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嫡女np&能感受身上暖流是怎么回事

2020年05月23日

洪荒世界,两界山上。

小杨回身穿一件金红色的莲衣,盘坐在一朵祥云上,正好奇的打量着对面的一个小正太。

小正太身穿白色云服,五官精致,小脸紧绷着,极力表现出一种威严感,只是落在小杨回眼中,却是分外有趣,殊不知,她的形象在那位小正太眼中,也是有几分滑稽。

“北辰道友甫一出生便是准圣境界,真是跟脚深厚,远胜我等,当真是得天独厚。”小杨回若有所指的和小正太说的。

小正太,也就是北辰道人闻言,脸上闪过郁闷之色,闷闷不乐的说道:“并非如此,本座其实已经孕育了十多个量劫的时间了,是以一出世就有准圣的修为,不足为奇。”

原来如此呀,小杨回眨巴着小眼睛,点了点头,模样煞是好看。

她想了想,对北辰道人说的:“这样吧我们先说好,如果以后来的人,修为在准圣以下,由你来对付,若是修为在准圣以上,便由我来对付。”

北辰道人自然点头应允,然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那来人的修为在准圣境界呢?”

“轮着来呗,一人一个!”小杨回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北辰道人一脸无语,不过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

天穹之上,四位神圣浑身神光缭绕,如同一轮轮神日,照耀万古。

“伏羲道友,女娲道友后土道友,洪荒宇宙就拜托三位了。”鸿钧道人对三位混元强者说的。

“哎我说鸿钧道友,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洪荒天帝了?合着这守卫洪荒,就是你自己的责任,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

鸿钧笑一笑,朝叶昂歉意的说道:“一时失言,伏羲道友莫怪。”

“行了行了!”叶昂也不愿意和他过多计较,挥手打发他离去:“你那地仙界,如今还是一团糟,尚未完全整合,还是回去忙你的吧。”

“这洪荒大劫,每一个人都在劫中,不必鸿钧道友一个个叮嘱。”

叶昂着看是在挤兑鸿钧,但其实未尝不是提醒他,有些着了痕迹。

这也怪不得鸿钧,毕竟这是大劫关乎着他自身成道,所以他分外上心,每一件事,每一个环节,尤其是关乎于混元强者这一边,更是事无巨细,都要叮嘱到位,唯恐思虑不周,造成什么难以预料的后果。

落在旁人眼里,似乎就是鸿钧真的将自己当成天帝了,似乎他才是这片天地的主人。

然而事实上,鸿钧只是太在乎这次大劫的成败,所以才会表现的如此关心,而且关心的过分了。

但事实上,三位混元都没有嘲笑他的意思,事关证就混元大道,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就如同当初的后土祖巫,明明还不到天机显化的时候,却直接从九幽之地,风风火火地跑到了洪荒大地上,找到鸿钧道人,帮自己牵桥搭线,以帮助自己度过地劫。

还不就是为了这成就混元机遇!

所以没有人嘲笑鸿钧,因而叶昂也只是隐晦的提点他,让他不要太着痕迹。不必真正的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鸿钧的智慧没得说,绝对是顶尖级的,所以他只是听了一会儿,就表示明白了,朝着叶昂点头谢过,然后潇洒一下,越空而去。

“伏羲道友,女娲姐姐,洪荒大地,地脉已经隐隐约约,有所损益,我还需尽早前去调理,不打扰二位了。”后土祖巫也向两人辞行。

“后土道友慢走,我等就不多送。”

……

送走了两人,叶昂和女娲也缓缓向天外而去,他们两人的目的地,乃是洪荒宇宙胎膜的前卫处。

“那位北辰道人,倒是跟脚颇为深厚,别看他此时不如瑶池,怕是给他些时日,定能超过她。”女娲和叶昂两人,一步便是亿万里时空,闲庭信步地走在虚空之中。

“他的跟脚自然深厚,杨回乃是混沌青莲子,在洪荒宇宙之中,至尊至贵,而那小家伙,自封为北辰道人,命格算起来,比起杨回,丝毫不弱,甚至还有胜出!”叶昂感叹道:“也不知盘古从哪弄来这么多人才!”

叶扬的感叹其实是有道理的,某种意义上,自家的大徒弟,似乎也有些许域外的跟脚。

不过真要说起来,似乎自己也有着域外的跟脚来着,这样扯起来,还真说不清楚。

“谁也不知道盘古大神在想些什么。”女娲也是有些迷茫的说道。

叶昂毫不在意的笑笑:“你管他作甚,我等已经铸就道基,走上了自己的道路,即便是盘古复生,难不成我等还能改选道路?”

修行之人,到了他们这个地步,最为重要的,自然是攀登更高的层次,升华自身生命的形式,见识更加广阔的天地,编织更加璀璨的道果。

“夫君言之有理。”女娲虽然不是特别赞同,却并不反对他的话。

“不过这次大劫,从种种迹象来看,果然是凶险异常,单单一个冥河,我担心并不能护着琼儿周全。”

两人说话之间,已经来到了近乎虚无的地方,在这儿,没有星辰,没有日月,连尘埃都极其稀薄,光线都极为黯淡。

这儿已经脱离了星空,真正是来到了天外之天,开始接近宇宙胎膜处。

“我自然知道此次劫难凶险,甚至昆仑其中诸多亚圣,怕是会十不存一,即便是我留有手段给东极山上的神魔们,恐怕也会陨落超过一成以上。”叶昂叹息道:“然而这有什么办法呢,我总不能将他们如同婴儿一般保护起来,那不现实,也不可能。”

“他们是修行者,探索者,是求道者,是开道者!披荆斩棘,筚路蓝缕,才符合他们的身份。”

“若他们只是为了有更高的修为,更长久的生命,而又不愿意经受劫难的打磨,那我也毫无办法,世上似乎没有这么一条路,我又不可能造个系统给他们!”叶昂表示无奈,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而他们呢,恐怕也不愿意碌碌无为,做庇护下的花朵。”

“我此前曾在东极山上说过,谁要不愿意进入这次大劫,可以前去瀛洲大世界中,闭关苦修,便可不入劫中,然而到了最后,一个都不愿意去。”说到这里,叶昂既是欣慰,又是恼怒。

女娲也笑着摇摇头,“第一批先天神圣,开天辟地孕育的先天神魔,自然不愿意屈服于任何命运,开道求索,自然是他们的选择。”

“所以呀,并不能庇护他们全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上战场,说不定最后回来的,连个尸骨都没有!”叶昂越说越怒气冲冲,也不知道是对谁发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