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孕催乳剂_小妖精想要我的命吗

2020年08月27日

意识到这一点,可苦恼了刘若华,登时头疼得紧。

刘若华向武云昭求助,轻声道:“蕊瑶姐,怎么办呢?以前没碰过呀?”

武云昭淡淡道:“好办,你若不同意两人见面,就把梅花接下,出宫后随手一扔,今日事就当没发生,你哥也不用知道。你若同意两人见面,伸手将人扶起来,没准儿以后是一家人,论起辈分来,他还比你高一点儿,一直跪你不合适。”

刘若华听懂了,武云昭意思就是,如果不同意韩青和刘建章的关系,自己今日就干脆做主,将二人断个干净,以后不往来就是,相反的,如果同意了,今日也不罗嗦,干脆将人认下,以后和和美美是一家,风里雨里,妹子支持哥哥到底。

然而,事关重大,真的能如此草率吗?

刘若华不敢替哥哥拿主意。

韩青听了武云昭的话,心里也不是滋味,但她给的两条路是对的,有道理的,也是最好的,心知无计可施,唯有如此,不再言语,等待刘若华的裁决。

武云昭道:“若华,快点儿,天色不早,很多事儿要办呢。”

刘若华苦着脸,委屈道:“蕊瑶姐,你别催啊,这不乱着呢吗?”两只手搅在一起,终于出现了女儿家该有的娇嗔作态。

武云昭道:“若华,亲妹子若看不过眼,也就不用等着老父同意了,有道是快刀斩乱麻,一直牵连着不是办法,你哥岁数不小了,如今这个样子,以后必得安心成亲、生孩子,拖不得。韩侍卫也到了适婚的年龄,指不定哪一天就被订了终身,他俩成是不成,你必须做主。”

刘若华眨了眨眼,皱着脸,哆哆嗦嗦伸出了手,探向了梅枝,可她看了韩青卑微的姿态,心里不忍,就是不肯接过,于是又将手掌向一旁偏了偏,挨近韩青的手腕,但人却没站起,也就不能将韩青扶起。

手臂左摇右摆,刘若华的心也左摇右晃。

韩青一直未曾抬头,但刘若华手臂的影子映在地面上,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心也一样,随着那道摇晃的、暗色的影子摇晃,整个人好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没着没落。

在这个世界里,刘若华是一个特殊的女子。她有传统女性,遵守妇道、妇德、礼法律条的规矩一面,她又有进步女性,勇敢追求,敢于突破的一面,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存在。

武云昭持观望的态度,她想知道,刘若华到底会怎样选择,她的思想会进步到何种地步,能不能理解、容纳刘建章和韩青之间非一般的感情。

接受不同,需要十足的勇气!

时间一点点溜走。

武云昭的感觉是眨眼间,刘若华和韩青的感觉则是没有尽头一样的,无限延长,度日如年。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候,刘若华发了狠地跳了起来,一把将韩青拽起,郑重道:“韩侍卫,说实话,我没想明白,不知道你跟我哥这样到底对不对,不过,我得为我哥着想,只要他开心,我这个当妹子的就开心,你们的事儿•••我只能不干预。”说罢,放开了韩青的手腕儿,逃似的,退到武云昭的身边。

在宫里,武云昭是刘若华的主心骨。

武云昭笑道:“不容易,若华还有怕的一天,脸都白了。”

刘若华倚靠武云昭,紧紧搂着她的胳膊,撇嘴道:“蕊瑶姐,都怪你,这么大的事情,连想都不让我想,吓死了。”

武云昭道:“这是你刘家的事情,我怎么插手?”

刘若华道:“那•••如果真出了事儿,蕊瑶姐,你可得搭把手啊。本朝官员从没出现过好男风的,我哥他俩弄个不好,真要被弄死的,那帮文官不是好相与的,几道指斥违背祖宗的折子就能要命了,钉上木柱烧了都不一定。”

武云昭见刘若华真是怕惨了,握着她冰凉的手,柔声道:“姐姐曾答应过保韩侍卫姻缘美满,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既然收不回来,就得办下去,放心、放心,只要你哥和韩侍卫互相付出了真心,姐姐我就一定能让他俩安然无恙地在一起。”

刘若华得了准话,很欢喜,笑道:“那一言为定,我爹那里有我。”

武云昭道:“行了,暂且不急,先让韩侍卫解一解相思之苦。”

韩青闻言,血色退了的脸又红了上来,恭敬道:“微臣谢过皇后娘娘,贤妃娘娘。”

武云昭拦道:“别忙着跪了,办正事。”对刘若华道:“若华,你先回家等着。未免引人怀疑,过一会儿后,我借出宫抚恤之名,携韩侍卫一同出宫,顺便将给你家的赏赐带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