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们班六男生玩我胸&我的嫩模女友

2020年06月12日

希音睁眼就看见苍蛰坐在床边闭眼休息。

她想要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肿的说不出话,只得费力地抬手拽了拽对方衣袖。

“阿音?”

苍蛰睁开眼俯身看着希音,眼中带着劫后余生般的笑意。

他轻轻和对方额头相抵,吁了口气“你终于醒了。”

经过一个月的休养,希音终于能下床走动,只是右肩始终无法抬起,就连穿衣也需要小花的帮忙。

不知是不是希音的错觉,她觉得经过这事后,小花变得比以前更加能融入院中的生活了。

她发现小花额外补贴院中仆人的月钱,甚至变卖了首饰,用换取的银两赏赐下人。

希音每每问起原因,小花总会回答

“小姐既然成为了小姐,府邸不比宫中,自然要用钱财笼络些人心。”

希音再问的深了,小花便学会搪塞。

几次如此,希音也不再过问,但会将几位哥哥送来的钱财给小花一部分。

这日,苍蛰一大早就和镇南王去军营巡视。

希音和小花在院中晒着太阳,看到镇南王妃拿着食盒,笑意盈盈地前来。

“听说你身体痊愈的差不离了,正是需要滋补的时候,我特意央人熬了这碗汤药。”

镇南王妃语气颇为关怀,甚至亲手捧着碗放在希音面前。

面容之诚恳,仿佛前几个月劫持希音的不是她一般。

经过以往种种,希音已经知道,面前这位王妃并非如看上去的那般和善。

希音在楚风王宫中也是口无遮拦的性子,多日来的温馨时光让她忘记此刻是在大梁,她说的话直白且不留情面。

“这是滋补人的汤药,还是害人的毒药呢?”

齐嫣何曾见过这般直面挖苦质疑的话语,她被噎住,甚至都忘记了坐下。

“你挡着我的光了,真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希音嘟囔着,不愿继续搭理齐嫣,起身拍拍手朝屋内走去。

小花行了一礼后紧紧跟上希音。

镇南王妃抬头望着两人背影,脸上笑意退去,眼中露出凶光。

夜晚,小花腹部处忽然感到一阵绞痛,手中端着的水盆掉在地上,摔得嘭绑响。

听见动静的希音披着衣服跑来,看着痛苦缩在地上的小花失了神,她上前捉住对方挣扎的手,问道“怎么了?”

小花蜷缩在地上,脑中飞快旋转回想,最后停在她替小姐吃的那碗宵夜上,心中明白过来自己这是中了毒。

“我去找医师,你等着。”

听不清对方说什么,希音将小花扶到床上,替对方盖好被子后,转身跑着离开。

小花都来不及拉住她。

希音敲门询问管家,却被告知,府上的医师都被镇南王带着离开了。

已是深夜,看见希音着急的模样,管家叹口气准备领着希音出府去医馆请大夫。

两人却在门口被侍卫拦了下来。

说是镇南王府宵禁,任何人不能深夜离府。

几次恳求未果,希音失魂落魄的被管家带回院子。

一进门,就闻到浓厚的血腥味。

她朝寝卧跑去,看见正吐血的小花,还有一个眼熟的丫鬟端着盆子,里面全是黑血。

“小花?”希音不知如何是好,她结结巴巴地说着刚刚的遭遇,低着头不敢望对方。

感觉手被对方握住,希音这才敢抬头。

“小姐。”小花倒是显得坦然的多“上一世我欠你的,这一世就用命抵了罢。”

“小花?”

希音不知对方胡诌什么,只反握住对方的手,感觉像是握着冰块。

小花看着眼前人渐渐模糊,脑袋也越来越沉。

最后,她挣扎着,用古越语说:

“小姐,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