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卿宁婉走廊肉肉&乖把樱桃一颗颗夹碎

2020年08月02日

“那老头可是收了重金?”权胜蓝抬眼看向笙箫,“但凡制器的人,都知道,巾帼卫的银镯,不是谁都可以做的,一个在京城做了几十年的老银匠了,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怕,是有重金诱惑,那老头被熬住,才葬送了一家七口人的性命!”

“不曾!”笙箫缓缓抬起头,眸子中泄露出几分淡淡的杀气,“那老头浑身是伤,那连个小娃娃也是如此,那老头,相比是为了保住两个孩子的性命,才造此劫难!”

权胜蓝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好半晌,权胜蓝才开口道,“好好安葬他们,将这笔账,记在顾煜寒的头上!”

笙箫没有吱声,但是权胜蓝知道,笙箫必然会这么做,她们是见惯了生死的人,有人说她们不配为女子,因为她们太过凉薄,可只有在漠北生长的人才知道,若是为着什么人,她们都要感怀伤心一阵子,那只怕,她们的眼睛早就要哭瞎了!

用过了早膳,笙箫拿起刀剑,对着权胜蓝抱了抱拳,便又去执勤了,权胜蓝看着笙箫的背影,眼中满满的钦羡。

“我们这些人,虽然在这宅院里不用受那烈日的曝晒,但是我们却都不如笙箫来的自在逍遥!”清秋看着笙箫,忍不住轻声说道。

权胜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是啊,实在是有些羡慕她了!”

清秋顿了一下,然后便不再说什么。

白鸽刚将东西收拾好,依琳就从外头跑了进来,附在白鸽耳边说了些什么,白鸽对着权胜蓝说了些话,便赶紧走了出去。

不多时,白鸽便快步回来了,手中也拿了好几个拜帖。

权胜蓝看着白鸽递过来的拜帖,忍不住冷笑。

京城之中的后院妇人,一个个的,都闲的无事可做了,一听说昨日顾谨之将权胜蓝从宫中抱出来,这一大早便来了数个拜帖,皆是前些日子在外头说权胜蓝失宠的官宦人家。

权胜蓝看着手中的拜帖,沉默了许久,最后将拜帖丢到了一旁,冷笑一声,说道:“去回了,就告诉他们,我一个武将之女,只会打打杀杀,又是沅王府的下堂妇,自是受不起各位贵人的拜访的!”

白鸽看着权胜蓝似笑非笑的脸,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是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应了一声是,就准备出去。

“白鸽,你想说什么?”权胜蓝还是看出了白鸽的欲言又止。

“王妃,王爷离去的时候,说了,若是有人拜访,便让人赶了出去,只是回了他们的拜帖,会不会太客气了些……”白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

权胜蓝默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笑容甜甜的,连带眼睛都亮了起来:“你莫要跟着他一同闹腾,去回了吧!”

白鸽这才笑着应下了,然后拿起那些被权胜蓝丢到一边的拜帖出去了。

没过多久,宋嫣然就跟在白鸽身边走了进来,人还没进来呢,宋嫣然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哎呀,咱们这王妃啊,又是闹得哪样啊,一大早的,王府门口就挤了那么多车吗,方才我进来的时候,那几双眼睛都要把我盯出洞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拈花一笑不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