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你的奶好大 好爽

2020年05月01日

法宗某座山峰的某座殿内。 

“咦,师兄,今日我看到那位无名氏师弟了,好厉害,十招之内便击败了对手。”

“嗯,我也看到了。怪,首日首战怎么打成了那样?”

“难道是故意逗,以麻痹大家?”

“不错!的确有此可能!”

如此情形,在法宗的各峰各处不断的演着。

至此,云峰长老座下新收的弟子无名氏开始声名大噪了。对此,带弃依然是一无所知。

眨眼又过去了两日,自第六轮对战开始,越来越多的弟子开始使用神兵法宝了,这对于既没有修习过操控武器的神通功法,又没有神兵法宝在身的带弃形成了很大的压力。

完全依仗着肉身强横如神兵法宝,带弃才没有在一场场战斗落败,却反而使得带弃的战斗经验更加的丰富起来。

令带弃毫不知情的是,其体内潜藏着的高超战技,此刻已开始渐渐的苏醒了。

当进行到了第十轮时,擂台之,带弃在强大的对手,以及对方那强大的神兵长矛的压迫下,渐渐的左支右绌起来。

某次,当带弃欲闪躲对方神兵长矛的一记直刺时,先前一直隐藏于其体内的精湛战技,于不经意间开始爆发了。

只见,带弃一个匪夷所思的微微侧身,便完美的避开了对方那记直刺。旋即身形如鬼魅般的猛然前冲直进,单手朝着那杆神兵长矛一抓一带,随后又是一记迅疾如风的漂亮侧踢。

几个极其简单的普通招式组合在了一起,当即变身为了一组动作优美的组合杀招。

在带弃那记直击臂膀的侧踢暗劲打击下,对方完全没有时间反应,也根本躲避不开。

于是,在带弃那集一身神力于一击的猛烈冲击下,那位既是强大的对手,也是可怜的对手,便斜斜的跌倒在擂台,旋即羞愤的迅速爬起,转身径直离去。

“哇!这是什么战技?!”

“好漂亮的战技!一击制敌,这位师弟好帅!”

“空手对敌,完美制胜!”

顿时,台台下的一众师兄弟,被带弃最后爆发出来的那一组动作优美而又充满了力量的组合战技所惊艳到了。刹那之间,爆发出了一阵狂热的欢呼声。

此时的带弃,已然成功的取得了进入神灵之境第七阶、十强争夺战的资格。

当日的试至第十轮便戛然而止,随后几日后的试,将决出神灵之境第七阶最后的十位强者,以及最终排名前三的弟子。

接连两日两夜,带弃脑海之不断闪现之前师兄们的对战,以及自己的那数场对战。

对于此刻已经逐渐苏醒了战技的带弃来说,那一场场的试,简直是破绽百出。

回想着自己之前那一场场拙劣不堪的战斗,带弃心涌了一阵苦涩与羞愧。再想到之后即将面对手持着各种神兵法宝的师兄师姐们,旋又暗下决定,接下来,将以聚灵之术应对。

终于到了决定最终入围前十名次的那日,一大早,演武场已是人山人海。

不但有许多闭关修炼的师兄师姐纷纷出关前来观战,连法宗的各大长老基本都到齐了。

此战,带弃面对的对手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弟子,这尚还是带弃首次与宗内的女弟子对战,而且还是一位美女。

正考虑待会是不是要有所保留,以免失手误伤了那位美女师姐,只听得对方一声冷笑道:“哼!你是新近入宫的那位云峰长老座下弟子,还自号无名氏?这几日还真可谓是锋芒毕露,待会便让你知道知道师姐的厉害!”

“在下的确是无名无姓,并非什么自号无名氏。接下来,还请师姐多加指教。”面对着那位咄咄逼人的师姐,带弃心感到了一阵无奈与疑惑。

带弃有所不知的是,在之前那场试之击败的那位强大的师兄,正是眼前这位美女师姐的修炼伴侣。此时恰巧遭遇到带弃,对方心便生出了一丝不忿,更起了借击败带弃为修炼伴侣出口恶气的心思。

这位女弟子也拥有一件强大的神兵,那是一柄光华闪闪的长剑。

随着女弟子挥舞起手的长剑,一道道夺目的剑光朝着带弃急急刺来。

只见,带弃不慌不忙的单手掐动法诀,口又念动了一串咒语。旋即,在其身前出现了一堵宽厚坚固的黄土高墙。闪烁着淡淡黄芒的高墙甫一出现,便牢牢的阻挡住了那道道锐利剑芒。

与此同时,在对面那位女弟子的身旁,则突兀的出现了一段绿意盎然的青木。青木迎风一涨,便化作了一团枝叶繁茂的细藤,朝着女弟子不断的蔓延捆缚而去。

猝不及防之下,女弟子迅速的挥舞长剑,交织出一面剑,竭力阻止青木细藤的蔓延。同时,也急忙掐动法诀、念动咒语,召出了一片火墙,朝着青木细藤烧去。

几息之间,带弃已另外召出了一大片形如弯月的风刃,其畔,又裹挟了无数锋锐的水箭,朝着那位女弟子急速射来。

感应到风刃与水箭的威力,仓惶之,自觉无力招架的女弟子便欲扭身闪避。

不料,此时的带弃,早已凭借着风影身法迅速的接近到了其身侧,迅如闪电的飞起一记鬼影脚,便将那位女弟子踢倒在擂台。

整个一连串的动作,非常迅捷,只看得擂台下观战的一众师兄师姐一阵眼花缭乱。直到那位女弟子羞愧的飞落擂台、转身离去,擂台下众人才恍然的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至此,带弃已成功的进入了本阶的十强之,接下来便是争夺那前三位的排名了。又经过了十数场试之后,终于,本轮试全部结束。

本阶最后一轮的试,将由进入十强的弟子互相之间轮流对战,从依次选择获胜次数最多的弟子分列前三位,这也意味着之后带弃还要进行九场试。

带弃第一次出场,便又遇了之前那位女弟子。原来,却是因为最后十强的名额尚差了一位,那位女弟子在争夺第十名的位置时,战胜了其他的一众师兄师姐,终于挤了进来。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