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考儿祁树礼第一次&放开我思柔全本目录

2020年05月29日

李坤很快想明白了父亲要做什么,父亲哪里是要追查凶手,不过是借机向蔡家发难罢了。

北华山爆炸,是皇帝、国师和蔡家联合的成果,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了周国快要易主,甚至可以说已经实际上易主的危机。

现在,莫家已完,马上就要轮到蔡家了。蔡皇后如果真的对父亲图谋不轨,就是蔡氏这个庞然大物,已经意识到危险的临近。

不过,李坤觉得这多半是父亲的托辞,暗内卫无处不在,其中可是不乏女子存在的,蔡皇后在后宫也不是那么好动手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只是李坤有一事不明,李琪怎会娶了看起来毫无后台的莫怜儿?这不像李琪会做的事情。

莫非莫家二房在其中也扮演了李琪至今绕不过去的角色?李坤眯起眼睛,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李坤对铮苏叹道:“父亲到东辰郡来散心,只怕也不会太如意,东辰郡如今也是蔡家势力。”

铮苏笑道:“王爷此言差矣。东辰郡虽然有个姓蔡的郡相,可莫非英多年经营,哪里是说散就散的?好容易有个端家听他们老蔡指派,如今也出了事。”

李坤正色道:“本王怎么听着将军有可惜端家的意思?虽然他们是受人指派,可终究是他们自己糊涂。”

李坤目光如炬,压的铮苏错开了视线,李坤却不为所动,继续说道:“大周国只认家主,不认国主的毛病,早就应该改一改了。”

铮苏对李坤这番话心服口服,周国最大的隐患正在于此,世家大族权力太大,压制皇权,令周国政令不畅,整个国家体系成了某个得势大族谋取私利的武器。

“王爷说的极是,陛下亦是此意。”

又过了几日,莫风能下地走路了,丽嬷嬷此时已经跟随李胥存离开道圣山庄,莫风乐得没有人拦阻,把道圣山庄逛了个遍。

道圣山庄里很是安静,李胥存早几日便离开了道圣山庄回京。

他千里迢迢的跑到东辰郡来,李坤按照自己的性子推断,父亲是在京都大安宫待的很是腻烦,所以出门散心。

可他只要离开大安宫,京都对他就不是安全的地方,于是学儿子找个替身,却真真假假的让人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李胥存没有让李坤随驾入京,李坤也就十分有眼力劲儿的主动提出回南岭郡:“父亲召唤儿子,如今事情已经办完,儿子回南岭郡去了。”

李胥存没有吭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李坤的话。他喝了一口李坤捧上来的茶,关切的说道:

“你媳妇儿身子好些了吗?她要跟你一起回去吗?朕看此女倒是有宜男之相,将养好了,多生皇孙倒是正经。不过,作为王妃,多读书也是好的。”

李坤倒是真的很想把莫风天天带在身边才好,虽然他知道莫风一定是不肯的。

且莫风去京都读书,是长生子大人安排的,皇室从不会与钦天殿作对,如果莫风真的去了京都钦天院,父亲也不会多说什么。

相反,如果他真的为了这个和莫风吵了起来,得罪了长生子大人,父亲恐怕就是另一番说辞了。

虽然他也好奇父亲到时候会说什么,可他不想试。李氏皇族如果还想坐稳帝位,就不会得罪钦天殿。

且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求证,于是若无其事的回答父亲关于“你媳妇儿的身子如何”这个问题:

“南岭郡虽然没有金晶银石,却盛产仙露明珠,蓉蓉虽没有胃口,明珠汤还是能喝的,如今已经可以略做走动了,她说多走路身子有力气。”

“如何将养,还是要多听丽嬷嬷的,不能由着她任性。”李胥存嗔怪的看了一眼李坤,“你是男人,不要被妇人牵着鼻子走,皇室子弟,只有一妻,未免不成体统,也不利于开枝散叶。”

李坤听父亲这话是在责怪莫风了,急忙替莫风解释道:“父亲说的极是,蓉蓉平日里也是这么劝孩儿,还挑了几个美人,让人日日教习。是孩儿自己,不知怎的,等闲女子实在看不上眼,没有兴致。”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

这倒是实情,李坤夫妇身边有六七个美人,李坤还送给铮苏一个,有目共睹,李胥存也没有再说什么。

李坤见李胥存不再提他的闺房之事,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将话题重新引回仙露明珠上来。

“仙露明珠的确是无可替代的宝贝,为此孩儿特地找了荆鱼岛的图纸来看,找到了荆鱼岛升降的秘密。”

“你想剿灭荆鱼岛?”

“知子莫若父,孩儿心思,自然是一点也瞒不过父亲,”李坤笑道,“这些年顾郡相为剿灭荆鱼岛,练就一支水军,由其子顾言悲统领,只是碍于仙露明珠的开采,一直没有对荆鱼岛动手。”

李胥存瞥了儿子一眼,见对方竟然对顾同运的做法理所当然,心中顿时不悦。

“南岭郡的水军统领,竟是顾同运的儿子?那南岭郡的府兵由谁统领?”

李坤想了想,答道:“此人名叫丁轲,京都人士,六年前到南岭郡任府兵统领。”

李胥存冷笑一声,“丁轲?”他瞪了李坤一眼,让李坤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他的底细,你知道多少?”

李坤知道对丁轲,他不能说不知道,不然他在父亲心里,就再不是那个听话的乖孩子了。

“丁轲以前经常到姐姐府里去,孩儿见过他几次。只是此人沉默寡言,孩儿与他不投缘,没有深交。”

李胥嗔道:“你都与谁投缘?左不过是些浮浪子弟。原以为把你放出去,能学的稳重些,竟依旧混账,被人找出那些错处!你能在人前有你弟弟一半好,朕也能有脸面去见你母亲!”

李坤知道父亲这话不是在夸弟弟,反而有贬损李琪故意收买群臣的意思。只是听父亲提到母亲,心中悲戚,怅然若失。

李胥存见他呆呆的,心里亦是难过,拉他坐在自己身边,安慰道:“为父知道你如今悲苦,听不得这些话,可你要学着做事,做人,为父还能庇护你几日?终究后半生你要自己好好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赶不走的大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