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美女院长_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

2020年08月28日

“砰砰砰!”三声巨响后,楚希音、楚明心和楚铭三人落了地。

“救命啊,我的屁股!”楚明心捂着屁股一阵龇牙咧嘴。

楚铭摔的鼻子都出血了,感觉到鼻子下方有液体低落,他掏出了手帕一阵擦拭。

楚希音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摔的胃里一阵翻滚、脑袋嗡嗡直响。她胡乱的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定睛一看就被眼前的美景给惊住了。

这地方一眼望不到边,周围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许多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乍一望去,如一块美丽的花毯,就连空气中到处都是鲜花的芬芳,让人闻之欲醉。

“好奇怪的地方?难道是逍遥阁?”楚明心望向了楚希音和楚铭。可那两人也没去过逍遥阁,逍遥阁是个什么样子,他们也不清楚。于是,三人小心的向前推进着。

顺着青砖铺就的小路往里走,双目所及,处处都是颜色各异的鲜花、青青的碧草。

又走了百米,开始出现花树、有桃花、有梨花、有海棠,层层叠叠,开的热闹不已。再往前走,就是一栋木楼,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楚铭先对着木楼躬身一礼,开口相问的,“在下兄妹三人,无意闯进阁下的地方,还请阁下能行个方便放我们离去,或是出来一见。”

“……”没有人回答。

半晌,依旧没人回答。

“走,我们去看看!”楚明心拉起楚铭和楚希音的手向木楼走去。

走近一看,发现这座木楼用料考究,都是上好的香檀木所造,而且,每根木料似乎都经过仙法加持,为它添加了第二重保护。这种木料最为结实,只要没人一把火烧了它,它能百年、千年的矗立在那里。再加上仙法加持,怕是唯有三味真火才能将它付之一炬了。

“好奇怪的地方!”楚铭感慨了一声。

兄妹三人在这座木楼里外看了一遍,却什么都没发现。可楚希音却觉得一直有一双眼睛在暗中观察着他们。

这个观察他们的就是一只通体长着五彩羽毛的凤凰神鸟。“主人……居然真的是主人回来了!”这只小家伙出口的是三岁孩童的声音,稚嫩、清脆。“主人……”它就那么可怜兮兮的望了一阵,最后实在憋不住了直接就从大殿的木顶上飞到了楚希音怀里,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被一只神鸟生扑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楚希音懵了,另外的两人也呆愣如木鸡。

“主人……我好想你啊!”凤凰神鸟啪嗒啪嗒的金疙瘩落个不停,毛茸茸的大脑袋在楚希音怀里一拱一拱的,明显是在撒娇。

“大……大哥!”楚明心指了指那只神鸟又指了指自家妹妹,显然受惊颇重,还没反应过来。也不怪楚明心会有这种反应,要知道那可是神鸟凤凰,当今世上都没有几只。如今这凤凰死皮赖脸的叫自己妹妹主人,他不惊讶就真的怪了。

楚铭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楚希音和那只凤凰。

楚希音尴尬不已,她没哄过孩子,尤其是这种神兽一般的孩子。

“主人,你为什么不说话?还有你灵力怎么这么低……”小家伙在那里问个没完没了,问的楚希音一阵头大。

这什么是什么?

楚希音将这只小凤凰从从怀里拉出来,这一看才发现人家个头比自己大多了。楚希音满脸黑线,这还真是一个难缠的大孩子!

“主人……”小家伙儿依旧围着楚希音左转右转,可怜的就像个许久未见到亲人的孩子。看的楚希音一阵心中柔软,对这只突然冒出来的小家伙越发的爱怜。她伸出手去想摸摸小家伙儿的脑袋,那小家伙儿立刻垂下头凑近,满眼都是欣喜。

看着这一人一鸟的互动,楚明心和楚铭也动心了,他们伸出手去想摸摸小家伙儿,奈何小家伙儿是个认生的,直接就喷出一个火球,险些把他们烧伤,还好这两人闪的快。这火球嗖的落到了外面,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楚希音吓了一跳,对着小凤凰一阵比划,“你再欺负我两个哥哥,我不理你了!”明显小凤凰看懂了她的意思,一阵心虚后,小凤凰垂下了它高贵的头,讨好似的在楚希音胸口蹭了两下,“主人,我错了!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到这小家伙儿认错态度挺好,楚明心也道:“希音,我们没事,算了吧!”

夏清宁站在殿门外,远远的看着这里的情形,心中百感交集,“果然是她,她的神兽是不会认错她的!”

殿内,楚明心问那只小家伙儿,“我说你怎么胡乱认主人?我妹妹从小到大可是没离开过楚家,她去哪里弄你这么一只神兽。”

“主人的味道,她就是我主人!”大概这小凤凰也没彻底弄明白楚明心说的是什么意思,反正它就是认定楚希音是它主人了。

楚明心什么没问出来,一无所获,直接就给跪了,“我晕!”他发觉他跟只笨鸟吵架真的很……

楚铭有耐心的多,他唇角微微上扬,“小凤凰,你多大了?”

“我三千岁了,按我们神兽的年纪算,我已经三岁了!”说的那叫一个自豪,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楚铭噗嗤一声乐了,回头满眼笑意的望着自家六弟,“你跟一个三岁的孩子吵,吵得赢才怪了!”那个年纪的小魔头,没理也能给你整出三分道理来。实在没理了,它哭一场,你又能拿它怎么样?

楚明心以手拍额,彻底服了。

楚铭忍俊不禁,这可是这么多天以来,他第一次真心的笑。

“主人,你可算回来了,我在这里已经等你近两百年了!”小家伙儿又扎进了楚希音的怀里,亲昵的跟她抱怨。

楚铭见妹妹都要被那小家伙儿撞到墙上去了,及时解救了妹妹,将她拉到了身旁,问那只小凤凰:“这里是什地方?”

“这里是我主人空间的一部分,叫阆苑仙境!”小家伙儿说的与有荣焉,那头抬的高高的,小胸脯也挺的高高的。

“那你主人是谁?”楚明心抢话。

小凤凰白了他们一眼,“我主人是明月大神,神族的大祭司。”

此话一出,三人都愣住了!

夏清宁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直接施法到了二楼明月大祭司当年的卧房里。那间卧房宽敞明亮,一尘不染,卧房的墙上绘着一个男子的画像,各种形态的应有尽有,有持剑与敌人拼杀的、有穿着常服与明月大祭司执手一起赏景的,还有他化身扶桑树托起青天的……细看之下,这人居然跟夏清宁有几分相似。

“明月,我回来了,你的道一回来了!我知道,是你,是你一直在用本命精元给我的本体固本培元,也是你在修复我的灵识,否则我根本不可能这么快的死而复生。可是……我回来了,你却走了!”

一行清泪滑落,夏清宁走近了梳妆台,抚摸着她用过的器物,她睡过的床,呼吸着她曾经呼吸过的清新空气,夏清宁只觉得心痛如刀绞一般。“究竟你的转世之身在哪里?我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究竟在哪里?还是只有这两魂来到了这世上?”他身子一贯不好,这一伤心,浑身巨疼起来,眉头紧锁,咬牙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却还是痛的睡在了这张床上。

他痛,与他有着血脉相连的另一半身体和灵魂也痛。那个人就是方不染,他明眸皓齿,温润儒雅,是那种第一眼惊艳、第二眼沦陷的美人。他一袭蓝衣如水,悄然而至,看着躺在床上疼得半死不活的另一个自己,重重的叹了口气,“唉,欠的债总是要还的,前世明月为道一付出良多,如今轮到我们还债了。”说罢,他封住自己法力,趴下身体融入了夏清宁身体中。

小凤凰带着楚希音他们在这阆苑仙境里转悠了一圈儿,把所有的地方都认了一遍,这一走就走了几个时辰。

“太累了,歇会儿!”楚明心瘫在了一棵桃树下,整个人都躺在了铺满落花的石头上,美男子配美景,着实养眼。

楚铭跟着响应,直接坐下就不走了。“我也歇歇!”

楚希音靠在石头上,抚摸着趴在她怀里的小凤凰,听小凤凰絮叨着:“主人,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摘果子吃!”

楚希音不忍拂了它的好意只是笑,这小凤凰煽动着翅膀飞向了不远处的果林,不多时就采了许多的灵果送来。

楚希音扔给了楚明心和楚铭两颗,一口楚希音就吃出了这果子与外界的果子有何不同。楚明心也不喊累了,直接就蹦了起来,“这居然是灵果?”

“废话,仙境中产的当然是灵果。”楚明心又被小凤凰给鄙视了。

“天哪,你不会告诉我说,你拿它们当零食吃吧?”楚明心一惊一乍的问。

小凤凰给了楚明心一个白眼儿,“错,是拿它们当饭吃!”

楚明心无语,这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呐!错,是人不如灵兽啊!

“主人天天吃它修炼,很快就能修炼成仙的!”小凤凰心里眼里只有楚希音,这灵果给那楚明心和楚铭完全是面子上的事情。

“那我们……”楚铭一阵狂喜。

“你们本是凡人,一个根骨有限,一个根骨不佳,哪能跟我主人相比?”说完它就不理他们了,径直将楚希音甩到了后背上,带起她就飞走了,“我带主人去沐浴更衣,你们在这里待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