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吊整根插了进去&old老太fat

2020年05月23日

离开之后,吴邪便不再外出,吞服活络丹,一连数日都在房中修行,淬炼自身,增长气血。

“啪啪啪!”

终于,随着时间推移,他体内的气血趋于圆满,再也无法增长,经脉发出连串的轰鸣,他自修行状态中退出,默默感知体内的力量。

经脉受到气血的淬炼,早已杂质排进,而数日来,借助活络丹之效,气血同样饱和。

但是,想要突破至炼体四层,依然不够。

他的体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于气血的需求比之寻常武者要大了太多,若是寻常强者借助活络丹之效,或许早已足够突破。

但是吴邪不行,他的皮肉经脉已经越发的凝实晶莹。

散发莹莹光泽,药力虽然有效,却无法助其突破,只能够作用自身,使得肉身再度加强。

“嘭!”

吴邪沉吟,忽而双拳凌空轰击。

动响传来,空气发出爆鸣,恐怖的劲气肆掠,使得起周身的物品尽皆化作齑粉。

“对于自身的掌控越发的熟稔,力量竟然增长了数百斤之多!”

吴邪略微动容,他‘正武居’是专门供武者休憩之地,房间内摆放的物品尽皆由金刚木打造。

这种木材比之岩石要坚硬数倍。

而如今,吴邪凌空出拳,光凭劲气便已经足够将周遭的物品全数震成齑粉。

自身的力量再度增长,竟然恐怖如斯!

“可惜,我的体质太过特殊,活络丹的药力不足我突破此境,看来气血丹必须到手!”

吴邪握拳,对于自身的力量再度有所感知。

而后,他不再停留,略作修整,将灰布包裹的战戟背负身后,目光坚毅,转身向着城主府而去。

时间流逝,随着他闭关修行,今日依然是城主府聚会之日!

……

城主府坐落与临东城正中心,占地极广,是城内最强势力。

传闻临东城城主洛天武更是侵淫炼气极致多年的大强者,即便同境高手相遇,都难以与之对敌。

离开‘正武居’前行片刻,气势雄伟的城主府已然再望。

入目之中,是一座大气磅礴的巍峨府邱,正门打开,有四五尊身披战甲,手持战戈,血气缭绕的魁梧凶兵矗立,他们显得凶神恶煞,有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而出。

显然,这些人尽皆是历经杀场的高手!

而在这些凶兵身后,大门之前,两个丈许高的蛟蛇像竖立,它们活灵活现,黑鳞在日光照耀下闪烁幽寒光芒。

“听闻城主府前的蛟蛇雕像乃是真正的蛟蛇以特殊手法封存而成!”

“什么?以凶兽封存而成,难怪不得我自其旁路过,会有一种心悸之感。”

临近城主府,有细碎的议论声传来。

吴邪也不由为之动容。

难怪那两尊蛟蛇显得活灵活现,靠近之时还有及其恐怖的威压展露。

原来这竟然是真正的蛟蛇以特殊手法封存而成!

“以这两头蛟蛇的气息,恐怕比死水潭中李不玄捕获的那头还要恐怖不少。”吴邪心中微动。

如果真的是这般,那这临东城城主,果然实力不俗!

“噫,沈兄,数日不见别来无恙呀。”

正在吴邪思索之时,自远处一道紫衣招摇的身影临近而来,显得极为热络的打着招呼。

吴邪抬头,望向来人,当即抱拳道:“郑兄。”

两人一阵寒暄,继而结伴前行,步入城主府内。

随着两人进入,顿时府内的景象一览无遗,有数栋房屋林立,其外,在这些装饰华丽,雕琢精细的屋舍之外,尚有一方极为辽阔的演武场。

在这演武场上,此时正人声鼎沸,无数兵将矗立其旁,默默注视着来往交谈的数百天才子弟。

此地的修行器材不计其数,而来往的城内俊杰同样不少,相互交谈,显得极为开心。

“果然是一场盛会。”郑秋行轻声感叹。

吴邪同样点头,有些咂舌。城主府的底蕴比之他想象中要恐怖得多。

那演武场四周矗立不动的兵将,成排成林,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若是用心感受,定然能够感知到他们体内收敛下去的雄浑气血。

哪怕最差的兵将,竟然都已经达至炼体二层!

吴邪暗暗心惊,与郑秋行同行,向着府内聚会之处而去,此次城主广邀城内俊杰参加,除却宴请之外,还有考校城内俊杰之意,故此演武场也同时开放。

用以宴请之后,对于气血丹的争夺比斗之用。

“快看,四大世家之一的邓家邓峰也来了。”

“还有那里,那是林家林枫?”

随着人群叫嚷,吴邪目光同样探去。

自门口,两道高傲的身影步入。邓峰身着劲装,面容方正,有一种大气之感,而在其身旁,林枫面容冷峻,一袭墨色长袍加身。

这两人同样修为不俗,气血涌动,风雷之声炸响,虽然不及炼体四层,却也如同吴邪一般,达至炼体三层极致状态!

“杜方来了!”

陡然,一道惊呼传来,顿时四周的人群变得嘈杂起来。

“天呐!那是杜方,临东城此代最强者!”

“他身着战甲的身姿太过伟岸了,我觉得就如同在看一座高山!”

顺着众人目光望去,吴邪眉头微蹙。

在人群之中,一尊身形高大,面容冷峻异常的青年站立,他身着漆黑的战甲,一股漫天的杀意不经意间便席卷而出。

即便不曾运行气血,依然使得靠近的人能够感受到极为恐怖的压迫力。

而在其身后,一袭锦衣面容阴毒冷冽的杜规正赫然在列。

“这就是杜方…”

吴邪身旁,郑秋行面色略显难堪低沉道。

显然,他在这所谓的临东城同代最强者手下,吃过不小的亏。

“吴邪!”

忽然,杜方冷声轻吐两字,身形越过众人,走向吴邪所在,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吴邪,冷声道:“便是你打伤我那不成器的弟弟?”

吴邪眉头微蹙,沉声道:“正是。”

“好,很好!”杜方目光冷冽,探出一掌轻轻拍来。

他动作显得极为轻柔,就如同在亲切的问候,但是吴邪却肩膀微沉,恐怖的力道直冲体内。

感知到巨力入体,吴邪神色不变,气血涌动,将这股磅礴大力导入地面。

咔擦…

顿时他脚下的砖石如同蜘蛛网般炸裂开来。

“好,有些实力,这样才不会给我一种碾死蝼蚁的无趣感!”杜方面露残忍的笑意,继而不再出手,径直步入宴会之处。

在其身后,杜规紧随,他面色阴寒至极,望向吴邪冷笑道:“今天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