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洗铁路什么意思&女配的佛系上位日常

2020年05月04日

赤红色的恶魔与墨绿色的腐尸停下了无休止的争斗,只因暴怒的魔龙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昔时不死不休的敌人,在魔龙降临的这一刻,却选择了背靠着背的并肩作战。

他们暴怒的怒吼着,对已经躺在地上,已经拉开了巨大的弩的魔龙的手下发起了冲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发!”

伴随着军官的一声怒吼,大片半人长的弩箭,就被射向了天空,如同乌云盖地一般,黑压压的一片。

接着又像是看到了食物一样的蝗虫群,从天而降。

如瓢泼大雨,砸在了血红色的恶魔与墨绿色的腐尸上,无论他们的生命力有多么的顽强,也不管他们的身体是否能够抗下子弹的射击,这半人长的纯钢弩箭,都会将他们钉死在地上。

仅仅是一轮可怖箭雨,战场上的这群怪物,就已经便杀死了过半。

剩下还未死的,也已经受伤不轻,战斗力大降。

“这种战术......”已化作恶魔大君的幽静王看着自己已经半残的大军,心中的怒火越加狂暴!

他忍不住大吼一声道:“冲锋!!”

“吼~!!”所有的血红色恶魔纷纷将自己从弩箭上挣脱,接着便怒吼着跟随着自己的君王,冲向了魔龙的军队。

看到这样的一幕,骑着像是马的高大大马上,位列最前线上的炎国国君,忍不住冷笑一声道:“愚蠢的家伙。”

接着他又对自己的左右两侧的将军与精锐骑兵们说道:“将士们,可敢随朕冲杀一番?”

“敢!”将军们、骑兵们齐声大喝道。

“好!”炎国国君拔出了特制的宝剑,剑指冲杀而来的高大恶魔们,大喝道:“随朕冲锋!杀~!!”

说着,炎国国君们策马冲出,一马当先的冲向了敌军。

将军们见此,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紧追着国君而去,杀向了敌阵。

骑兵们更加是放弃了思考,手持利剑,策马而出,开始了冲锋。

“他们疯了吗?”即便是受伤,也还是一脸乐呵呵的模样的腐尸们,看着选择与恶魔们对冲的炎国军队,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恶魔是专门为近身战而生的怪物,不但有着强的可怕的身体素质,还有着极强的自愈能力,能够强行抗下大多数远程攻击,强迫敌人与他们近身,最后用足以让大多数人都感到绝望的强大,将敌人撕碎。

而炎国人,说好听点叫精锐部队,说难听点就是肉体凡胎。

一群凡人就想要以近身战的方式干掉为此而生的恶魔,完全就是在找死!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颠覆了腐尸们三观,让他们忍不住开始思考谁才是倍受战争之主宠爱的一方。

炎国国君一马当先的冲入敌阵,接着数颗恶魔的头颅就冲天而起,恶魔们身体也死亡的降临而发生了爆炸。

在一片轰鸣声中,炎国国君的将军们、骑兵们,也都以各种相隔数米的阵型冲入了恶魔之中。

在这血红色的敌阵之中,这些勇士挥舞着手中青色的宝剑,在日光之下,闪耀着恐怖的寒芒,将一颗颗恶魔头领斩飞。

突然间,已经被死亡所抛弃的腐尸们,再一次的感觉到了阳光的温度。

不是记忆中的温暖,而是比严冬更加寒冷的刺骨之感。

“魔龙,来了。”三镰王用已经污秽到了难以想象的嗓音,说出了让所有腐尸再一次滋生出名为恐惧的疾病的话语。

魔龙,炎国的国君的称号。

他自比为龙,而其他势力与国家的人却将其蔑为魔龙。

他却并没有反驳自辩,明面上的说法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暗地里就连炎国人自己都说,他之所以没有自辩,是因为他是真的的魔龙所化。

龙者凶也,喜则施云布雨,恩泽万物,怒则天火覆地,焚尽八荒。

他本就是凶物,又何须自辩?

他本就杀心难抑,又何须伪装?

此时此刻,魔龙之姿,在军阵之中尽显凶光。

魔龙所至,便是恶魔也将会被斩首。

死亡的化身,已经降临,不论愿于不愿,时间都已经到了。

恶魔们在这个时候,还在嘶吼着挣扎,想要群起而攻之,将魔龙的手下全部围杀。

但这些人全部都知道对方的目的,所以一击得手之后,就毫不犹豫的向着两侧杀去,很快就杀出了军阵,从恶魔军阵的左右两侧,奔袭向了幽静王所在的地方。

唯有魔龙单枪匹马,一人奔腾在恶魔之中,左右劈砍着,将一个接着又一个恶魔的脑袋斩飞,直扑幽静王所在的方向。

“受死吧!炎国的魔龙!我是战争之主的将军,我是战争之......”

数之不尽的恶魔大吼着杀向炎国国君,想要将其斩杀在这里,让他为自己的托大感到后悔。

可是,利剑挥舞一下,没有任何一个大放厥词的恶魔能够活着说完自己的台词。

一人一骑,只凭一把特殊的宝剑,就杀得恶魔们无人能够靠近。

明明在炎国人来到这里之前,这里一直都在降雪,但在现在这个时候,炎国人就像是得到太阳的宠爱一样,刀剑所指之地,风雪尽退,之余一轮烈日。

三镰王与幽静王齐齐的看了一眼高空之上的烈日骄阳,又看了一眼在一片血红之中厮杀得狂放大笑,一身黑衣黑甲黑披风的炎国国君,以及那炎国军阵之中的红底黑龙盘火旗。

红底、黑龙手持利剑,包围着黑色的火焰,像极了黑龙是从那黑色的火焰之中诞生的模样。

这样的旗帜与现在的场景相互辉映,在三镰王和幽静王的心中生出这一切都是为了魔龙而出现的错觉。

不单单是他们,就算是战场上的恶魔将士们,也在发现自己无法打败魔龙的这一刻,滋生出了魔龙是不可能被击败的想法。

心生畏惧,战则必败。

随着战斗的持续,恶魔们渐渐的不敢再阻挡在那炎国国君的面前,所有的恶魔在炎国国君来到面前的时候,全部的向着左右两侧逃去,不敢与之战斗。

这十分的可笑,恶魔们自视是战争之主的眷族,是战场上永不胆怯的勇士,然而在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却全部都被魔龙那恐怖的姿态所恐惧,无一人敢站出来。

看到这一幕,幽静王心中的怒火不由自主燃成了一片火海。

“魔龙!受死~!!”于军阵最中心的幽静王,怒吼的将自己那些胆怯的属下斩杀在地,大跨步的杀向了炎国国君所在之处。

幽静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倍受战争之主的恩宠,在王都的众人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之前就是君王,而在变成了血红色的恶魔之后,也还是君王。

恶魔们以实力为尊,谁最强谁就是王。

在这种情况下,幽静王依旧还是君王,就能够知晓他的实力如何了。

恶魔将军们最多也就是以一敌百,而他却能够将这些以一敌百的将军们,全部一次性击败。

恶魔们不知疲劳为何物,也不知道受伤是什么概念,因为他们的身体全部都有着十分强大的自愈能力。

在这种能力的帮助下,不论是多么重的伤势,都不可能在他们的身上存在超过一天的时间。

只要不受到致命伤,这些家伙即便今天变成了废人一个,等到了明天,他们就又会变成生龙活虎的战士,为他们现在所信仰着的神明去征战杀戮。

然而,即便是有着不知疲倦的身体,强大的自愈能力,以及无休无止的愤怒,他们在面对魔龙的这一刻,却都恐惧。

“大风!”“大风!”“大风!”

炎国的军队,拿起了长矛与大盾,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敌军。

纵然只有区区两千余人,但他们的步伐却依旧发出了雷鸣般的巨响。

铠甲在踏步时发出了响声,就像是催命鼓一样,一下又一下的砸在了恶魔们的心头。

炎国尚武喜兵事,故而于建国之后,武备的打造就没有停下来过,一直都在因为人口的扩张而不停的增多。

伴随着技术的进步,部队的武器也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的武器,而现在的这一批武器,正是最新版本的武器。

不论是长矛还是盾牌,又或是那之前射杀恶魔与腐尸的粗大弩箭,全部都是最新最强的技术。

就像是骑兵们手中的武器一样,步兵们的长矛也是一样能够十分轻易的刺穿恶魔的身体。

但在近身战开始之前,一片投枪从长矛兵们后方掷出,如之前的噩梦一样,再一次笼罩在了恶魔的心头上。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骤雨便已经落下,将大量的恶魔钉死在地面上。

而后,长矛兵手中的长矛就已经刺中了其他并未投枪击中的恶魔身上。

长矛很长,似乎是为了对付这些恶魔而特意加长过的,所以即便这些恶魔会因为死亡而爆炸,却也只会震动长矛而已,无法伤到士兵们。

并且士兵们身上还穿着十分简陋的外骨骼装置,能够将这震动所造成的伤害降低到最弱。

如此,早就已经被炎国国君独自一人杀得再一次想起了恐惧是什么样的感觉的恶魔们,再一次的发现面前的这些肉体凡胎的凡人,也能够杀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一时之间,战争之主已经舍弃了他们的传言,便在恶魔之中散播开来。

不了解这一点幽静王大跨步的来到了炎国国君的面前,用金色如火焰一般的魔剑指着炎国国君,大吼道:“炎国国君尤格!我幽静王赫希莫斯·坚实之盾向你发起挑战!现在让我们来上一场,一对一的战斗!胜者生,败者死!你可敢应战!?”

炎国国君翻身下马,手持利剑,站在幽静王的面前,在恶魔的包围中,十分淡然的笑着说道:“朕有何不敢?!此时此刻,朕会让你知道,你所信奉的战争之主,是否真的会庇护你!”

“呃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那么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幽静王的厉害!”幽静王狂笑一声,便扑向了炎国国君。

一剑势如天崩的劈下,重重的砸向了炎国国君。

见此,炎国国君仅仅是抬起了手,一只手握剑,就横在身前,就轻而易举的挡下了幽静王的攻击。

并且在宽大的火焰魔剑在劈在了细长的太阿剑上时,自己反而被崩出了一道缺口!

看到这一幕,幽静王忍不住睁大了护目面甲后面的眼睛,十分吃惊的说道:“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在神水之中打捞出来的神剑!怎么可能会被你这样的凡剑给崩出缺口!?”

“呵!凡剑?我的泰阿可是用七颗太阳树的果实注入特殊的合金之中,才锻造出来的!不要用那种随随便便捡来的武器,就来和我的泰阿比!”炎国国君冷笑一声,猛地一挥手中的细长的宝剑,一击就击断了幽静王所谓的神剑。

神剑被击断,幽静王的心中的火海被一阵金色的暴风雪所熄灭,这暴风雪与炎国国君的眼睛是一种颜色,也像他的眼神那般刺骨生寒!

狂怒的火海被熄灭,名为恐惧的疾病就在幽静王的心中滋生而出,让他忍不住想要逃离这里。

然而,作为一位君王的自傲,却不允许他这样做,有愿意为自己的子民亲自出战,将敌军的士气一句击溃的炎国国君在前,他一旦选择了逃跑,那么不论他以后还能够打出多少场胜仗,都无法掩盖住这场无法被磨灭的败仗。

想要洗去污名,就只能够以打败让他落荒而逃的人,才能够做到。

可是,炎国国君尤格现在就像是一个无非被赶走的梦魇一样,笼罩着他。

不要说去战胜炎国国君了,就光是站在炎国国君的面前,幽静王就已经恐惧到无法控制自己了。

神剑被击断的这一刻,他的信仰就破裂了,此时此刻,他觉得炎国国君才是被战争之主所宠爱着的人,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已经痴心妄想想要争宠的小丑而已。

“看样子,你已经接受自己的命运了!”

在绝望之中,幽静王无法看清楚炎国国君的脸,但那双金色的眼睛,却让他最终还是惨叫一声,转身跑了。

老古董异世界争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