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出租屋故事&图书馆花式play

2020年07月27日

“阿三?”

“噶啥?”

她坐下,低声问道:“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溜到后花园去了?”

“我……好像是。”

“你看见布朗特没有?”

“谁是布朗特?好蠢的名字。”阿三转过身去,趴在地上。

“布朗特失踪了,我今天的任务就是找到它,如果找不到,我会被开除。”

阿三摇了一下尾巴:“太好了,终于可以离开,这里太无聊了!”

“你是不是吃了布朗特?”

…………

…………

“您的意思是一定要杀了它?”

“小宋,你能压制住它。”

她见康达微微眯了眼。

紧跟着,她也皱起眉头,露出一副苦相来:“杀不得,不能杀,首长,所谓一物降一物,但我不是它的克星,你们看见我能暂时压制住它,我们还没见过它的杀手锏,它还有其他能耐。”

“什么能耐?”

“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前面听到它念叨几次。”

“小宋,你要知道,一旦让它脱离视线,后果将非常严重。”

“在它身上装一个定位器,怎么样?这里离泊海大峡谷不远。”

很快,康达同意了她的建议,泊海大峡谷离这里最多2个小时的车程,属于安庆省内地点,将来缓过神来,照样可以根据定位器找到帝王鳄,实施抓捕前,将定制一项周密的计划。

她说需要跟帝王鳄商量一下。

谈判终于结束。

帝王鳄老老实实配合行动,安装定位器后,钻进敞开大门的笼子,特战队利用多轮拉车,经过差不多3个小时,把帝王鳄送到了泊海大峡谷。

拉车停在河边,钻出笼子,帝王鳄一头钻进了泊海。

她负责协助运送帝王鳄,望着河面的泡泡,耳畔响起一阵阵“呃”声。

沟通技能已关闭。

“恭喜您完成任务。”

系统提示她记得查看任务奖励。

回去的路上,她抱着黑猫坐在后座,闭眼假寐。

进入系统界面后,查看任务奖励。

1-鳄鱼的眼泪

2-精神值+1

3-力量值+5

点击【鳄鱼的眼泪】,系统弹出一个对话框——是否确定使用?

“是。”

如一册古籍,封皮印有“鳄鱼的眼泪”五个字,书册缓缓翻开,扉页一片空白,接着后面的页数翻阅得十分快,根本看不清里面的内容,两三秒,书册合上了。

系统提示已嵌入该技能。

【鳄鱼的眼泪】上面印着“已使用”,自动归入物品栏。

她还记得黑猫评价【鳄鱼的眼泪】的话——分人,随机。

她也不强求,随机得了。

获得的另外两项奖励,她还是非常开心。

她突然有一个想法。

比起幸运,她的幸运程度肯定没有宋泽高,江川出事时,他刚好在机场,第一次遇见变异丧尸,还能侥幸逃过一劫,被黄蜂哲时,她恰巧有那么多储存的经验值,感染丧尸病毒,他甚至能够化险为夷,变成一名异能者。

宋泽真的很幸运。

而她的幸运,会不会受他感染?

这种事情只能是猜想,无法得到答案。

宋泽还在109分队,她去了第一附属医院。

宋泽最好的情况是缺失的胳膊长了出来,负责他的医务人员感到惊诧,却没有问任何不该问的事情,他待在医院养伤,倒是得到一些消息。

譬如,虎子度过了危险期。

他们四人跟虎子一同进入科技馆,不幸,虎子被黄蜂蛰针刺中,亏得她那一记手刀下去,及时止住黄蜂毒液的传入,以及虎子身上血液流出。

虎子需要治疗,但命妥妥的保住。

蜂巢由龙亦和孙一伟协助运送到病毒中心,听说,那边利用活体蜂巢,疫苗研究得到极大的进展。

对了,被博物馆的冉美玲虐得很惨的时梓新,依然很惨。

时梓新还处于昏迷状态,头部受伤后,淤血始终没散。

欧阳和成骄守在病房前,倒是孙一伟,他回了109分队。

宋泽悄悄咪咪说了另外一件事:“我打听到一个消息,你知道徐致跟谁有关系吗?”

“徐致?”

因帝王鳄把徐致吞进了肚子里,他原本要被追为烈士,但宋泽实名举报了徐致。

身为3分队的队长,危难时刻,不顾队友安全,反而把别人推下悬崖。

这样的人配为烈士?

纪委会调查后,还有几名特战员举报了他。

徐致一行人第一次进入科技馆时,他们经过鳄鱼馆,当时,帝王鳄突然从破碎的展馆里冲出来,徐致吓坏了,随手抓了一人,把自己的队友送进帝王鳄的嘴里。

宋澄把徐致塞进帝王鳄嘴里,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本来,她就没几分钱愧疚感,徐致把别人推在前面挡枪挡刀的行为,非常讨厌,或许,他是那种活着阻碍别人生命,死了浪费国家土地的典型。

话又说回来,徐致跟谁有关系?

宋泽既然这样问她,那她肯定认识,或者能够想到的人。

徐致?

徐致?

她在嘴里念了两遍,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名字来。

“徐天则?”

“他们是亲戚。”

“怪不得他让我们几个去科技馆,实际上,她是想针对我?”

宋泽点头。

“连累了你们几个,险些受伤。”

他又摇头,继续说道:“那倒不是,成骄和一伟,话不多,却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他们属于有强烈责任感的人。”

宋泽把成骄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成骄的父亲是维和部队的特种兵,在一次任务中牺牲,母亲伤心过度,没多久去世,成骄跟着外公生活,丧尸病毒爆发后,唯一的亲人也走了。

从小受家庭环境晕染,父亲是特种兵,外公曾历经战争,他知道和平的重要性,最大的心愿就是世间太平。

而他遇见了不太平的时候。

当时在文化广场,不管徐致有没有说那些话,他都会选择加入行动,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说到这里,外面传来敲门声。

她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宋泽的母亲宋媛媛,还有同父异母的弟弟刘思琪,刘思琪手中还捧着一大束花。

“嗨!小黑,我给你带了礼物!”

刘思琪看见黑猫很开心,从包里拿出一袋子进口火腿肠。

把黑猫留下,刘思琪逗它吃火腿肠,宋媛媛跟宋泽说话,她出去拉上门。

下了楼,在医院附近走走。

走着,鼻子里嗅到一股清香,抬眼望去,原来是花开了。

她不认识这种花,一朵五片花瓣,白色,中间是一丝丝红蕊,闻起来是沁人心脾的味道。

安平的春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