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玩小嫩草&跪着用脸给主人垫脚

2020年04月28日

“好狗不挡道,要是没事,还请你赶紧让开。”叶北月仿佛没看见几人一般,仿若无事的从旁边绕过去。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那个能挡住子弹的法器,你已经送给梁诗诗了,我看你身上还有这样的法器没有。”

宁廷伟见对方无视他们,顿时愤怒的咆哮起来,已经拿出枪指着叶北月了。

在他看来,能够挡下子弹的法器,珍贵无比,这样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得到。

叶北月拥有一件,已经让人匪夷所思了,怎么可能还拥有第二件。

要是他知道叶北月能够自己炼制,不知道会怎么想。

而且,他一共炼制出了五块之多,送给叶雨桐,周轻柔,梁诗诗三人每人一块,他身上还有两块。

“宁哥,你确定要做了他吗?要是被部队知晓,那我们就完蛋了。”一名大脖子男人说道。

“怕什么,这里偏僻得很,又没有监控,我们把他做了,埋起来,保证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会知道是我们干的。”

宁廷伟狰狞的笑了起来。

“宁哥,我总感觉心里不安,这家伙知道我们手中有枪,却没有半点的害怕,仿佛有所依托。”一名看起来成熟稳重的男子说道。

“他就是一个自大的家伙,认为我们在市区之中不敢开枪,但是他怎么知道,我们都是特种部队之中的精英,一个人完全能够干掉一个势力不小的地下组织,他一个高中生,怎么可能理解我们的厉害。”

宁廷伟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还是十分不确定,他对方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难道还真有一块抵挡子弹的法器?

“呵呵,特种部队的精英?要是里面全是你们这种垃圾,那还真是一个悲剧。”叶北月不由摇头道。

“小子,你居然敢骂我们是垃圾,老子剁了你!”那名大脖子男子顿时愤怒道。

此人脾气的暴躁程度,一点都不比宁廷伟差,难怪能够走到一起。

那名大脖子男子,直接拖起车里的铁棒,直接向叶北月头砸了过来。

这一砸,气势极为不小,居然连空气都产生一阵爆破的声音。

要是这一下砸到普通人的脑袋上,不当场死亡,也会变成白痴的。

可是,这位大脖子男子的铁板还没有砸中叶北月的脑袋,他自己已经倒飞出去了。

而且,在他脸上,有着一个血色的手掌印。

“恃强凌弱,这一巴掌,是对你违反军规的惩罚。”

叶北月淡然说道,仿佛他是审判一切的判官一般。

大脖子男子猛地一咬牙,爬了起来,捡起铁棒就冲了过来。

还没有冲到叶北月面前,这名男子又倒飞出去,狠狠落在地上,另一边脸多了一个血色的手掌印。

“助纣为虐,这一巴掌是对你的惩罚。”

“踏马的!”大脖子男子愤怒起来。

他现在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自己倒飞出去,完全是这个男子扇的。

可是,他已经挨了两巴掌了,两巴掌啊……

虽然心中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这个结果已经彻底激起他心中的怒火。

“小子,跟老子受死吧!”

大脖子男子直接跃起,向叶北月而去。

可是,当他到底空中的最高点,准备以强悍的姿态,找回颜面的时候。

突然感觉空中一股压力传来,仿佛地球重力家中一般,他直接从天而降。

“轰!”

一声巨大的声响,尘土飞扬,这名大脖子男子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这一幕极为诡异,叶北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压根就没有看见动手,这名大脖子仿佛被什么拍中,直接砸在地上一般。

“这一巴掌,是对你忘了军人职责的惩罚!”

“你们的职责,是保家卫国,而不是恃强凌弱,欺负平民,为了个人的私怨,就大打出手。”

叶北月铿锵有力的说道。

“你们的长官,就是这样让你们欺负普通老百姓的吗?”

叶北月说完,冷冷的看了一眼宁廷伟与那名看起来稳重的男子。

这一眼,顿时让他们心中发毛,机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你们不知道,你们应该在战场上流血,而不是在这里,不过,没有关系,今天就让你们在这里留一次血。”

说完这话,叶北月右手轻轻一挥,那名大脖子男子仿佛受到什么重大的撞击一般,猛喝一声,一口大血吐了出来。

大脖子男子此时心中有苦却说不出来。

什么普通老百姓,什么平民啊!

有这么厉害的普通老百姓吗?

有这么厉害的平民吗?

“做一千个俯卧撑,不然后果自负。”

叶北月丢下这句话,转身看向宁廷伟,宁廷伟被这么一看,顿时吓得汗水都出来了。

此时,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高中生,而是一名十分老道的老教官。

不,老教官都没有他厉害。

而这位大脖子男子,居然在原地真的做起了俯卧撑。

“宁廷伟,你不是想要对我动手吗?我就站在这里,你可以动手了。”叶北月背负着双手,悠然的站在那里。

宁廷伟一愣,之前的屈辱,还是驱使他举起了枪,对准了叶北月的大脑。

“小子,你别以为我不敢开枪。”宁廷伟猛地一咬牙,恶狠狠的道。

“那你开呀!”叶北月大声道。

宁廷伟突然不受控制起来,手猛地一抖,扣动了扳机。

“砰!”

一枚子弹,快速的向叶北月的脑袋射去。

“完蛋了!”那名比较成熟稳重的男子暗叫不好,脸色苍白无力。

他没想想到,这个宁廷伟真敢开枪,而且射击的目标,还只是一个高中学生。

在市区开枪,而且还是对一名学生,就算是宁廷伟他父亲,也保不了他!

那名大脖子男子听到枪声,仿佛脚手失去了力气一般,轰的一声摔在地上,惊讶的向叶北月的方向看去。

“让你停了,还有你,也是一千个!”

一声冷哼声传来。

“是!”

那名大脖子男子,以及四人之中,除了成熟男子与宁廷伟的另外一人,不敢丝毫违背,也做起了俯卧撑。

在所有人心中,都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他们看见无比震惊的一幕。

“徒手接子弹!”

“这是徒手接子弹啊!”

对方居然紧闭着双眼,一把抓住飞驰而来的子弹啊!

这是什么概念,以肉身接住子弹,没有凭借任何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