,您似乎并未亲眼见过蓝礼大人的遗体吧?”

“确实不曾。滕石镇之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其实我也不能确定战果如何。不过有许多尊贵的大人、爵士亲眼见过,有他们证实,我自然深信不疑。”

“所以信任是可以传递的,对吗?”瓦里斯微微欠身,紧盯着威廉的眼睛,“我信任您,如果某个人深得您的信任,是否我也可以相信他,爵士?”

威廉不为所动,“如果您足够相信我,当然可以。”

瓦里斯站直身体,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那看来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增加信任感呀,威廉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