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冥王&总裁在温泉里边做边走

2020年07月11日

她哪里就是料事如神?

不过是摸清了她奶的秉性罢了。

她奶那性子,虽然对着二房整日里尖酸刻薄,可若是旁人说宋家谁的不好,就算是二房,也不会乐意。

再说了,她奶想要借陶氏的手,挫挫她的锐气,这是一回事。

陶氏去找她奶,想要利用她奶来教训她,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陶氏是硬气,可她奶也不差,她若想掌控她奶,恐怕还不能!

孙晴兴奋的不行,转头还想说什么,眼角的余光一扫,豁然瞧见杵在那里的傻大个,当即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容焱没说话,看了宋挽歌一眼。

宋挽歌轻咳两声,压低声音道:“娘,他一直都在……”

“怎么一直站在那里,也不吱个声?”

孙晴嘀咕了一声。

她话音刚落,就听容焱“嗯”了一声。

孙晴惊了一下。

嗯?

代表什么意思?

宋挽歌有些想抚额。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

“娘,您不是让他吱个声吗?他吱了……”

孙晴:“……”

宋挽歌也有些尴尬。

有时候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竟然能明白他的意思。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她忽然就想到片刻前,她想要把刀子,他就立刻递过来的情形——

虽然吧,看起来有些诡异,不过,不得不承认,这种有人懂你的感觉真好!

“前些日子瞧着,还挺会花言巧语的,现下怎就忽然这么呆板了?”

不过,也不知怎的,她今日看着他,觉得顺眼了许多。

她转头,瞧了瞧外面的天色,眼瞧着快要中午了,念着他今日里陪着他们逛了半日,又是接送,又是忙东忙西的,轻咳了两声,而后道:“快中午了。你——你中午也别回去了,就留在家里吃吧,我去做饭。”

宋挽歌的双眸一亮。

她娘这是——

“好。”容焱应了一声,声音听着格外平静。

她眼底的惊喜登时没了。

“喂,我娘都留你吃午饭了,你怎就不表现的高兴些?”

这是多大的改变啊?

容焱听到这话,盯着宋挽歌看了会儿,而后——

咧嘴,冲着她一笑。

那笑——

瞧着格外狰狞。

宋挽歌抖了抖:“……”

她错了,她就不该对他期望太高……

孙晴愣了一下,许是对容焱的态度有所改观,不但没生气,还捂嘴笑了:“还真没看出来,你可真逗。”

容焱看着孙晴喜笑颜开的模样,默默在心底记下。

嗯,丈母娘喜欢看他咧嘴笑。

宋挽歌:“……”

娘,您今天睡醒了吗?

宋挽歌本想着,等她娘出去后,她才好好说说容焱。

可孙晴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咋办?

再说了,这可是挽歌的闺房!

于是顿住脚步,恶狠狠地盯着容焱,扬手指到:“你,出来帮我做饭。”

宋挽歌听到孙晴说这话,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娘,你认真的吗?

你确定他做的饭你敢吃吗?

这样的念头刚从脑海中闪过,耳边就传来一道弱弱的声音:“我不会……”

即使隔着几步的距离,宋挽歌都能感受得到容焱紧绷的神经。

“不会可以学,谁天生就会?”

宋挽歌:“……”

娘,您不是开玩笑的吧?

……