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的奶水_女人喜欢被黑人搞自述

2020年08月28日

等我适应了之后,尝试着看向光源处,哟,还是个有点熟悉的身影。等我看清楚来人张什么样之后,条件反射性的就拉起了萧悟寻的手准备跑,但最终还没开跑对方就走到了我们面前。

“又是你们两个,大半夜的这是在干什么!”

我尴尬地笑了笑,我也想知道怎么又是您,是你太敬业了还是这小区合着就您一个保安?大半夜了还在巡逻。

“少给我嬉皮笑脸的,快说,你们到底是谁!”

老大爷一脸严肃,我几乎都觉得我的的背后需要出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了。

见我不说话,萧悟寻连忙笑着解释道:“大爷,是这样的,我们俩是个私家侦探社的,前两天刚接了一单,就是这个小区C栋11楼的徐女士下的单,但是徐女士下单之后就不见了踪影,连要调查什么都没说清楚,我这不就只好找上门来询问了嘛。”

扯,是真的能扯。

萧悟寻说完之后,保安老大爷看着我们的表情就变得复杂,还有点奇怪,“那你们看到她了吗?”

看到了,但是我不能说。

我有点沮丧地说道:“这不是没看到嘛,要是看到了她的话我肯定早就回家了,不用在这等到这大晚上了才准备回家嘛。”

萧悟寻看着我,眉头一挑,声音在我脑海中想起,“行啊,你这是妥妥的演技派啊。”

我白了他一眼,“彼此彼此,你还可以兼担编剧的工作。”

保安大爷听完之后,脸上就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去就快点离开吧,大晚上的,也有点不太安全。”

我看了萧悟寻一眼,然后开口问道:“大爷,听您这话,您是知道徐女士的事了?”

那保安大爷摆摆手,看上去有点不太耐烦,“C栋14楼的那个,失踪有一阵子了,没有一点音信,至于其他的你们问我也不知道。”

我笑了笑,连连给他道谢,“大爷,谢谢您了,我这就走了,不打扰你巡逻了,真是麻烦了,我们走了,谢谢大爷啊!”

我说完之后,就拉着萧悟寻朝着小区门口走,开玩笑,要是等着保安大爷回过神来了,我和萧悟寻就惨了,说不定还会去局子里走一趟了,那我两可真就是要在像我们这样的特殊人员之间出名了,说不定还会传给下一任,那就真的面子都丢得找不到了。

“哈哈哈……”萧悟寻一走出小区就开始狂笑,像极了某院偷跑出来的,“还挺刺激的啊!”

我一边叫网约车一边抽空给了他个白眼,“你要是喜欢的话,那你就多去刺激几次吧,不过别叫上我了,一个晚上,一次被人当做小偷,一次跑慢点说不定也要成了小偷的经历,我可不想再来一次。”

说着,我终于感觉到了我们今天晚上到底是哪里不对了,“萧悟寻,我突然觉得我们两好像都有点傻,我们为什么不在进小区之前就先把自己的行踪隐蔽好呢,那样至少就不用三番四次的面对那个敬业的保安大爷了。”

萧悟寻也不笑了,“好像是有点啊,不过也还挺好玩的,我还是第一次呢,话说,我一般都只要去管那些鬼的事,不怎么需要进别人家里,但你就不一样了,你身为结缘人必须和对方面对面的,翻墙应该干过不少次吧?”

是不少,可那个时候我有傒傒帮忙,要潜入别人家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哪会像今天晚上这么狼狈,进去被抓一次,出来还被抓一次,还都是同一个人,这简直就是我职业生涯的难得的情况。

“有是有,但像今天这么失败也是第一次了。”

“哈哈哈……”萧悟寻就像是被点了笑穴一样,一直在笑个不停,看上去更像个傻子了。

等我俩回到学校的时候,才意识到另一个重要的问题,现在都已经深夜了,门禁时间早就过了,我们要怎么回寝室?

再三纠结之下,我决定去最近的青年旅馆凑活一晚,至于萧悟寻,那就看他自己怎么想了,我觉得以天为盖地为庐就很不错。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学校之后,宗晴看我的眼神就有点奇怪,但正在上课的专业课老师又严得很,我就没敢去问她,结果一下课她就把我拉到了一旁。

“你今天身上是带了什么东西?阴气这么重。”

我想了一下我,才记起我昨天随手把曼青娃娃丢到我的包里了,“也没什么,就一个巫蛊娃娃。”

“你们在聊什么,带我一个呗。”

赵思静也还没走,就凑到我和宗晴这来了。

“也没什么,她就问一下我昨晚为什么请假而已,我就告诉她家里有事就没了。”

“哦,”赵思静说着,又笑意盈盈地抱住了我的胳膊,“遥遥,你今天下午有空吗?”

我看向她,其实也猜出来了点她的企图,但还是不太确定,“你想要我陪你去干什么?”

赵思静收起笑容,脸上带了点忧心,“我表姐前天晚上突然在医院外散步的时候出了点意外,不得不推迟出院,我妈妈怕她心情更加不好了,就让我去陪陪她。”

果然是这事,何芷含是因为我才出的事,就算她自己不清楚我也是该去看看她。

“行,下午一起去吧。”

下午到医院的时候,我又在医院走廊看见傒傒了,可还没等我跟她打招呼她就离开了,她脸上的表情也十分严肃,感觉不太对劲,不过我今天是来探望何芷含的,而且我相信她自己可以解决的。

今天我和赵思静推门进去的时候,病房里之后何芷含和中年女人,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她妈妈,她正坐在床上和她妈妈聊天,脸上一片温和,看不见一点之前的歇斯底里了。

她察觉到我和赵思静进来之后,就立马对着我们俩微笑了一下,只是我敏锐地感觉到了她看我的时候眼神有了点其他的东西,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我的心中升腾起一个可能性,但是现在赵思静和何芷含的妈妈都在,我又不好直接去找她求证。

“思静你来啦!正好姨妈这有点事,你先陪表姐聊聊,姨妈去去就回啊。”

说完,何芷含她妈妈就笑着离开了。

嗯?

这是什么操作?上次何芷含她丈夫也是我们两一来他就走,这次又是她妈妈,我怎么就感觉那么不对呢,虽然我也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赵思静陪何芷含聊了一会之后,何芷含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对着她说道:“思静,我在楼下有个快递,你帮我去拿一下,好吗?”

赵思静也没有多想,“好的,遥遥,你在这里等我行吗?我很快就回来。”

我点头表示同意,赵思静在出去的时候还想给我一个拥抱,但是被我无情的推开了。

确定赵思静走了之后,我问何芷含道:“你刻意把赵思静支开,是想跟跟我说点什么?”

我微笑着看向我,“曼青也来了吧,让她也一起出来吧。”

我去,我说之前她的眼神怎么不对劲呢,原来是因为想起了那一世的事,她这恢复前世的记忆,十有八九还跟我那次的追溯共情有关。

我把曼青娃娃一拿出来,她开始叫骂了。

“丁兰兮,你遭报应了吧!你永远都不会有孩子了,你还会一直和你儿子是仇人,每一世都会亲手害死他,想想我就觉得畅快!”

何芷含笑着摇摇头,“曼青,你错了,我虽然一直都没有孩子,但是我一直在轮回转世,经历了多种的人生,也收获了很多,而你却一直都陷在那个泥潭里出不来,也不愿意出来,孰不知你这样毁掉的只是你自己而已,不会对我有太大的影响,我该怎么活还怎么活。”

曼青听到何芷含的话后,歇斯底里道:“这怎么可能!你永远都没有孩子,你的婆家就会怪你,你的丈夫就会咽气你,你的娘家就会以你为耻!你的一生都会是痛苦的!”

何芷含再次笑了笑,柔声道:“我确实因为没有孩子而遭受过许多不公的待遇,但是能留在我身边的人,就都是真心人了,我不必担心他们是否会在背后害我,也不必担心自己会寂寞,而且社会发展到现在,更是许多人选择了不要孩子。”

何芷含说完,曼青难得的没有反驳。

于是何芷含又接着道:“曼青,如果你愿意一直为当初的事而附上魂飞魄散的代价,那也跟我没关系,就算你认定了那是我的错,我也不可能会跟你道歉,我没错就是没错,我问心无愧!”

何芷含虽然声音温柔,态度倒是坚定的,而且她当年也的确没错,只是曼青太过钻牛角尖了。

“你以为我是不想放下吗?我是不能放下,且不说我一直被困在着娃娃中无法往生,就是我一旦有了放下的念头,就会一遍遍的经历我小产的痛楚和绝望,你们知道我有多难熬吗?我时常觉得,要是能够魂飞魄散也是好的,也省得日复一日的受这样的折磨。”

说到后面,曼青的声音已经有点哽咽了。我和何芷含都没有说话,对于此时的曼青来讲,安慰都是多余的,沉默才是最适宜的。

“咦,我刚刚好像明明是听见了别人的说话声啊,怎么一进来就不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