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婚礼上的群交&囊袋在胯间拍打

2020年04月16日

“放肆!展公子乃是我洪荒学院的大恩人,本院长的师叔。如若把展公子交给你们,那我洪荒学院,以后还怎么在这浮沉遮天墓之中立足!”

花田弃怒了。

展牧风心下闪过一丝感动,万万没想到,花田弃竟然能够顶住玉女联盟和浮屠山联手的威压。

“你们走吧,我的事,我自己解决!”展牧风淡淡地看了赤一剑一眼,随即看了看洪荒学院众人,“没必要大家都为我陪葬!”

赤一剑脸上一红,不敢说话。

“哎呦呵,展公子,你可真是大仁大义啊!以前没看出来啊!”柳媚寒格格娇笑道。

“你眼瞎能怪谁!”展牧风冷冷地说道,似乎不惧玉女联盟和浮屠山联手的威压。

“你!”柳媚寒没想到展牧风临死之前,竟然还如此最硬,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不由得一时语塞。

“走啊!还当我是你们师叔的话,就赶紧给我滚!”展牧风怒道。

花田弃摇了摇头,眼神坚毅地看着展牧风,“所谓名门正派,不仅是名正,更是人正气正,浩气存天气,长风镇古今!如果今天,我们只顾自己逃命,把师叔都抛弃了,那我洪荒学院,还算什么名门正派!”

展牧风震惊了。

这是第一次,展牧风对一个门派生出如此的好感,这也是第一次,展牧风听到了一派掌门对一个门派的真正正确定义。

一个门派,不是掌门个人的私产,而是一种气运的结合。

如果门派之中,浩然正气占了上风,那自然是名门正派,如果歪风邪气占了上风,那名字再响亮,也不过是婊.子牌坊。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跟他们拼上一拼!”展牧风傲然道:“咱们的洪荒之力天龙阵法,能够坚持多久不被他们突破?”

“全力以赴的话,能够坚持半天时间!”花田弃谨慎地说道。

“半天时间之前交给你,半天时间之后,交给我!”展牧风傲然不惧。

“既然你们都想死,那本盟主就成全你们,反正他们也没说一定要活的!”柳媚寒脸色一寒,“进攻!将他们全部击杀!斩草除根!”

命令一下,玉女联盟和浮屠山一众部属,便从四面八方,挥动着各式法器,向洪荒学院聚集的所在猛攻过去。

就在此时,洪荒学院部众所在之地,猛然间升起一道巨大的光幕圆罩。

玉女联盟和浮屠山一众部属的攻击落在光幕圆罩之上,无声无息之间,一方的天地却

有些震动,甚至似乎要坍塌了一般!

花田弃站在众人中央,一道道指令发出,洪荒之力天龙阵法在严密防守的同时,竟然能够不时地发出一两波次的反击。

趁着防守反击的间隙,花田弃回头看了展牧风一眼。

这不看还不要紧,一看之下,花田弃差点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花院长,这些洞虚境兵士全部听你调配!”展牧风淡淡地说道,“既然要战,那就决死一战!”

看着一尊尊不知道从哪里蜂拥而出的修为全在一千万刻度以上的洞虚境兵士,花田弃震惊了。

“师叔,你竟然能够召唤出如此多的精兵强将!”

一尊尊一千万刻度以上的洞虚境兵士,在花田弃的调度之下,有条不紊地进入既定方位,支撑着洪荒之力天龙阵法。

腾出手来的洪荒学院一众弟子,则在光幕圆罩之中,按照展牧风传授的不败天王杀拳功法,快速修炼,提升修为。

几乎是与此同时,瞬息之间,巨大的光幕圆罩便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白,柳媚寒等人,再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展牧风一边施展深渊净化泉功法,源源不断地净化着玉女联盟和浮屠山的联手攻击,一边通过深渊净化泉,源源不断地召唤出一千万刻度以上的洞虚境兵士。

三炷香时间一过,柳媚寒猛地发现,他们全力轰击了这许久的光幕圆罩,不仅没有被攻破,反而防御的地方,在逐渐地变大,反击之力也越来越强。

就在花田弃满心以为,能够借助展牧风召唤出来的精锐兵士,大举反击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展牧风淡定的话语。

“立即从西南方向快速撤离!太虚魔道已经在周围虎视眈眈了许久,要不然,咱们很可能会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花田弃微微一愣,“要撤也是一起撤!”

“不行,只有我先以召唤兵士顶住,然后再撤,快走!难不成,你还不相信我的身法!”展牧风冷然下令。

“那师叔随后快撤!”

花田弃见洪荒之力天龙阵法之中,已经有数千尊一千万刻度以上的洞虚境兵士在守护,估计还能支撑至少一炷香时间,想到展牧风身法诡异,便咬咬牙,带着一众弟子先行撤了。

“可恶!”柳媚寒脸色一寒,忽然之间,一柄通灵金黄的流光剑便猛然出手。

“天王圣剑!”浮屠山主倒吸一口凉气,“这等至宝,竟然是在柳盟主手中!”

轰的一声,天王圣剑一出

手,光幕圆罩竟然就被生生劈开了一道巨大的鸿沟。

在支撑着洪荒之力天龙阵法的兵士,就被这一剑,击杀了将近千尊。

一时间,洪荒之力天龙阵法圆形光罩便摇摇欲坠,再也无力支撑。

展牧风一口大血喷出,朝着东北方向,便电射而去。

竟然是与洪荒学院一众使徒逃跑的方向背道而驰。

柳媚寒冷笑连连,周身天龙虚影呼啸而出,身形一闪,手持天王圣剑,便追了上去。

玉女联盟和浮屠山一众属下,一个个面面相觑,展牧风和柳媚寒两人身法之快,竟然须臾功夫,就让一众属下彻底失去了踪迹。

也不知逃遁了多久,终于,展牧风不跑了。

“你可知道,为何洪荒学院能够在忽然之间,得到大墓舍利并不在之前传闻的滹沱河绝地寻仙路的消息?”柳媚寒见展牧风跑不动了,忽然笑了。

“为什么?”展牧风也是微微一愣。

“这个,你就可以去问问赤一剑了,呵呵,他看上的,可不止他的小师妹花笛玉!”柳媚寒自得地一笑,“实话告诉你,花田弃的贴身丫鬟,就是我玉女联盟的人!”

“原来如此!”展牧风苦笑一声,“千算万算,怎么想不到,竟然会差点葬送在一名微不足道的贴身小丫鬟手里!”

“那你手里,有大墓舍利,也是假的了?”展牧风微微一笑。

“这倒是真的,但是,你有本事拿么!”说着,柳媚寒微微一招手,一枚与展牧风从丧钟之城城主手中夺取的大墓舍利极为类似的舍利,出现在了柳媚寒手中。

“交出来,否则,你得死!”展牧风冷冷地说道。

“呵呵,我没听错吧,展公子,你说什么呢?就凭你?”

柳媚寒话声甫落,天王圣剑挥出,一道足以开天辟地的长虹,直辟展牧风,似乎一剑之下,就要将展牧风生生撕裂。

展牧风一声低吼,身形一动,竟然直接幻化成了一道虚无之气,融入到了之前站位的身躯之前,一道裹挟着毁灭天地威视的巨大箭矢之中。

这箭矢,通体散发着巨大的雷霆之光,如同无数的雷霆巨龙,在疯狂地嘶吼怒号。

这一下,狭路相逢,展牧风竟然用尽全身的修为,甚至血祭了不死不灭真魔圣体部分真元,拼尽全力施展除了这一最强攻击。

柳媚寒震惊了,她万万没想到,展牧风和她差多次多个境界的修为,竟然敢不惧生死,真的直接和她硬碰硬对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