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战不泄的民间技巧&那一夜妈妈没有拒绝我

2020年05月13日

马婧姗踏着马洪的弯刀刀身上一跃而起,身后的木棍就要棒打住她纤长的腿!

“唰!”一根寒冰准确命中他的棍子偏离了命中航道,顺势往着看过去,慕白在空中翻转着身子,飞跨着两腿倒挂金钩似的翻身!

她的长鞭看似毒蛇一直跟踪着慕白的身后,慕白弹射出一根冰针后向下降落,翻转的身躯眼看就要被他击中,“镗!”肇事者被他牵下身子,她长鞭甩上而去,撞在剑身上发出敲击声。

周冬玲乘胜追击,长鞭环绕向慕白腰上,肇事者剑刃纷纷切割她鞭子,左右各一剑打击上去,随后跳跃着步伐往马婧姗这儿走来!

此时的马婧姗打得难解难分,玉剑与他们武技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以她纤细的手臂缓缓抖动环绕,青蓝色的能量被她一股劲甩了出来,化为风刃倾斜向下劈砍而去!

“轰—轰隆隆!”顿时间风刃撞击在地面上掀起一番番尘埃,大地都为之颤抖,可见马婧姗也已经不就情面,丝毫不畏惧他们的生死。

本来洁净的衣裳上沾点着血斑,刚才的马洪趁着马婧姗与双截棍难缠偷袭了她的手肘上,若不是依靠高超的剑术,不然早就被缴械起来了。

现在她右手肘上,还渗透出血液,玉剑也化为左持,圣技翅膀此时张开在空中飞翔着,但现在有伤在身多少都会被他们抓住,并不是长久之计,向慕白逐渐的靠拢。

因为他们两人心意相通,慕白快速奔跑,手中微微凝聚着一分能量,侧面冲向他们位置前去堵截,他的经脉上似乎流窜着一分能量,炙热的气息溢出来,传递到了长剑剑身,一股舒适感流遍全身,这种极力迎合的感觉让他自己爱不释手。

能量仿佛一瓢水似的从他闪耀的剑刃上甩出去,目标就是弯刀和双截棍两人,然后两腿发力跳跃起来!

“砰轰隆隆!”

剑气能量勾勾的爆炸起来,伤害都被抵御削弱了,并没有受伤,但拖延的目的也已经达成,马婧姗俯身下望着慕白,伸出两手臂与他迎合。

现在他们两个人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并且还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威胁,这种感觉令人发冷,发麻。

“呸,他们两人想逃跑,周冬玲抓住他们!”长棍背过武技侧身呐喊道,恐怕他们是明白了自己已经让人围剿过来,若是让他们这么跑了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周冬玲甩着长鞭跳跃在土坎上,只见到她左手芊芊一伸,尖端长鞭就犹如是曼巴蛇张开着大嘴向他们袭来!

马婧姗感觉到身子一沉,拉着他颠簸了一下,刚刚反应过来,长鞭就已经在眼前了,她直接绕过身下的慕白而是向她自己的腰部而来。

这样子才能抓住,并且插翅难逃。

“唰唰!”细嗦的声音缠绕她腰部发出来,顿时间一股劲扯马婧姗向下,仿佛断了线的风筝开始自由落体。

而慕白被她松开手掌旋转式降下,她被抓住了能自救就自救,不能就老老实实等队友营救,最好是让他解除所有顾及,把力量发挥到极至!

只见到肇事者立竖式着环绕在他身边,逐渐的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形成一个圆盾,慕白脸庞沉凝下来,马婧姗所顾及什么他也有所了解,但这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唰!”

长剑仿佛迸射出去的箭矢,慕白闭住双瞳,赫然挥出手臂,仿佛是万剑的掌控者一样,两腿盘起来在空中悬浮着,肇事者紫黑色的光芒在他身边闪烁着连成线。

周冬玲扭动着纤细躲过一击,诶,身材似乎也是修炼者一个必备的条件,倒是能避免很多攻击。

她嘴角微微一笑,表示这样子的攻击还不足矣命中他,带有一分小看的意思,现在马婧姗自己被她拉扯下了地面,依旧被这长鞭捆绑住。

局势越来越紧张。

“不要用眼睛看世界?”

慕白脑海中回荡起这道声音。

刚才一剑便是参悟着这句话使用的,可这准头好像不是很准,要是睁开眼睛说不定她已经被自己解救了。

有一些懊悔。

生怕因为这个误了正事。

慕白额头上逐渐的冒出大豆似的汗水,这三句心法口诀真的是扑朔迷离

“不要用眼睛看世界”慕白凭借着自身其他的感觉器官对她发起攻击,并且利用环绕长剑挡住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能量撞击,但这也并不是长久之计。“是不是就表明眼睛也会欺骗我?!”

逐渐的,肇事者分身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变得更为迅猛,开始的时候还敌我不分呢,但此刻感觉得到了成长似乎变得更强了!

“这家伙的实力和瞄准正在逐渐提升,具有的气势也开始发出振威,若是不早已铲除很可能会是一大祸害”长棍男子别着一分胡须喃喃说道,看他的样子好似使用了什么秘法能够短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

差距从开始的压制到持平,再到现在的超越,杀心也油然而生。

“喝!”

赫然间肇事者幻化的长剑出鞘,两柄一前一后的向周冬玲人身上击去,剑尖朝着她上项头部飞去!

“叮叮叮叮!”

长鞭中断被她甩起来,形成一个椭圆包裹住长剑,“滋滋滋!”一颗颗闪烁的火星迸溅发出来,她步步退后。

很可能因为绑住马婧姗让她施展不开手脚,下一秒冷笑起来,利用她威胁慕白,就不相信他会对她造成伤害!

“唰!”长鞭回头一扯,马婧姗的身躯不自觉向后一跃,趁着虚弱突如其来的一道力量打得她措手不及,也吓住了慕白一跳,此刻还有一剑飞跃而去!

“小心!”

马婧姗深深的闭上眼眸,庞大的肇事者立刻向她刺去,慕白已经把眼皮紧紧的眯起来,张大着手掌控制着长剑路线,“唰!”就连空气在此刻都变得极为锋利,迅速的从她脸庞擦过,被吓了一跳!

肇事者剑刃一路侧身切割着她连接马婧姗身子的长鞭,“滋滋滋!”沿着她一路倾斜蔓延而下,擦出一阵火花,这长鞭属于她的武技,与本体相连,估计她也感受到一股疼痛!

“唰唰唰!”长鞭甩脱的声音此时在她腰上松弛发出,马婧姗颠簸着身躯踏着步伐踩在地面上,有一些吃惊,看着身后慕白欣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