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穿越书中女配文h

2020年06月08日

所有人纷纷往电梯走去,陶语沫看着金越泽下来,拉住他问:“泽,你……你为什么会说那个新人演技比你好,你这不是故意让所有人把眼光放到她身上去吗?”

金越泽甩开了她的手,“语沫,你没看汐儿拍的戏吗?她几乎是用真感情去认真的拍,而且,这部《缘来》,你走心过很多次,不得不说你的水平下降了。”

金越泽说完直接去了三楼,陶语沫愣在了原地。

他第一次说她水平下降了,因为缘来wen戏太多,所以她才会分心啊,而这个人什么都不懂……

她好不容易快拿到到影后的称号,难道,真的会被这个女人抢走?

“怎么?吃瘪了吧?说了我家汐儿迟早会秒杀你,听听今天的致词,有几句是说你的戏,我家泽泽实力要捧汐儿了,你就等着滚出娱乐圈吧!”上官悦跑上来不忘挑衅一句后才跑到楼上去了。

陶语沫握紧了拳头,她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她怎么可能放弃!

上官悦,蓝汐紫,我一定要毁了你们!

大厅人走的几乎都差不多,穆凉尘还是迟迟坐在那里没动,一直盯着红酒杯发呆,双眼无神。

韩芊苓一直站在远处也不敢靠近,穆凉尘凛然的气息,从那个女人离开之后就没有消散过,即使她做了这么多,他心里装的还是她。

穆凉尘忽然起身,径直往外走去,韩芊苓立马叫住:“尘!为什么不能选我!难道就非她不可吗?”

穆凉尘没有理她,继续往门口走去。

是的,他心里,只住的下她一个人。

但是她心里又住了多少人?

“穆总。”齐铭一直在大门外站着在,拦住了他的去路,“我们总裁说了,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汐儿了,你还记得最后一晚怎么伤害她的,你还记得你和韩芊苓的事吗?她好不容易能忘记,如果你不是认真的,就不要再招惹她。”

穆凉尘沉默了半晌,那晚扔了她的项链是她太冲动了。

但是为什么一定是上官霖!

她就那么喜欢上官霖吗?

“齐医生,我不想跟你闹矛盾,你自己让开。”穆凉尘冷声开口了一句话,如果不是看在上次齐家救了薛哲颢的份上,他一定忍不住动手。

齐铭丝毫没有让开,上官霖现在肯定和咪汐紫在一起,如果把穆凉尘放过去了,他们准得打架。

“把他交给我,你去吧。”这时,薛哲颢走了过来,他的墨镜和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摘下,露出了那张十分清秀好看的脸。

穆凉尘微眯了一下眸子打量了一下两人,齐铭肯定不会对薛哲颢动手的,然后他丝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齐铭正准备追过去,薛哲颢拦在前面直接擒住了他的胳膊,运用他惯性以及手臂的力量以肩为支撑点,将他完美的来了个过肩摔。

齐铭哪晓得这小子劲这么大,他刚刚又没防备,直接稳稳的和大地来了个背对背拥抱。

“薛哲颢!”齐铭揉了下撞到的脑袋,这小子居然恩将仇报!

薛哲颢又蹲下擒住他,“还从和齐医生正式单挑过,不知身手到底如何,不妨较量一下?”

齐铭没想到这小子劲这么大,明明他比他高半个头,却被他给制住了,他忍不住问:“你几岁开始学武的?”

“嗯……记不清了,好像6岁进了跆拳道馆,12岁进了训练营,18岁已经开始训练自己的队伍了。”薛哲颢回想了一下,然后将齐铭拉了起来。

他没下狠手,只是故意跟他过了一招,怎么说齐铭也是他恩人。

齐铭拍了拍身上灰尘,“所以,你是18岁才进的新道?”

薛哲颢没回复他,他回想起来,那一次是穆凉尘说突然要退出,他自己执意要接穆凉尘才把他的队伍给了他。

穆家是正规家族,那个时候,他父亲不赞同他碰这些事情,还把他狠打了一顿后,他才突然说要退出的。

能接新道的,也只有他了,无父无母,任何人也不会说什么,他也是穆凉尘一手培养出来的,再合适不过了。

“齐铭,我不管你们霖总什么心思,但是抢这小妞就是不行。”

“什么叫抢,是穆凉尘跟那个韩芊苓的女人纠缠不清,你懂什么?你觉得穆家这么大的家庭,能容忍这个丫头吗?能帮助她的只有我们总裁。”

齐铭搞不懂,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评价上官霖,他都没有直接明抢,就因为和她在一起,就这么多闲言闲语。

齐铭更头疼的是,薛哲颢恰好是穆凉尘的保镖,而他又是上官霖的助理,这样他很为难。

如果是别人,他还可以摆平,但是他总不能打他弟弟吧?

薛哲颢白了他一眼,握紧了拳头,“如果你要去护着上官霖,你先把我打败,除了穆凉尘,至今还没人能打赢我。”

齐铭也不是那么容易能被打倒的,首先他个子高占优势,齐铭学的是散打,而且已经到了高级段,他打架也从来没输过谁。

“薛哲颢,你知不知道,你力道和劲虽然都大,出手也狠,但是你知不知道你有个很大的弱点?”齐铭靠在墙边,外面的人几乎都去了三楼,这里也没人注意他们。

“弱点?我没有弱点!”薛哲颢带过那么多人,还没谁说他不厉害的,齐铭还就特殊了?

齐铭叹了口气,“你做事是不是喜欢莽撞,不听劝说,只顾自己的意愿来,我估计,穆总带你的时候,也无数次批评过你这一条吧。”

薛哲颢愣了一下,他回想起,每次被穆凉尘打败都是太过于心急,而他总是说他废物,但是他姓格从来不服软,除了穆凉尘,也没人能打赢他啊。

“你上次是怎么受伤的你忘了?你以为你的计划万无一失,那是因为你没遇到更狡猾的人,如果那次我没出现,你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了。”齐铭很庆幸,幸好那次碰到了薛哲颢,幸好毫不犹豫的救下了这个对他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薛哲颢肯定是不服气了,“那……那是个意外,这种情况还是很少出现的!”

“学会听令别人,不该做的不要做,就像现在,而我最擅长的就是找人弱点打,完全可以利用你的莽撞,先让你精疲力尽再出手,你这样的人,随便布一个局,你就踩进去了,如果你能学会稳重……”

薛哲颢打断了他的话,“等等!等等,你怎么这么啰嗦啊?你这是在教育我?什么时候还轮到你管我了?我跟你说,穆凉尘都管不住我!”

齐铭:“……”

这孩子怎么这么欠抽呢?

就不能好好听他把话讲完?

薛哲颢不耐烦的问:“你还打不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