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开小嫩苞小说&粗暴鞭打蹂躏

2020年04月12日

被这里的客人刁难,已经够让人心烦的了。

袁子涵强忍着耐心看着面前的高个子大美女,冷冷的道,“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服务的?”

她恭敬的公式化的开口,换来的是陶晚青的冷哼和不屑。

陶晚青心高气傲的抬起下巴看着她,“你叫什么名字?是白染的朋友?听说她在学校交了一个闺蜜圈,你也是?”

连续的问题都是关于白染的。

本来对白然就很不满的袁子涵,突然皱起了眉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请问你是谁?在这里工作,我不需要回答工作以外的事情。”

袁子涵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

只不过,太过于卑微的生活,让她学会了忍气吞声。

陶晚青不怕她不回答,冷哼一声,低头打开包里的钱包。袁子涵冷冷的道,“客人,结账情趣收银台。”

她抬脚要带着她去收银台。

可是陶晚青拽着她的手腕儿,高高在上的赏赐道,“这是给你的小费!”

一叠人民币,怎么也有一千多块钱了。

袁子涵愣了愣,没明白怎么回事儿。

突然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实在有一些受宠若惊,又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

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陶晚青却冷冷的拽着她往僻静地方走去,“我问你,白染是你的敌人,还是你的朋友?”

刚才她的电话都听见了,好像她心里有一些不满意,又好像认识白染。

对于陶晚青来说,现在的白染就是一个眼中钉肉中刺,她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单方和白染有关的人和事情,陶晚青都不想要放过的。

袁子涵手里拿着还有着陌生温度的钱,心里别提什么滋味儿了。

她打工一个月才能有这么一点钱呢!

看着手里的钱,低声道,“先前跟她是朋友,现在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怎么说?”陶晚青狐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看来,这个穷丫头和白染真的有关系,但是她怎么在这里打工呢。

“你不是King的学生?”陶晚青上上下下看了看她,“怎么和白染认识的?是因为那两次比赛?”

“不是。”拿了钱,袁子涵嘴巴就老实的吐了出来,“是因为我和林贝贝是好朋友。”

“就是那个为了白染,主动调换班集体,去了白染一个班集体的林贝贝?林家的公主?”陶晚青憎恨白染,所以对她周围的人都是又警觉的。

林家的女儿对白染的帮助可不小,关系也很好。

这让陶晚青不得不对袁子涵刮目相看了。

这么一个穷酸的女学生,居然能够和林贝贝那样天之骄女一起成为朋友,实在是难得。

被人打量的滋味儿,尤其是被人看到穷酸的滋味儿,很不好受。

袁子涵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客人要是没有什么要问的,我就先去工作了。”

“等等!”陶晚青看着面前的袁子涵,“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和白染的关系不好了?告诉我这些事情,我再给你双倍的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