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扯花瓣 知道错了 会乖&我妻如奴结局

2020年04月03日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啥?

周叶心里非常好奇,但是看着雷衍天王伤心的模样,又有点不忍心问出口。

他怕问出口之后,雷衍天王会心碎。

“我告诉你,落日深渊这三个禁地,你进去了顶多就是原地升仙,这没什么好说的,只要活够了,进去了解自己也是没有问题的,而且那些曾经去探索的修行者们,走得都挺安详的。”

雷衍天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随后用着一种极其认真的语气说道:“但是唯独无尽黑湖,你千万千万不要去。”

“那个鬼地方,不仅仅会把你送走,而且,还能让你死不安宁。”

闻言。

周叶更加的好奇了。

雷衍天王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东西,居然能害怕成这个模样。

雷衍天王是斩道境中期的绝世大能,而且是木界第一天才,战斗力根本不是寻常生灵能够比拟的,他拥有对应帝境中期的战斗力。

而让他现在都心有余悸,甚至害怕的,究竟是什么?

周叶恍惚了一下。

糟糕,事情不妙。

好奇心害死猫。

细思极恐。

还是不要想太多,免得到时候好奇心战胜一切,头铁莽进无尽黑湖里,然后嗝屁。

这是极其容易发生的事情。

太可怕,一定要克制住自己。

“那天,月亮很圆,无尽黑湖里面一片寂静,连虫鸣都没有,就好像一片死地一样……”雷衍天王慢慢讲述了起来。

周叶突然感觉周围有些冷。

害怕的情绪,逐渐出现,内心的角落,黑气翻滚。

心魔老弟的酝酿速度,逐渐在加快着。

但是黑气有些扭曲,是在抗拒着,就好像它根本就不想诞生出来似得。

“湖水开始变得清澈,大量的黑色丝线退走,是朝着湖中央聚集……突然,我发现有笛声逐渐传过来,我朝着黑湖的中央看去,我其实不知道那是不是无尽黑湖的中央,但是当时给我的感觉,那就是无尽黑湖的中央。”

“在黑湖的中央,我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块石头从湖面升起,上面坐着一个身穿薄纱的女子,背对着我,是她在吹笛……”

周叶露出了然的神情。

“天王老哥,当时的场景,是不是特别的刺激?”周叶低声问道。

雷衍天王的表情变得极其怪异,缓缓回答道:“刺激,特别的刺激。”

“因为,我突然发下,湖水里的那些黑色丝线,其实就是那女子的头发……”雷衍天王说到这里有些颤抖了起来。

显然,后面的事情才是真正的大恐怖。

“从古老的书籍当中曾经有提到过,不要去闯禁地,一旦进入禁地,十死无生,当时我不信,但是在遇到那女子之后,我真的相信了。”

雷衍天王脸上还带着一种后怕之色。

周叶没有清晰地感受到那种场面,有些不太明白。

只不过,他很清楚,雷衍天王一身傲骨,是非常骄傲的人,通常情况下绝对不会露出害怕的神色,而之前居然哇的一下就哭了,这足以说明,禁地真的很可怕。

“那个女子,被称为无尽黑湖之主,你永远想象不到她的笛声,她的笛声能够让你登上九天,然后在你沉迷幻境喜悦的时候,骤然让你坠入九幽,仅仅是那一瞬间,若是稍微把握不好,就能够直接化魔,这是一种极其恐怖的能力。”

雷衍天王面色凝重。

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他绝对再也不会觉得老子天下第一牛逼了。

他只能吹一吹,内心里还必须要有数。

“仅仅笛声就能够让不朽境巅峰的顶尖大能瞬间化魔……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周叶有些捉摸不透。

“很奇怪,至始至终,她没有丝毫气息,就好像是个死人,但是她又的确活着,并且还有一点,能够看到她,但是神念无法探查到她。”

“简单一点去比方的话,她只能会被你看到,你想用神念探查,想施展玄技攻击,那都会落在一团虚伪上面,不会起到任何的效果。”

“关键不是这个。”

“关键是,在你侥幸醒悟了之后,这个女子会回头看你一眼。”

雷衍天王打了个寒颤。

“一种病态的白,还有尸斑,特别是那双眼睛,很空洞,和她对视了一眼,我好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亿万星辰,然后有一种下坠的感觉……”

听到这里。

周叶终于明白雷衍天王为什么会这么恐惧了。

仅仅是对视一眼,就能够将雷衍天王影响到这种地步,要是换一个说法,那就是对方一个眼神就能够无声无息地将雷衍天王斩杀。

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那个女子,给我的感觉,就好像能够掌控整个世界一样。”雷衍天王形容道。

“老哥你的意思就是说,那个女子就好像苍天一样不可违抗?”周叶问道。

“嗯。”

雷衍天王点头。

“我听树爷爷说过,在天地分崩离析的时候,很多的书籍都已经毁灭了,正巧,有关于禁地的书籍一本不剩,只有零星的书籍里有过一两笔记载,讲实话,我都怀疑是人为的。”雷衍天王面色凝重。

“人为的,不可能吧?”

周叶眉头一挑。

倘若这真的是人为的,那到底谁有这等实力,而且,对方又是什么动机去毁灭这些有关于禁地的书籍?

“不知道,反正据我所知,六界里面没有谁知道禁地里面的存在到底是什么,又是什么样的实力,都有什么样的能力……整个六界,一本关于禁地的书籍都没有。”

“但是你想一想,禁地存在了这么久,虽然探查禁地的生灵九成九的都已经死亡,但是多少会有一些关于禁地猜想的书籍或者传言吧,很遗憾,统统没有,什么都没有,关于禁地,我们也是一知半解,唯一知道的,就是禁地不能进入,进入就死亡。”

雷衍天王说道。

周叶倒吸凉气。

如果说真的是这样,那么这其中怕是有情况啊。

“天王老哥,你是怎么样认为的?”周叶问道。

雷衍天王摇摇头。

“还能怎么样认为,从目前来说,还是顺其自然吧。”

“如果这样对于我们有利,那么我们去探查,还有可能破坏这其中的什么计划,如果对我们有害,破坏了计划,肯定付出一定的代价。”

“其实很难去选择到底是探查到底,还是说装作看不见。”

雷衍天王也有些无奈。

最主要的就是,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对他们来说是有利还是有害。

在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贸然探查,极有可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不管是哪一种结果。

周叶点头。

以他的角度来看,也很赞同雷衍天王的观点。

只不过,这样做不好的地方就是心里没底,始终有点慌慌的。

“对了,天王老哥,其他界域是不是也有很多禁地?”周叶问道。

“有。”

雷衍天王点头。

“每个界域或多或少都有很多的禁地,和我们木界同样,他们对禁地的了解也不算太多,不过魔界比较奇特,魔界有一个禁地叫做魔渊,九成的魔族进去之后都是死亡,但是修为比较高的魔族进去之后历练一番,出来之后会增强很多的实力。”

“每一个魔族一生当中不出意外只有一次进入的机会,第二次会遭到魔渊的抗拒,而且,从魔渊里面出来的强者,这儿都不太正常。”雷衍天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周叶露出了然的神情。

看来那些愿意进入魔渊的魔族都是狠角色,明明知道自己会变成神经病也要进去历练一番,为的就是变得更加的强大。

“基本上一半的魔帝都曾从魔渊里走出来过,你没有和它们接触过,如果你和它们接触了,你就会发现这就是一群神经病,脑子有问题,做人做事都很暴躁。”雷衍天王毫不掩饰地说道。

“我懂。”

周叶点头。

“就只有魔界的魔渊能让魔族历练么?”周叶继续问道。

“最近情况不一样了。”

雷衍天王面色有些复杂。

“仙界的一个山脉里有一座青铜古门,那古门的数万里范围内都是禁地,这座门的名字从天地分崩离析的时候传下来的,叫做成仙们,据说进去了之后就能够成仙……”

“成仙?”

周叶一愣。

他有点不明白这里的成仙是指的真的修为成仙还是嗝屁。

“就是成为传说当中的仙人,我和你说过南仙帝这个人,南仙帝自从参与了仙人洞府的争夺之后获得了很多东西就变得有些奇奇怪怪的了,他在三个月之前强行踏入成仙门禁地,然后带走了成仙门。”

“南仙帝最近很低调,成仙门给他带去了什么也没有谁知道。”

雷衍天王面色有些严肃。

南仙帝越发强大,木界就越发的危险。

“南仙帝,成仙门……”

周叶低语着。

这是第三次听到南仙帝这个名字了。

周叶心里,一直就想弄死南仙帝。

若是南仙帝没有什么变化还好说,但是南仙帝掌握了成仙门,给南仙帝带去的好处也没有谁知道,这就很麻烦。

“既然南仙帝能收走成仙门,师父和南仙帝是同一层次的存在,师父能不能收了某个禁地?”周叶问道。

“不行,很早之前就已经尝试过了,完全没有任何的头绪,并且每进一次禁地,青帝都是负伤回来,若不是这事儿隐秘,或许青帝早就被针对了。”雷衍天王摇摇头。

“那我们面对仙界的话,就更加的劣势了。”

周叶叹了口气。

不过也不灰心。

大不了拼命吸收一切能够看到的物资,然后突破修为,再找南仙帝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